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楚云天又站在书案前拿这一直笔在白纸之上画些什么,可是在那里笔画半天白纸之上仍然是空无一物。

  他放下了笔对着墨子镜说道:“小子,从此你就是我楚云天收的第一个徒弟,也是我最后一个徒弟。如果你丢了我的脸,要么被敌人杀死,要么被我杀死!知道吗?”

  墨子镜听了师父这语气平淡的就像再说什么无关紧要的事一样的话,顿时是打了一个寒颤心想:敢情我刚死里逃生,现在又是是进了贼窝了啊!

  又见那楚云天转过头来是一副坏笑的神情看着他,墨子镜看了干脆撇过了头不去看他,因为他总感觉自己在师父面前什么事也藏不住,而且看着师父好像在看一个笑面佛,一尊杀神一样!

  楚云天也没有再去看着墨子镜,只是慢慢地向着竹门走去,心里却在阴险的想着“小东西,贼窝是吧,明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进了了贼窝,什么叫真正的生不如死!”

  要是墨子镜知道自己随便想想的贼窝,便让他受到了比师父原计划还要惨烈的非人一般的折磨,定会大骂一句变态。

  “师父,这画上的女子可是师娘?”墨子镜在刚刚撇过头时,终于看清了那里唯一副画,不由的呆了,他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美丽的女子。

  这画上的女子一身淡蓝色的翠烟衫,身披紫色薄纱,肩宛若削成腰若约素,肌如凝脂,气比幽兰。

  眸含春水清波流盼,玉嫩秀靥艳比桃花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周围又有仙气缭绕,就似仙女下凡。

  “小毛孩子,看什么!”墨子镜是看的如痴如醉,可一旁的楚云天不高兴了,忙是走到画前将画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收起了画楚云天对着墨子镜吩咐着“好了,从明天开始你就不要回去了,吃住完全都在这里。

  “可是。。。”墨子镜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挂念家中父母,所以你等下回去和父母吃顿饭,到个别第二天就过来,从此不得在踏出去一步,除非我是我吩咐的!”

  “是,师父。”虽然墨子镜心中很是不舍,但还是狠下心来答应了。

  “可是,我又如何向族人解释呢,如果我说是有人收我为徒,他们会相信吗,我毕竟一个气海破裂,无法修炼的废物啊!”

  楚云天走到了书案之前没有回答墨子镜的的问题只是对着墨子镜唤到“过来”,给我写几个字”。

  墨子镜依言写完了师父说的几个字后眼神有些怪异,难道说师父不会识字?

  楚云天似是知道墨子镜的想法道:“哼,我只是不敢写多了字将你家人全部害死而已!”一边说一边提起笔在信纸上轻轻的点了一下然后将纸装入了一个信封。

  “拿着,回去给长辈看他们不会有异议的。至于你。。。我的徒弟绝对不会是个废物!”

  说着他将墨子镜是带到了门前递给了墨子镜一把匕首说道:“下面那只小虫的尸体在这里是没人敢要的,你下去把它能用的地方全收了,还有以后要来我这,就直接从青石山上的湖里跳下!”

  说完没等墨子镜的回复突然敞开了门,墨子镜只感觉屁股传来一阵剧痛就被踹了出去,可却迟迟没有落地,墨子镜定眼一看。他居然还在半空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摔到青石山的湖里。

  啪的一声,像是一堆横肉从高处狠狠的拍在水面上的声音一样,顿时水花炸起在空中四溅开来。

  全身湿透了的墨子镜挣扎着从湖里爬出来“疼死我了,从那么高的地方摔在水里,这师傅也是,居然住在天上,不愧是仙人!”

  又看到那只还在浮着的大姣的尸体,拿出了那把师父递给他的匕首。

  这把匕首不是金铁所造也不是什么神兽的骨骼所制,只是一截被磨得尖利的竹子和一个不知什么木头做成的把柄。

  “师父莫不是失心疯了?让我用这个小孩子的玩具去分割那魔蛟?就算我懂的不多但也知道那魔蛟最少也要是把天级的灵器开可以割动啊..难...”

  O最p新6章@节=上AI酷b匠c0网rX

  墨子镜的话还未说完突然一阵巨力将他拍在了那之魔蛟的蛟头之上天空中回荡这一种缥缈的声音:“小子,你要是在乱嚼舌根我就把你剁了,叫你割就割,哪来的废话。”

  声音绝了,湖中又是出现了一直黑色的木船和一直黑色的布袋。

  这个时候墨子镜是知道了不管怎么样都不能抱怨,只要你说好话,肯定能得到好东西于是对着天空大喊:“师父,是徒弟误会了,师父给我的肯定是好东西。”

  刚说完天上又掉下来一双黑色的手套,又是听到:“嗯,算你脑子转的快,除了那把匕首之外其他的东西只能用一次,时间只有一天,你要抓紧了。”然后声音就消失了。

  墨子镜从大蛟的身上跳到了木船之上又穿起手套拿上了布袋和匕首又跳了回去。

  当他真正的去近距离好好看这只魔蛟时才知道这只魔蛟到底有多大,只见他站在魔蛟的头上却还没有那头上的角十分之一大小,怪叫一声却是蹲下身来拿着匕首往角上割去。

  这一刀下去可吧墨子镜吓坏了怪声道:“天那,我刚刚居然还在嫌弃这匕首?一刀就割断魔蛟身上最硬的部位,这得是什么级别的神器?”

  这说归说但手里的动作却不减丝毫,将两个角割下之后就拿要塞到那个黑袋子里,这一看这相比起来小的可怜的袋子就又是楞了一下,但这次可没说什么拿起大角就往里面塞。

  刚要塞进去一点,那大角就突然缩了进去,墨子镜眼见都突了出来,一脸的不敢置信。

  打开还带着往里一看,看到那缩小了几十倍的蛟角又是放下心来。最后得出结论:果然师父是个仙人!

  墨子镜在那湖中是忙得不可开交,光是那一身蛟皮他就割了几个时辰,当所有有用的地方都割完了之后,他还割了一打堆蛟肉回去,想要尝尝这蛟肉的滋味。

  在回去的路上背着一个黑色的大袋子满头的汗水脸上却是喜滋滋的...而此时的墨家乱成一团,特别是墨封,和墨子镜的母亲顾研!

  在墨家的大厅,所有与墨子镜有血缘关系的的都在那里,他们在青石山上足足找了五天五夜,而那派去保护他的墨匠到现在还在找,一直都说是自己没保护好墨子镜,是自己失职。

  可是连个影子都没有,大家认为墨子镜是死在了血影狼的手下!正在商量他的后事。

  每当墨母听到什么有关墨子镜的事情都会哭的更加悲伤,在之前都哭晕了几次,好不容易才用药物将她的哭得失明眼睛治好。墨封的眼睛也是布满了血丝,显然是这几天都没有休息过。

  “老爷老爷,少爷回来了。”,一个守卫飞快的从外面跑进来。

  众人都还没听清怎么回事,墨母突然疯一样朝着门外跑去,当看到真的是墨子镜是时候跑故去一把抱住了墨子镜带着哭腔的泣道:“啼儿,你终于回来了,你可知道这些日子娘收了多少苦啊。”

  墨子镜也是眼睛一红:“是孩儿不好让母亲担心了!”说着又看着母亲说道:“娘,我饿了。”

  听到啼二说饿了,顾研收拾了一下眼泪,理了理一扇温声道:“哎,娘去给你做饭!”

  众人看到墨子镜又会来也是长吁一口气,只要人没事就好。

  只有个别不懂事的孩子有些不满意这个废物又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