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封也是有些着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立柱前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墨子镜拉了出来,又把自己的双手放上去要试试这命石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当墨封的手刚刚放在上面,那命石便是光芒四射,随后一只火龙在这件破木屋中盘旋。

  看到这样,大家的心里更是疑惑了,这命石明明是有用的,怎么到了墨子镜的手里就跟个路边捡的破石头一样?

  墨封脸上也是惊疑不定又对着墨子镜喃喃道:“怎么会这样?子镜你再去试试!”墨子镜深吸了一口气有鼓足了信心“嗯”答应了一声又上去尝试。

  手放上去只觉得传来了一阵和刚刚触碰的感觉一样,一股冰凉的气息,却是半天没有任何异象发生。只是,这时裘长老突然说到:“子镜,你过来”!墨子镜依言走到了裘长老的面前。

  只见裘长老伸出了手按在了墨子镜的腹部上去探查他的气海。

  他的感知随着他探进去的命气蜿蜒而进,当他看到了墨子镜的气海时脸色大变,一会惊疑不定,一会冥思苦想又或是张皇失措。嘴里还不断的念叨着:“怎么可能会这样!”

  在一旁的众人看着裘长老变换的的脸色不由得紧张起来。“到底是哪样啊?”墨赢终于是忍不住问道。“唉,你自己看看吧!”

  墨赢也很着急,忙是还是伸出了手按在了墨子镜的腹部!这一探查,顿时墨赢的脸上变得煞白,一下子急血攻心,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这一幕把其他人都吓坏了,一把是扶住了要倒下的墨赢,而站在那里被喷了一脸血的墨子镜却是站在那里呆住了,他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会突然喷血,不知道裘长老为什么一脸失望的表情!

  裘长老也不想去隐瞒些什么,反正迟早会暴露出来还是尽早说出来为妙,他神色哀伤语气沉重的说道:“子镜的气海是破碎的,根本无法以气海之气沟通命石与再与命星相通!更不要说成为一个武命修士啊!”

  裘长老的话如九霄降下的雷霆一般击打这每一个人的心灵,包括墨子镜!

  对于其他长老和叔伯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难以接受的事情,他们以为子镜会是墨家的中兴之主,是墨家的希望,于是将原本给自己后辈用的资源都分出了一些给他,墨家更是天天给他琼浆浸体玉药补身!

  耗费了无数资源给他锻体却没想到最后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让他们如何接受!还有墨赢和墨封,两人每天做梦都会梦到家族振兴,自己安享晚年,看着子镜在大陆上伟傲的身姿。没想到这一切都只是南柯一梦!

  墨子镜也呆住了,他虽然年纪尚小,可是他却知道气海对于一个武命修士的重要性,如今气海破碎就无法成为一个武修。就等于他从此以后最多就是个练体镜的普通武者!

  从一个倍受关注的绝世天才变成一个气海破裂的废物!一下子从被人众星捧月到跌入无底深渊。

  对与一个只有十岁的孩子来说这是多么沉痛的打击!他甚至还在想象着自己的武命之力会是如何,到现在这一切都随着他的气海破裂而破灭。

  他没有去看那些本是要来这见识一下天才开命的人们,但是他仍然感受到周围人目光中蕴含的失望、冷漠、哀伤、甚至愤怒!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直呆坐在那里,心中那些行侠仗义的梦想也随着他的气海而碎裂!

  墨封脸色苍白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极力的安慰墨子镜和众人还有自己“这定是一时的状况而已,待我们找来城中最好的炼丹师为其治理气海,到时候他气海恢复,破而后立!武命之力将会更上一层楼!”。

  这个说法虽然有些牵强但是很多人还是宁愿相信这个有些荒唐的说法。

  墨赢此时也缓过劲来,抓住了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对,快快把江药师请来,不管多大代价也要让他气海恢复正常!”!

  但是很快这根稻草就被人残忍的斩断了,墨家找遍全城的炼丹师,甚至花了大价钱将青石国的大药师请来。

  但是每个药师的答复都是一个意思“公子气海破碎是在太过厉害而且十分诡异,恕老夫直言,还是放弃为好,因为要想治好这气海难如起死回生!”

  E)最#新!章{}节{上“0酷匠}网Vs

  这些药师的话已经让墨家上下是真的已经绝望了。

  自从墨子镜气海破裂之后,墨子镜整个人就跟丢了魂一样,终日浑浑噩噩,如行尸走肉一般。他不敢相信他会是个废物,墨封是看在眼里痛在心头啊!

  以前是多么乖巧伶俐的孩子现如今跟个牵线木偶一样!顾研是看到孩子变成这个样子每天是以泪洗面,人一下苍老了起来!

  就这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终于裘长老发忍不住了,一直奔走到了呆坐在床前的墨子镜面前一巴掌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下子就把墨子镜扇到了墙边,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在,嘴角流出了鲜血。

  裘长老看着墨子镜,恨铁不成钢的悲道:啼儿啊、啼儿你可知道你这样害苦的是谁?是你的爹娘啊!

  你看看你的母亲以前是多么端庄秀美的女人,就因为你这个样子,一下子变得茶不思饭不想,简直都成了个疯婆子!

  本来一个丰神俊朗的汉子因为你变得日益憔悴!你却还在这装疯卖傻?!”

  许是那一巴掌和苦口婆心的劝说奏效了竟是将墨子镜从下子扇醒了。

  墨子镜听着裘长老的话,想起以前母亲慈祥的目光,想起父亲伟岸的身姿,在想想现在母亲苍白的脸颊,父亲两鬓的苍苍白发!

  顿时觉得自己是个不十恶不赦的不孝子!愧对于父亲母亲对自己的爱!

  突然疯的跑到父亲母亲身前跪下!

  夫妻二人本是在想办法让啼儿恢复过来。却见啼儿突然跪在身前不由得愣住了。

  “孩儿不孝,这些时日让爹娘伤心了,如今孩儿幡然醒悟,不管如何孩儿以后都会坚强,绝不会因为打击而后退,成不了武命修士,那么我就以练体境之极去大战四方!”

  听到这一番激励人心的话语,墨母是激动的抱住了自己的孩子,对于她来说只要自己的孩子能够健健康康的她就心满意足了。

  而墨封则是哈哈大笑道:“好,这才是我墨封的种,才是我墨家的儿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