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子镜看着这座山,想要好好的把它记住,沟通下感情,因为他将在这里度过很久很久。

  在他身旁的楚云天突然消失了,接着又从山巅之上传来了一阵虚无缥缈的声音:“子镜,登上这座画中山就是你将面临的第一个考验,如果你连这座山都登不上,那么你就自己从这里滚出去!”

  墨子镜听到师父的声音在看看这座无边无际的大山,虽然这师父的话有些难听,但可以听到师父其实对于自己是寄予厚望的。

  所以自己更不能辜负了师父的心意,于是他鼓起勇气开始征服着这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当他第一只脚踏在了连接着墨色小道的阶梯之上时,周围所有的景象都消失了,一片空白,除了那墨色的阶梯。

  墨子镜也没有理睬周围环境的变化,自顾自的攀登着,感受着墨色阶梯传来的质感,一念的想着登上巅峰,别无他念。

  也不知道他爬了多久,只不过向后望去已经是望不到尽头,前面还是看不到边际,周围的白色,脚下的黑色,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

  这种环境其实是最折磨人的,刚开始你也许不会在意,但是当你在这里待久了,你就会感觉到你是一个被世界孤立的人。

  单调的色块,静的可怕的环境无时无刻都在击打着人心。如果你忍受不了这些,那么你就会一步一步的发狂,在汗水与劳累之中将自己撕裂。

  这是一个孤独的空间,他不能睡觉,也没有人陪他说话,甚至不能停下。因为他一停下他的思想就会紊乱,然后被这孤立的空间影响最后死去。

  墨子镜还在攀爬,所有的阶梯都是墨色,没有一丝的变化,他开始怀疑他其实一直都在重复的爬着一段阶梯,因为他自己感觉自己已经爬了两天了,却是什么也没有变化。

  他不断提醒自己这阶梯是一定有尽头的,只要自己坚持就一定可以登上去。但是就算墨子镜是个武修,平时练体得当,可是一连的爬上几天谁受得了?

  饥饿,孤独,劳累,迷茫这些一步一步由这个孤独的空间,和自己滋生出来的心魔正一步一步的摧残着墨子镜的身体和心灵。这阶梯没有威压,没有神性,也没有人攀比。但是却是最折磨人的一种,你不知道你还要走上多久,你也不知道尽头等着你的会什么在阶梯上的第四天,墨子镜此时像一只龟一样的爬着,他的鞋子早已经磨破,双脚也被擦破了皮肉渗出了鲜血,两只手也是血迹斑斑流下的却是乌黑的血。

  他的脸色一片苍白,嘴唇已经变成了紫黑色,双目干涩布满了血丝,但是从他的眼睛可以看出,他始终有着一点信念存在。

  第五天,墨子镜的手在阶梯上已经磨的可以看到白骨了,但是他仍然坚持着,他想着:既然已经爬了这么久,受了这么多苦,绝对不可以在这里放弃。

  终于他在前面看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前面有两个人?!

  墨子镜心中一惊,又是咬着牙用力向前爬去,终于,他看清了那站在前面的两个人,忍不住喊了一声可却只发出了如蚊蝇在耳边飞一样大小的声音。

  他实在是太干渴了,嗓子早已干的不像样子:“爹!娘!”和顾研看到了墨子镜也是上前将墨子镜扶了起来。

  墨封仍然是那样挺拔的身姿,顾研还是那么的温柔,墨子镜想要伸出自己的手去抚摸自己的爹娘,却又看到自己血红的双手慢慢的收了回来。

  墨封和顾研紧紧的抱着墨子镜,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不管是神色,情感,还是触感,都是那么的真实。

  此时顾研松开了手看着自己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孩子,心里如刀割一般的难受,温声道:“啼儿,别上去了,何必要在这受苦呢,跟爹娘回去,爹娘在给你物色一个好的师父,你照样能有一番作为。”

  墨封也是语重心长的说道:“是啊,啼儿,你都在这里爬了这么久了却仍不见尽头,你那师父分明是耍你玩,何必在才受累,走吧!”

  墨子镜本是看到父母心中更添了几分的动力,可听到他们说道话时双眼那最后的一点坚持似也被磨灭,变得空洞变得麻木。

  他伸出了手要去握住墨封和顾研的手,墨封和顾研看这样子也是将手伸出,就在他们的手就要触摸在一起的时候,墨子镜突然停住了。

  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色,然后变得痛苦起来,他抱着头跪在了阶梯之上又是放开了双手在阶梯之上歇斯底里的狂吼。

  又突然听到了一阵银铃一般的笑声:”呆子,不是说要来找我的吗?怎么在这里爬楼梯啊,这样可找不到我哦,不如和我一起去玉心宫吧,那里的人都可厉害了,你随便拜一入个长老门下都可以保你前程无忧呢!”

