楚云天在看了一会墨子镜的状态之后就不再观察了,而是在丹炉前坐下面对着丹炉,时而眉头紧皱,时而点头,好像在和一个老朋友叙旧一般。

  而被楚云天放在书桌之上的恢复着的墨子镜此时也渐渐的醒来,他醒来之后观察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原本伤痕累累的身体都已经恢复。微微泛着神光,甚至还有着淡淡的药香。这时他对这些神迹已经麻木了,被师父给自己带来的震惊给震的没有感觉了。

  墨子镜又看向师父,只见师父坐丹炉前就像在和丹炉交谈一样,不由得好奇起来。他站起身子,从家里带来的包裹里特地选出了一件白色的袍子,学着他师父一样。这也算是他与师父更接近了一点吧,墨子镜刚穿好衣服,那边的楚云天就点了点头站了起来,然后观察着墨子镜。

  “果然,还是无法复原,红色?蓝色?这气海到底是为何如此诡异?”楚云天没有说出这句话来之上再心里这样想着,而墨子镜看着师父惊疑的脸色,有些好奇问道:“师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此时的墨子镜仍然没有发现自己气海的问题,只以为自己可能没有淬炼好,或是师父不允许和他穿的一样。

  楚云天摇了摇头道:“子镜,你今天的修行就到这里了,刚淬炼好要适应一下。”墨子镜躬身应是,随后楚云天又道:“你要见见你的师叔吗?”墨子镜听了起初还愣了一下,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只看到了楚云天都是只身一人,从来没有看到有其他人在师父身边出现过,顿时对这个比师父还有神秘的师叔。

  问道:“师父,师叔他不在这里吗?楚云天没有说话,只是示意墨子镜跟着他来,两人一起来到了那个丹炉的正前方。楚云天道:“你师叔就在这里,只不过他一直在养伤,这次只是我让他出来看看而已,毕竟老是待着里面也不太好。”墨子镜听了这话顿时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让他痛不欲生的丹炉想要看出一点端倪。

  当墨子镜的眼睛在丹炉上转悠的时候,突然丹炉上刻着的那只仁兽黄麟居然动了一下,然后一直爪子从丹炉之内跨了出来,然后是龙角,然后是整个头都出来了。这黄麟两眼放光,头生龙角,身上的鳞片泛着神光,威武霸气。而这黄麟此刻正神情狰狞的瞪着墨子镜,墨子镜哪里经得住此等神兽的凝视,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只觉得身上万千蚂蚁在怕,一股无形的威压让他穿不过气来,身上冷汗淋漓。

  楚云天看到这一幕直摇了摇头,这千麟还是这样子喜欢出出风头吓吓小辈,不然那个时候也不会伤的那么重了。然后对着千麟道:“千麟师弟,别吓他了,他现在可是你的小师侄呢,要有个长辈的样子。”这句话完,那黄麟身上的威压顿时消失,凶恶的表情也一起消失。感觉到威压消失的墨子镜此时还是惊魂未定,因为他感觉到了这个初次见面的师叔刚刚对自己是有一股明显的杀意显露出来的,着实是让墨子镜在鬼门关前走了一趟。

  千麟是看到墨子镜这幅狼狈的样子,居然像人一样捂着肚子大笑,只不过没有声音传出来。墨子镜也有些好奇为什么没有声音,只不过师父刚刚说了师叔受过伤,也许是这伤痛的原因吧。然后整理了一下狼狈的样子,对着这个有些玩世不恭的师叔行了一个大礼:“师侄墨子镜见过师叔。”

  本在那里笑的无法自理的千麟看到墨子镜正经的样子,也是停止了大笑,摆出了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伸出了爪子在墨子镜的头上摸了摸,算是认同。一旁的楚云天看到自己师弟的样子是有些好笑,道:“千麟,你的师侄都给你行了跪拜之礼了,你要是不给点见面礼说不过去吧。”

  本来在那里耀武扬威的千麟听到楚云天的话一下子是蔫了,有些幽怨的看着楚云天,但还是有些慢吞吞的吐出了一个精致的戒指。墨子镜看到这戒指是有些惊喜,他知道这应该就是只有那些大势力的人才戴的起納戒了。

  而一旁的楚云天看到这个小气鬼居然就拿出个納戒糊弄,笑骂道:“臭小子,你别想随便拿个納戒就想糊弄我徒弟,你真正值钱的在哪我可是知道的,你别逼我自己拿了。千麟听到楚云天的话脸色一变,狠狠的盯着楚云天,像是在警告一样,墨子镜在一边看的是云里雾里,不知道他们怎么像吵起来了。

  楚云天面对千麟的恐吓是毫不在意,继续道:“你也知道的,它在你这里也没有什么用的,不然让墨子镜带着它一起成长,那还有些用处,若是一直被你当成个宝的话,它可就废了。本来气势汹汹的千麟一下子就弱了起来,站在那里看着墨子镜,最后叹了口气,然后依依不舍的跃到了里面,没过多久,就跳了出来。

  只不过此时千麟头上的龙角之上还夹着一个椭圆的,白中带粉的蛋!墨子镜吃力一惊,原来导致师叔如此不舍的宝物居然是一颗蛋!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支支吾吾的道:“师叔,这...不会是您的孩子吧!”这本来就有些无精打采的千麟听到墨子镜的话一下子四脚一滑差点就摔在地上,然后眼神又是凶恶的盯着墨子镜,楚云天在一旁偷笑道:“你师叔可能还是个雏儿呢,哪来的孩子,啊?哈哈哈“这些千麟终于是忍不住了突然出现在楚云天的身前一爪拍去,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楚云天的确是措手不及,不过倒也是硬撑住了这一掌。而千麟则是放下了那颗粉白色的蛋。就钻到了鼎炉之内,再也没有别的动静了。而楚云天也没有管千麟,就让他去静一下,这颗蛋虽然不是他自己的,但千麟却看的比自己还重,那是他最好的兄弟临死前托付给千麟的,要不是因为这颗蛋,他早就在那场大战与敌人不死不休了。

  墨子镜此时围着这颗蛋左看右看,终于想起原来这颗蛋就是陪着自己在丹炉里一起受苦受累的东西。顿时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这时楚云天道:“这颗蛋的来历可了不得了,光是她孵化的时间就需要三万五千年之久。将来你们可是要同生共死的,你要好好的对她。“墨子镜听道楚云天说光是她孵化就要三万五千年就吃力一大惊,问道:”师父,她光在蛋中就如此之久,徒儿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她呀。“楚云天也知道墨子镜的担忧说道:’不用担心,离她出世的时间不久了。不过到时候你要是没本事养她我可就把他收回来了。

  而墨子镜此时似乎没听到这些,抱着蛋眯着一直眼睛要往里面瞧虽然什么都看不到,心里想到千麟师叔那么的威武霸气,那他的兄弟定然也是一个超级神兽了。这下是见到宝贝了,会不会是一直巨龙?还是天虎,或是神狼?

  更\新最◇快-上#U酷1匠网

  楚云天此时是稍稍的窥探了墨子镜的想法心里不屑的道:这只神兽,你要是培养的好那些全要拜倒在她的身下。不过就看你能不能挺得住了,嘿嘿。”想到这里,楚云天的心里想到了一下邪恶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