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自己并没有失败之后的墨子镜才是正眼的去看了这座大殿,只见这座大殿足足有自己墨家一样的大,大气无比,十六根十丈之高的立柱支撑着整座金色大殿。

  {“更p新u最#快m上酷●匠网m$

  殿门之上画这一只玄武,两边各画着一只白虎和朱雀,大殿的上方画着一只青龙,而中间还有一个三足的鼎炉,鼎炉上还刻着一只黄麟。

  这些神兽每一个都是栩栩如生,神威浩荡。

  只有中间的四方之首没有散发出一丝神威,但却比四方神兽多了一点生气!

  看着这些如同真实存在的一样的神兽,墨子镜的眼睛都感觉到了疲惫,不由得看向了师父问道:”师父,这些都是您画的吗?竟如此真切!”

  楚云天点了点头:“那四方神兽都是我画的。除了中间的仁兽黄麟只外。”

  墨子镜暗暗心惊自己的师父光是画都可以画出神兽的神韵,若是真实的实力该是如何逆天。

  只听楚云天又道:“不要在去乱想些什么了,这次我让你登山可不是光考验你这么简单,你可有注意到,你在登山之后流的血里有些是黑色的?“墨子镜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

  楚云天有道:“其实,这次登山不光是意志的考验,还是你身体的一次排毒。那些黑色的血液,则是你身体内隐藏的废毒,这次排出的毒大多数是五谷杂粮之毒,等下的淬炼会另外排毒。”

  “等下还要淬体吗?我在早年幼之时就经过无数宝药滋补淬炼了,应该不需要再次淬炼了吧?”墨子镜有些无所谓的道。

  楚云天听了墨子镜的话是气不打一处来啊怒道:“哼!你还说,要不是你身体里太多杂草的成分,我还不需要再特意用药为你另外排毒,浪费我的材料!“墨子镜有些咂舌,自己家族耗费无数资源,更是从云州大地讨来的宝药在师父的眼里竟是些杂草。

  这师父的口袋该是有多深啊。

  楚云天也是不再对这个问题说话,来到那个刻着黄麟冒着药香的鼎炉旁,大手一挥,似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鼎炉上单盖子打开。

  只见鼎炉上的盖子被完全的开启,然后消失。随后一阵宝光从鼎炉之内发出,药香也更加浓郁,墨子镜是目瞪口呆,他从未见过药炉开启时会有宝光升起,就算是在万藏书书上也没有记载过如此神迹。

  直到楚云天招呼他才反应过来。

  墨子镜走近那比他还高的药炉,踮起了脚尖要去看药炉内的样子,却只看到了药炉边缘的一点,除此之外不见其内丝毫景象。

  墨子镜正有些郁闷却听到楚云天的声音传来:“褪去衣物。”

  墨子镜听了脸色有些奇怪,而楚云天看到墨子镜的神色有些气结,白眼一翻道:”小子,别乱想,赶紧把衣服脱了跳进炉里,要开始淬体了。“墨子镜有些尴尬,他确实是想到了一些在万藏书上记载的羞羞的事情。急忙找师父的话,脱去衣物,刚刚褪下,就感觉自己的身体漂浮起来,然后又掉在了药炉之内。

  这下他是看清了里面了,这药炉内一大半都是一种泛着神光的墨色药液,光是从那药液上流动的神光上就看的出来,这一炉子的药液必定是珍贵无比。

  墨子镜浮在这药液之上,又听到师父让他沉下去他又屏住呼吸沉在里面,他的眼睛在这药液里根本睁不开。

  无法看到药液之中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但是他触碰到了一个非常圆润又发热的东西,却一直猜不出来是什么东西,有点像一颗铁球,也有些像一颗蛋。