  墨子镜停止了狂吼,无神的两眼盯着那笑声的来源,面无表情,眼前的晓玉还是那一身绿色的洛烟群,依然是那样的娇俏可人。

  他站了起来走向宇文晓玉,却突然看到晓玉的头上还戴着一枚玉簪。墨子镜低声自语到:“晓玉不是把玉簪给我了吗?怎么还在他的头上。”

  又回头望着同样在看着自己的父母。墨子镜感觉到了一阵头痛,眼睛里又出现了一丝理智的光芒。

  然后又想起了什么又是抱头痛苦起来痛苦的吼道:”不,你们都是假的,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是不会放弃的,都给我滚开,滚开!啊~“接着就这样倒在了阶梯之上,墨封,顾研,还有宇文晓玉都随着墨子镜的昏迷而消失,墨色的阶梯变成了灰色,周围的环境又变了回来,只不过他先不是在阶梯之上,而是倒在了一座大殿的门前!

  墨子镜就这样倒在了一定座大殿的门前,没过一会,楚云天从大殿之内出现,将昏迷的墨子镜抱了进去然后放在了大殿的正中央。

  在墨子镜的前面的高台上还放着一个还在冒着药香的丹炉。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昏迷在那的墨子镜闻着这阵药香,那淌着乌血的伤口尽然开始慢慢的愈合,苍白的脸色和紫色的嘴唇也慢慢的回复了正常。

  在这药香的滋养之下,墨子镜渐渐是醒转过来,睁开了朦胧的眼见,只看到高高的大梁。

  坐起了身子双手抱着隐隐胀痛的头,再一次睁开眼见却是看到楚云天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将墨子镜吓了一条。

  只见楚云天还是那身从来没有变过的装扮,此时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墨子镜看着楚云天的面色,又想起了在登山时的表现,虽然他一直很努力,一直在坚持,还抵抗住了诱惑,却是在最后昏迷了过去,但是他知道,他最后还是没有通过考验。

  此时墨子镜神色低迷,嘴里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师父,对不起,子镜辜负您的期望了。我这就下山,不在打扰您了。说着就站起身子,向着门外走去。

  楚云天就那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墨子镜的动作,直到,墨子镜一只脚已经踏出了大殿的时候,楚云天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哎呦,我的傻徒儿啊,给我回来。”

  墨子镜还在想着回去如何向爹娘交代,以后如何去找晓玉,就听到了这声大笑。

  他诧异的转过头来看着楚云天,似在问他为什么让自己回去,他不是失败了吗?

  此时的楚云天嘴角含笑问道:“你认为自己没有通过我的考验是吗?”墨子镜点了点头。楚云天是摇了摇头又道:”若是你没有通过考验的话,那么以我的脾气,估计你现在已经只剩下一堆白骨了。

  不过呢,恭喜你,你的命心,很坚定!“此时还不敢相信师父所说的话提醒道:”可是,我明明在阶梯之上就昏倒了啊。怎么会通过了呢?”

  楚云天听到墨子镜的话脸上是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但不是因为他的话,而是想起了他在阶梯上的表现。

  说道:“其实你在第五天的时候就已经通过了,你经得住孤独,迷茫,痛苦,疲累,还有迷茫。

  但是我发现这些似乎对于你来说并不算些什么,你的决心,比我想象的要大,所以我又临时加了一点上去。“墨子镜听到这里终于是恍然大悟,原来自己早就通过了考验,只不过在师父多加了考验之后昏迷了而已,如此一来,墨子镜心中的大石头是落下了。

  u看,!正g*版:章?}节D上K酷匠'^网3P

  其实楚云天何尝不是放下了石头,他知道就那样一条折磨人心的阶梯墨子镜是绝对可以通过的。

  但好像阶梯除了个墨子镜带来了肉身上的折磨,和一丝精神上的困扰之外其余的到没些什么,导致了考验好像无法激发墨子镜身体的潜能,于是就又画出了他的父母还有宇文晓玉。

  之前他在大殿之上一直都盯着一张空空的白纸,看着墨子镜从登山开始一直到结束。

  在最后的时候他看着墨子镜几乎已经要跟着他画出来的墨封和顾研走的时候,不由得也是为墨子镜擦了一把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