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宴席之中唯一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就是两个刚刚私定终身的小家伙了,宇文晓玉始终是红着脸只顾着吃东西,而墨子镜也是一个劲的在吃,他倒是真的饿了几天都没吃过东西了,能不饿么?

  然而墨子镜的这个表现在宇文晓玉和顾研的眼里那就成了心虚。

  宇文华平是没有注意这些和墨封是吹起来当年各自的英勇事迹啊,彼此吹得是不亦乐乎,整个宴席也是充满了欢声笑语。

  很快宴席进入到了尾声,只有墨家的血亲和宇文华平宇文晓玉两人留下。两个在那里争的面红耳赤的醉汉也是沉默了起来,都知道正戏是要来了。

  只见墨封拍了拍手一群丫鬟人手托着一个盘子端了上来,然后放在了没一个人的面前。只见这盘里装着的就是一块看起来普通的肉而已,但是宇文华平可不会这么想,要真的是一块普通的肉哪里会让墨封如此珍重?

  墨封看到都上齐了说道:”这盘里的肉,乃是当年我去大西郊时幸运所得,是从一只死去的大蛇身上割下来的,今日啼儿大难不死,我特地拿出来招待各位的。

  大家尝一尝吧,小辈可不要吃太快,慢慢嚼不然出事了我可不管你。“墨封这一句即掩饰了蛟肉的真正来历也提醒了一些事项,倒是把宇文华平的疑问给打消了。

  大家都夹起了蛟肉往嘴里送,吃在嘴里的口感只是比较华润,和有劲道而已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刚下肚不久,许多人就是涨红了脸上,好像喝醉了酒一样,更有小辈直接是鼻孔流出了血,就惊慌的想不吃的时候被长辈拍了一下头,只好是忍着流血吃了起来。

  墨子德也是匆匆的吃了几口感觉自己的境界似有突破之像连忙告退要去修炼。只有墨子镜和宇文晓玉吃了就跟没事的人一样,但却也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好处。

  墨子镜天生的体质问题,在加上他破碎的气海吸收药力也快所以就没什么,而宇文晓玉则是因为身上有那颗魔蛟的金丹压制,所以也没什么大碍。

  宇文华平是蛟肉一下肚,浑身就冒起热气,他感觉到了自己多年为破的境界有了希望,很想就这样离开,可是若是占了人家这么大的便宜就在走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一时间是强忍着。

  墨封是看到那宇文华平憋红的脸色有些了然,说道:”宇文老弟被困命王小成多年,今日终于有了突破之机还是感觉回去,以免误了时辰。”

  宇文华平此时是千万思绪涌上心头,憋了半天只好说出一句:”今日大礼我宇文华平记下了,来日墨兄需要帮忙就跟我说一声,晓玉我们走吧。告辞。”

  说完一抱拳拉着晓玉离开了。

  宴席慢慢散去,墨子镜正和父母走在通往小院的青石路上,顾研一直在和墨封小声的说着今晚她看到的事情。

  那墨封听了神色怪异然后一掌拍在了墨子镜的肩膀上脸上的得意之色显而易见大笑到:”哈哈哈,啼儿你果真有你爹我当年的风范啊,这么快就吧那宇文家的小姑娘给拿住了啊?哈哈哈。”

  然而此时的墨子镜完全没有听到这些,他一直在想着如何开口和父母说他要随着师父离开的事情。

  都说知子莫若父,墨封是看到墨子镜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觉得啼儿还隐瞒了些什么,说道:“啼儿,你是不是有难以启齿的什么话瞒着我们?说吧,爹娘时刻都会帮着你的。”

  墨子镜看到父亲已经把话说开了当即一咬牙说道:“爹、娘、孩儿这次回来只是和你们告别的,孩儿要随着那神秘高人去修行了,他日学成归来在好好的孝敬二老!”

  顾研本是开开心心的想着儿子和宇文晓玉的事情,却是听到墨子镜的话脸上的喜色一下子烟消云散了,一把抱住了墨子镜道:“啼儿,你怎么才回来就又要走,还有你那师父我们听都没听过,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可让娘怎么活啊!”

  墨封冷静的思考了一下道:“你那师父可是那在山上遇到的神秘的高人?”

  墨子镜点了点头,墨封又道:“难道那神秘的高人不知道你的气海破裂的吗?”

  “不,师父他是知道的,只不过师父他脾气有些古怪,时而沉默时而乖张,我也不懂他的想法。对了这里还有师父让我带的信,说你们要是打开看了就不会不放心的。”说着就拿出了那封大部分都是墨子镜完成的信递给了父亲。

  墨封刚一接过信就感觉有一座泰山压在了自己的身上,而在墨子镜的手里却是轻若无物。

  %更%新T最x{快上…/酷匠网?T

  连忙用足命气,将信件给抬了起来,才让他没有在妻儿面前丢了面子。憋了一口气后对着母子二人说道:“你们母子多日未见,就好好的聊聊吧,我先把这封信拿去给长老们看。”

  说完就略有些狼狈的拿着信走了。

  墨封刚走,墨母就拉着墨子镜问这问那的,问他到底是怎么出事的,又是怎么多过一劫的!