  墨子镜沉在炉底之后,楚云天也坐了下来,之间他从袖内拿出了一根根银色的树枝,放在了鼎炉之下。又是以最原始的钻木起火的方式将银色树枝点燃。

  被燃起的银色树枝冒出的竟然金色的火焰。而在炉内的墨子镜渐渐的感觉到了一丝酥麻,过了一会就感觉了身体似乎有什么东西从毛孔之中散出。

  随着金色火焰的持续燃烧,墨子镜也感觉到了炽热,到最后就连那药液也被煮得沸腾,而墨子镜更是在沸腾的药液之内痛苦无比撕心裂肺的吼声响彻了这个大殿。

  此时的他在滚烫的药池里不断的抽搐,身体,还有脸上都冒起了气泡,狰狞可怖,极其骇人,嘴角还冒着黑色的血液,长发在药液之中四散。此时的墨子镜看上去就像是地狱爬出来的恶鬼,让人不寒而栗。

  墨子镜知道淬体肯定会有一些痛楚,却没想到这痛苦居然是如此暴烈。但是,墨子镜时刻在提醒自己千万不要昏睡过去,因为,师父早已说过一念天堂,一念地狱这句话。

  所以他不能,也不敢昏睡。所以一直承受着这非人一样的折磨,而在一旁的罪魁祸首却是视若无睹,之上静静的盯着那金色的火焰,然后又是丢进去一朵火红色的莲花。

  当这朵莲花被丢进去之后,金色的火焰瞬间暴涨,甚至将整个药炉都笼罩了起来,火焰也变成了红色看起来更加骇人。在炉内的墨子镜感觉到了暴涨的温度,更加痛苦,他感觉自己就像被丢到了岩浆之中一样,身上的气泡变成了黑色。

  而且更加的庞大,而且还在不停的变大,到最后这些气泡竟是爆裂了开来,黑色的液体不断从伤口冒出。

  在丹炉旁的楚云天感觉到了墨子镜身上气泡破裂,两手一伸做挽篮之势将那燃着的火焰收了起来。又是大手一挥,那炉内的药液也被瞬间收走,将这些药液随手一撒也不知道是落到哪里去了。

  此时炉内的墨子镜正背对这那个圆润的物体,大口仍然张开着但却没有一丝声音流出,因为他的嗓子早已经在之前被喊坏了,此时就算是想出声音也没办法了。

  墨子镜两只血红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屋顶,却又见一堆蓝色的液体被一直大手拿着一只玉碗倾倒而下,就那样一只小小的玉碗确实倒了慢慢一炉的蓝色液体。

  墨子镜再一次被药液浸泡,这次虽然没有那种炙热,却是被一种寒冰侵袭着整个身体。

  墨子镜在里面被冻的不得不抱着那颗发热的物体取暖。整个身体蜷缩成了一个肉团。

  慢慢的结起了冰块,寒气在他的身体里面肆虐,这下墨子镜是真的有苦说不出,有痛不能动了。

  虽然墨子镜此时全身被冻成了冰块,但是他脑子确实很清醒的,那寒气似乎被控制住没有侵入脑中,要不然墨子镜此刻就算没有一念什么的也要升到天堂了。

  这万载的寒水虽然看上去没有那烈火暴烈,但是在墨子镜刚刚承受如岩浆浸体的感觉如今又被这万载寒气侵袭。看上去好像互相中和,实则雪上加霜!火上浇油,让他热也不是,冷也不是。

  在这寒水之中浸泡了一炷香左右,墨子镜慢慢的恢复了知觉,身上的寒冰也是渐渐褪去。楚云天起身一看,将墨子镜从炉内提起放在了大殿上方的那张书桌之上。

  墨子镜感觉到了自己终于逃离了苦海,是再也坚持不住昏睡了过去。在墨子镜昏睡的期间,残存在他体内的炙热和寒冷竟然慢慢的融合在一起,变成了一股温和的力量。

  身体已经残破不堪的墨子镜居然是慢慢的愈合,体内被破坏的内脏也是被修复。

  被修复之后,那股力量还有多余,一部分被楚云天收了起来,装进了一个白色的瓶子里,还留下了一部分继续滋养着墨子镜的身体,慢慢的墨子镜的身体变得晶莹剔透,就连内脏清晰可见。

  等到力量全部消失之后,墨子镜的身体又变回了原样,只不过原来黝黑的肤色变得比以前白了许多。

  最为奇异的是破碎的气海上的裂纹居然变成了红色,和蓝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