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变故

  距离墨子镜开命之日还有两个月的时间,而宇文晓玉在这段时间里是三天两头就往墨家跑一趟,墨家的仆人也是习惯了这样一个小姑娘的到来都喜欢上了这个可爱的丫头。

  墨子镜也去过几次宇文家,只不过在宇文家显得有些拘束,匆匆的吃个饭就走了。

  但宇文晓玉就不一样了,虽然前几次来还是很不好意思的,但后面也就习惯了,每次都是大大方方的来而且都会带上一些甜点,等墨子镜下来了就拿给他吃。

  而墨子镜看到宇文晓玉的到来都会习惯性的问一句:“你怎么又来了。”

  宇文晓玉只是照例的回答道:“都是我那个臭老爹逼我来的,不然谁会来找你这个登徒子玩!”

  其实这话完全是她的借口而已只有前几次是宇文华平叫她来的,后面根本就没说过,她自己就来的可勤快了。

  在这样的陪伴下渐渐的两个人也是熟络了起来彼此会聊聊发生的一些趣事。

  渐渐的墨子镜也变得主动起来,起码是知道怎么去和女孩子聊天了。记得第一次墨子镜主动和宇文晓玉聊天的时候是这样的“我听说你是净玉体对吗?”

  宇文晓玉看到这呆子居然主动的问话了似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墨子镜,一时间竟忘了回答墨子镜的问题。

  好一阵子才回答到:“是啊,听我爹说我的净玉体质可厉害了,要是配合上合适的武命可以万法不侵,而且听说那云州大地的一个大门派已经看上我了,就等着我开命之后了。”

  墨子镜有些吃惊的道:“这么厉害,那你要是被那什么大门派收走了,我不就不能在看到你了?”

  宇文晓玉听了墨子镜的话心中一甜,心想:这个呆子终于是开窍了,现在才知道关心我,哼。

  这时墨子镜又说“那我以后去找你吧!”宇文晓玉心里还在回味墨子镜刚刚话语又是听到墨子镜的话激动的将墨子镜抱住。

  持续了几秒钟,觉得有些失态就连忙松开了手嘴硬了一句:”哼,以后我还怕你跟不上本小姐呢,要是拖了我都后腿,我可不要你!”

  然后逃难一样的跑了,一路上宇文晓玉心里还在想着那呆子的话,脸上的红色都连到了脖子上,平息了好一会才来到了墨母那里去墨母聊聊天给她解解闷。

  那墨母也是对这个娇俏可人的丫头十分喜欢,老早就在给啼儿存些彩礼。

  两月的时间时间匆匆过去终于是到了墨子镜开命的日子清晨,整个青石城都是清清亮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的雾气,温柔地喷洒在尘世万物上,别有一番赏心悦目的感觉。然而墨子镜却在如此良辰美景之时还在呼呼大睡!“顾研很早的就起来梳妆打扮了一番来到了墨子镜的房前唤道:“啼儿,快起来太阳都要晒屁股了。“啼儿快起来,今天午时就要开命堂了,快起来洗漱,打扮的干干净净的!”

  躺在床上的墨子镜翻了一个身道:“娘,你就让我在睡一会吧,那裘长老这几日简直是惨无人道,我这不死也都要残了”。

  妇人听到这话呸了两声“净说些瞎话,快起来你父亲还有话要和你说!”说罢就硬生生的将墨子镜从床上拉了起来。

  待其洗漱完了,又拿来亲手熬的粥吹了一口气道:“啼儿,把粥喝了在去找你爹吧!”说着将粥端到了墨子镜的面前。

  o看7正!版章7\节上=R酷匠网c

  顾研看着这个眼前茁壮成长的少年心中满满的幸福之感,眼里都是慈祥之意。墨子镜大口大口的喝着可口的粥嘴里还不忘讨好母亲“谢谢娘亲,还是娘待我最好了。”

  “你呀,有东西吃还管不住你的嘴!”虽然嘴上说着可是墨母的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吃吧,吃完就去你爹那,他在祖祠等你!““嗯”

  吃过早点之后墨子镜一路沿着青石板着来到了祖祠。

  看到在一个中年人笔直的站在那里,一身蓝袍披在身上,裝发整齐,神色也跟显庄重!“啼儿见过爹爹。”墨封没有转过身来之时淡淡的说了一句“嗯,啼儿来了,在列祖列宗牌位跪下,做起誓之势”

  墨子镜看到父亲庄重的神色连忙跪下一只手高举于头顶。

  之听见墨封的声音在次传来”跟着我起誓,记住不只是念,还要真真正正的去用心发誓以正武命之心,切不可敷衍了事!”墨子镜虽然不知道为何父亲会如此郑重,但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吾,墨子镜在总角之年于今以到开命之日,妄求列祖列宗保佑子孙顺利开命。今日之后即为武修,从此前不骄不躁,不嗔不贪!不求世人皆敬我,只求命心无愧!”

  “吾,墨子镜在总角之年于今以到开命之日,妄求列祖列宗保佑子孙顺利开命。今日之后即为武修,从此不骄不躁,不嗔不贪!不求世人皆敬我,只求命心无愧!”

  墨封在一旁看着孩子认真起誓的模样很是欣慰又对着墨子镜说到:“啼儿,今日在祖先面前所发的誓言千万不要忘记!否则你就不配为武修!

  一个修武命之人最重要的就是一颗坚定的命心!没有人会一生都顺顺利利的,只要能够度过困难的时刻你就会获得新生!你可听清楚了?”

  “孩儿定当谨记在心!”这时的墨子镜明白了为什么父亲为什么会这么郑重,父亲是在教导他作为一个武命修士的该有怎样命心,为自己铺平心上的道路!“好了,我们去开命堂吧!”

  父子两人走在青石路上,默默不语一个在心中默求祖先保佑。

  一个在心中想着自己的武命会是什么?听母亲说我在一岁只时就能隔空破碎明镜,难道可以意念杀敌的亦或是操纵空间的能力?想到这里墨子镜不由得雀跃起来!

  开命堂矗立在墨家后山上一块偏僻的坡上,本来都会以为这开命堂定会是辉煌无比,大气磅礴的大殿,然而却只见到了破木屋子,屋顶还有几个漏洞,总感觉风一吹就会倒一样。

  很难想象在这破烂屋子中间会有一根金碧辉煌的立柱,而立柱上面漂浮着一颗散发着来自深海的幽蓝光芒,和清灵的水气!

  屋子里除了墨子镜和家主墨封之外还有墨赢,和四个长老,这个本来就不大的开命堂,在这个时候又是挤满了。

  本来一个后辈的开命仪式一般都是由几个长老或者是他的父亲带他来开命的,只有墨子镜开命才搞了这么大阵仗。

  因为他们都想知道这个他们一直以为是中兴之主的天才在开命之时引起怎么样的迹象“好了,子镜你将手放在命石上!用心去感受它!然后跟着命石的感觉走”墨子镜听到父亲的话将手放在命石上闭上眼睛静静的去体会这颗命石的幽邃。

  可他除了感觉到了那颗深海命石的冰冷之外其他的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命石在墨子镜的手里好像就只是一颗好看一点的石头而已。

  一直过了很久命石都没有反应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突然墨子镜感觉到了一种碎裂的声音发了出来,但又说不出那声音是从哪儿出来。

  在场的人本来以为墨子镜触碰命石开启武命时,会有惊天的异象却没想到如此的平静而且平静了很久平静的可怕。

  这个时候的开命堂落针可闻,足足过了一刻钟可还是不见那命石有任何反应,众人终于是耐不住性子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莫非这开命石失去了灵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