  墨子镜便把那天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当他说到他被那血影狼紧追不舍的时候,墨母是揪紧了手绢,牙齿也是紧紧的合在一起!

  又听到墨子镜回头与那血影浪搏斗的时候被爪子伤到了,急忙是拉着墨子镜左看右看,再三确认孩子已经没事才长出了一口气。

  而此时的议事堂,墨赢,还有四个长老正在商议着如何把这笔惊人的财富偷偷的拿出去卖掉,若是不够严密,被人看上,墨家就不好过了。

  正说道重点的时候,又看见墨封狼狈的拿着信进来。

  都有些诧异,问清楚缘都是深吸一口气,一封信而已就让一个大成的命王如此狼狈,那啼儿神秘的师父会是何等的高人?

  于是众人纷纷的要打开这封信看看里面写的什么,可是半天都没有打开,不管是刀砍、火烧。

  还是硬扯。却拿这个信封没有一点的办法,就这样一群武命高强的人都在这里死死的盯着一封信沉默不语,他们在十几个时辰内用了许多办法都无法打开这个信封,甚至七个人合力强破都无法让那信封动摇丝毫!

  到最后他们干脆放弃了开信封这件事,转而讨论起墨子镜那神秘而强大的师父!

  墨封此时位于上座愁眉苦脸有些纳闷的到:“这啼儿的那个师父到底是为什么要收了他做徒弟,明明知道啼儿气海破碎无法开启武命更无法修炼,到底是为什么?说到这又是叹了一口气。

  大长老倒是温声安慰道:”这也许是啼儿的一个机遇,若是他的师父能修复啼儿的气海,那么我们的啼儿也算是破而后立了。就算啼儿将来没有什么成就,只要有他背后那神秘的师父在我们墨家将来踏足青州国有些保障啊!”

  其他的长老听了这话纷纷赞同,宽慰着墨封。

  墨封对于大长老的话也是无可否认,但他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毕竟有哪个父母会把自己的孩子交给一个素未谋面更没有听过的人呢?

  此时坐在一旁的墨赢发话了:“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一切终究会有结果的,一切就看老天爷是怎么安排的了,让啼儿去吧,也许这是好事!墨封听了叹了口气。只能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好了,既然我们无法打开这信封,也决定了让啼儿随着他师父修练,折腾了一夜。各自回去休息吧!“墨赢着有些朦朦发白的天色说道。

  说完双手背腰就想着议事堂的门外走去。

  与此同时,墨子镜也是悄悄起身,从柜子里带了些衣物,又从桌子上拿了些干粮。然后来到了母亲的房前轻轻的将房门推开了一丝空隙,看见母亲正侧着身子睡觉,看上去还睡的很熟。

  就放下了心,慢慢的退了出来。当墨子镜自以为这一切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墨母是睁开了那布满血丝的双眼,眼角还有着未干的泪水。

  事实上她一夜都没有睡觉,只是躺在床上装装样子而已。她知道自己的孩子只要是决定好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做的!所以她早就在衣柜了放好了新的衣裳,桌子上的吃食也是她早就准备好的。

  甚至还在衣服里夹杂的一下气石以备不时之需。

  就在墨子镜踏出了墨家家门的后一秒,也就是议事堂众人准备回去休息的时候。那封众人以为是打不开了的信封居然自己开了!

  只见虚空之中一个字一个字的浮现出来:们家的小子我看上了,他在我的门下必然不会辱没了他,你们就放心吧!还有这封信放在家中可保你墨家在云州大地不受天灾人祸!

  众人看着这虚空之中的大字久久不语。突然墨封有些惊恐的说道了:“这是啼儿的字,我认的出来,这绝对是啼儿的字迹!”

  墨赢听了有些气恼:“封儿,你是糊涂了吧,啼儿怎么可能有如此实力?这最起码也要...他的话还没说完,又见虚空之中一阵金光闪烁,一个小小的”点“在虚空之中显现。

  然而就是一个”点“却让众人仿佛看到了真龙游海,祥凤遨天,那种不可一世的气韵。那如仙境一般却好似真实存在的镜像震撼着每一个人的眼睛和心灵!

  众人盯着这个小点看的是如痴如醉,若是让凡人看到定时以为他们得了失心疯。

  也不知过来多久终于那虚空中的字包括那后面的一个小点都消散开来,大家才从那仙境中醒悟过来!

  特别是墨赢突然大喝一声:“快!将此信封与我墨家的祖器放在一起,好好保存!我先去祖祠之中祭拜先祖,祈求先祖保佑明示!你们随后一起把家眷都叫过来!”

  在场的众人丝毫没有觉得小题大作,因为就凭这张纸都可以抵抗命帝!!!保墨家永世不朽!

  当然这发生的一切墨子镜都不知道,他只是匆匆的离开家门,就要向青石山上的湖中去,走到一半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又改变了方向,这方向正是通向那宇文家的。

  他偷偷的写了张字条朝着宇文小玉的房间用尽力气丢去,看到纸团一下子从窗口穿透掉在了宇文小玉的房间。

  转身就往青石湖那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尔尔能何说:

墨子镜命运开始发生翻天地覆的变化了,高潮不断!不要错过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