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火热的太阳照射在这座安静的山岭,墨子镜此时正躺在一颗大树底下乘凉,“赤”“裸”着的上身还流着刚刚练体时的流下的汗水。

  虽然他现在只有十一岁可是因为他勤加锻炼又有良好的作息习惯,已经有十四五岁的孩子那么高了,原本如女孩般漂亮白净的脸蛋也因为终日在太阳底下暴晒而变得黝黑起来,脸上更添了几分坚毅,颇有一副小男人的样子。

  此时他正享受着难得的午后休闲时光,闻着泥土的清新气息感受风的吹拂!

  但是在距离墨子镜只有两丈距离的灌木丛里,似有什么在动,而墨子镜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来临。

  “少爷快跑!”突然的一声大吼将墨子镜惊起,他猛的坐了起来看向四周要有看到哪发出声音的人却是看见了三个奔袭而来的红色影子!

  “血影狼!”当墨子镜反应过来的时候三只血影狼已经将墨子镜团团围住,露出了尖利的獠牙!只见这血影狼一身血红的,一口尖利的牙齿,浑身散发出血腥,还有那种腐烂的恶臭,身体也比普通的狼大了整整一圈!

  三只血影狼围绕着墨子镜转还带着看到一顿美食的眼神看着墨子镜,唾液从齿缝中滴落,只见那滴唾液滴到了草地之上,瞬间把那一个圈的地方的土地全部腐蚀!

  墨子镜看着这一幕心里一惊却不敢表现出来,如果让血影狼看到自己有害怕的神色,那么血影狼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来分食自己。而且它们的牙和唾液都有很强的腐蚀性就是不死,只是被咬一下也不好受。

  这个时候的墨子镜只能和三只血影狼对峙,保持自己的气势让它们一时不敢进攻。“你快离开这里我来拖住它们!”突然三支箭矢疾速的朝着那三字血影狼射来,三只普通箭矢之上隐隐有雷光附着空气之中也是带着一丝电气之音。

  虽然箭矢没有穿透甚至刺破血影狼的皮肤,但是箭矢上的雷光却是在血影狼的身上疯狂的扫荡,将血影狼麻痹了一刹,三只血影狼很快的就恢复状态愤怒是看着那个破坏他们好事的人。

  只见那射出箭矢的人一身紧身的黑衣,虎背熊腰,脸上还有一有一道被雷劈一样的疤痕。这正是墨封安排在墨子镜身边保护他的守卫,平时一直都是跟在墨封的身边,是墨封的得力手下。墨子封也认了出来“墨匠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时间和你多说了,你快跑,晚了我们都跑不了,一只百年的血影狼就可以和一个命王相比,何况还有两只小狼!我也只能和他们周旋然后找机会甩掉它们!你快。。爆雷!”墨匠的刚刚的话还没说完三只被打扰好事的血影狼终于忍不住愤怒地向墨匠扑了过去,墨匠只好急忙应招。一阵雷光闪烁墨匠的手臂上泛起了惊雷,一拳砸在了扑在最前面的那只血影狼身上把血影狼打在地上还砸出了一个大坑。

  墨子镜也知道他在这只是个累赘,连个其中一只对付起来都不见得打的赢,虽然墨子镜的进步很大但远远无法和一只与命王想媲美的血影狼抗衡,最多就是招架几下,所以墨子镜也不拖沓,撒起脚就往山下跑,想要回去搬救兵,可是那血影狼很是奸滑居然分出了一只小狼去追子镜还堵在了下山的地方,墨子镜一看如此只能掉头往山的深处跑!

  那血影狼穿梭如剑,对着墨子镜紧追不舍一人一狼就在山林里追逃着,终于血影狼追了上来一记飞扑就要咬向墨子镜!墨子镜猛的回头抽出随身带着的铁剑向后一挡挡住了血影狼致命的獠牙,可还是被他的爪子抓到了他忍住剧痛,直拳打在了血影狼的身上将其打翻在地,虽然这一拳把血影狼打退,但是对于皮糙肉厚的血影狼说是不痛不痒,晃了晃脑袋,然后凶恶的看着墨子镜。

  墨子镜也趁着血影狼被打退的机会又是逃亡了起来,他根本打不过,如果说只是一个大命师级别的凶兽,他还有信心将其击败,可这头是命王级别的啊如果不跑,难道要等死吗?

  他一路狂奔身后的血影狼一直跟着,他一路疯跑根本没去回头看后面的情景,那之血影狼本是一直在后面穷追不舍,但是它发觉他越跑也费力。特别是那只刚刚用来攻击墨子镜的那只爪子,好像不属于了自己一样。

  Iv酷N匠网@6永c久u免\费!看$;小说

  它停了下来,开始作呕,吐出了一堆白白的东西将他附近的草地全部腐蚀干净,眼珠又布满血丝,在是血液直直的顺着嘴边落下,突然从那只沾了墨子镜鲜血的爪子开始寸寸碎裂,渐渐蔓延全身。

  整这个狼身就像被什么锋锐无比的东西切割了一样,切口也没有渗出血来,甚至还维持着站立的姿势,但是它的生机已经全部碎裂,就这样死在了那里,再也没有去追逐着墨子镜。

  这前前后后一路逃亡了几个时辰墨子镜也没有停过,多亏了他平时的苦修,不然早就成为血影狼的腹中之物了。

  在确定血影狼没有在追后墨子镜就渐渐放慢了脚步,掏出了一颗丹药一口吞进去,没过多久那还在慢慢留着鲜血的伤口就止住了,现在的他非常虚弱,再也没办法跑动。

  他一路寻找可藏身之地,还在途中摘了一些野花野草嚼碎在全身上下抹了个遍以掩盖自己的气息。

  终于他来到了一个湖边,黄昏之下的湖水也变得金黄起来,倒映着那颗暗金色的太阳,别有一番风味,但是墨子镜现在是只想尽快找个地方藏身,然后等着墨家人的救援。

  终于他在离湖不太远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刚好够他藏身的土坑,那土坑看样子应该是某种蛇类的巢穴,但是里面极为干枯应该很久没有人光顾了,于是他又弄了些杂草盖在土坑上,自己钻了进去,将杂草盖在自己的头上留下几个小孔以便互相和观察。

  按理来说,如此潦草的匿藏方法肯定会被一些凶兽或是更高级的命兽发现然后被碎尸万段。可是墨子镜就这样一连渡过了几个时辰!也不见这附近有兽类经过。

  其实只能算是墨子镜运气好,进入了一个不论是凶兽还是灵兽无论如何都不敢踏足的地方,因为这里对于它们来说这里本是它们的天堂但是却因为一个人的到来,将这里活生生的变成了地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