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这次大比是出了很多意外,但是人们的兴致依然不减,都在讨论着墨子镜与陈项的对战。

  许多人都是在赞叹墨子镜的智勇双全,也在唾弃那陈项的卑鄙阴险,说那陈项乃是三百年前大闹青石国的血魔转世要尽早除之。

  或是说那陈项乃是修了绝世功法,只不过心性不佳被功法反噬,变得如此不堪。而且还在讨论陈项手臂诡异碎裂的情景。

  有人说是陈项被反噬的原因,也有人说是墨子镜觉醒了墨家的血脉,而墨家在千万年前乃是超级的大传承。反正是把墨子镜传的神乎其神。

  墨子镜也是因为这些谣传名声大噪起来传遍了青石城还传到了周边的一下城池。

  而且那些谣传是让一些大小家族心里痒痒的很,都有些蠢蠢欲动,若是能再一个超级势力崛起之前巴结巴结,那为了定是收益无穷啊!

  所以墨家最近的来客也是多了不少。

  过来的目的说来说去就是大概就是两个,一种是比较谨慎的做法,想合作一起一些生意慢慢的把关系打好。

  还有一种最为直接高效:就是联姻,这些家族或者小门派都想要把自己的女儿或者是优秀的女弟子嫁给墨子镜!

  但不管是谁来,墨封永远都是一句话:“吾儿年纪尚小,不懂男女之事,等孩子长大一些在让孩子自己决定吧!我们这些大人就不要瞎参合了。”

  让那些来此提亲的人都是铩羽而归,都是大叹一声可惜!

  然而今天来了墨家来了一帮人,这帮人个个修为强大都是大命师命王的级别,而且来势汹汹,只见这帮人为首的那人一声大吼:“墨封,你给我出来,今天一定要给我个说法!不然我就赖在这不走了!”

  本来墨家是在大摆筵席的可是听到如此嚣张的声音都是大为扫兴,于是叫上了修为不错的人就迎出了门。

  当看到来人是谁时顿时是有些好笑和疑惑,这宇文化平来这里是犯什么混了?

  “宇文兄,你这次来我家做客可是阵仗不小啊,来来进来好好坐坐!”

  宇文化平当时没听到墨封的招呼,言词意正的道:“我看免了,这次我来讨说法的可不是来这喝茶!”

  墨封是纳闷了,平时两家相处的很好啊,这段时间也没发生什么,难道是上次大比输了不服气?也不对啊,这宇文化平虽是势力也不至于如此低劣啊?

  宇文化平看墨封是一脸不解的样子暗自一笑,然后把躲在后面色涨红的宇文晓玉是“拖”了出来。

  “哼,还在装傻,上次大比你家那个混小子趁机轻薄我家晓玉,毁了我晓玉的清白,女孩子家的名声都那混小子给弄臭了!你说,你们墨家要怎么弄吧!”

  这墨封听了宇文化平的话是一阵无语,感情这宇文化平居然是用这种方式来提亲?!

  墨封是有些忍俊不禁,但是看到宇文家主一脸正经还有站在那里涨红着脸的宇文晓玉就忍住没有出声。

  摆出了一副严肃的模样说道:“宇文家主,你这话说的有些言重了,那日大比,实属刀剑无眼,不小心而为啊!”

  “而且是你们家晓玉先用了奸计,我家啼儿才会如此的。就算是打到了那,也没什么的,拳脚无眼啊是吧,所以我们这些大人就要乱点鸳鸯谱了!”

  躲在一旁的宇文晓玉听到墨家好像还不同意顿时脸色更红羞怒到:“呸呸呸,谁要嫁给那个登徒子了!哼!”说完宇文小玉红着脸一跺脚跑了出去!

  宇文化平看着小玉逃命一样的跑了出去也只是叹了一口气,都说女大不中留,这还差几岁啊就要留不住了!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可嘴上的态度还是非常决绝的道:“哼,反正我今日就是来这讨说法的,你不让我满意我就不走了!“说完宇文化平两手一震,就是以武命化出了几个木桩,一行人双手抱胸就坐在了上面,俨然一副市井无赖的样子。

  这宇文化平一副无赖的样子倒是让墨封也没有办法只能松口道:“不如让两个孩子以后多来往一下,培养下感情,若是两情相悦到时候我们就为他们做主吧!”

  宇文化平看墨封让了步,也不继续为难。“好吧暂时如此了,墨兄,告退了!”

  就因为这样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决定让宇文华平后来想到发生的这些就唏嘘不已。从此墨家又多了一个小常客!

  这个决定的第二天,这个小客人就来了不过是被宇文华平逼着来的,刚开始的时候这个小女孩还有些扭扭捏捏的,红着个脸蛋就过来了。

  墨家的仆人也是知道昨天的事情的当看到这个小女孩这么着急的就过来了,不免用一种好笑又暧昧的神色看着这个小丫头。

  被这些人这么一看宇文晓玉倒是脸红成一片,转身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他刚一转身后面就传来了墨封的声音:”是晓玉啊,这么快就来了?走吧,我带你去找那臭小子去。“其实墨封是很喜欢这个小丫头的,如果这样一个娇俏可人招人喜欢的一个姑娘,你还不待见只能说是你眼睛有问题了。

  宇文晓玉听到了墨封的话只能硬着头皮转过身来装作一副非常大方的样子对着墨封打了一声招呼。随后就跟着墨封来到了操武场上。

  只见此时的墨子镜正光着膀子,两手举着百斤中的巨锤甩来甩去带起呼呼风声,宇文晓玉刚来就看到墨子镜赤身的样子一下子用手遮住了脸不敢去看他。

  在一旁的墨封只是笑着把墨子镜叫了下来,本来这墨子镜正甩的起劲呢,突然听到墨封的呼唤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大跳一下就从场上跳了下来掀起了一阵巨风。

  墨封对着墨子镜说道:”啼儿,这位就是上次和你在擂台上比试过的宇文晓玉,你们两个在锻体之境都是极为出色的天才,没事的话可以多多交流一下。你们两个聊吧,为父还有些事就先走了。”然后咳嗽一声面露笑意的走了墨子镜对着眼前的这个姑娘的印象就是可爱,看着很好看,就是有些不讲理,刁蛮的很,看到着个姑娘还在蒙着脸,他有些好奇的问道:”你为什么一直都是捂着个脸啊,难道是脸上有疤痕吗?“宇文晓玉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悄悄的在指间露出了一个缝隙看到这呆子居然还是光着上身气恼的说道:“你脸上才有疤痕呢,快去把衣服穿上,老是光着多羞人啊。”墨子镜却还是站在那里不在意的说道:“没事啊,我以前一直都是这样的,也没人说我啊。”

  这回宇文晓玉是真的恼了:”你快去穿上!!不知道在女孩子面前不可以这样的吗?“被宇文晓玉这样一说墨子镜才反应过来忙是拿了一件短衫穿上。

  然后两人就尴尬的站在那里什么话也没说,墨子镜没想太多就是不知道怎么去和她交流,只有宇文晓玉是有些扭捏的捏着裙角,暗骂这呆子不解人情。

  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就听到墨子镜开口了:“为什么上次比武的时候你明明输了,可为什么还是要打我,要知道我娘都没扇过我呢。”

  宇文晓玉本来以为墨子镜会问些什么你多大了,喜欢什么啊什么的。

  在不济就是问修炼上的事情,可是这呆子一开口就是上次的事情让宇文晓玉是有些气恼大骂到:“明明是你轻薄了我,你却在那里装无辜,现在居然还在问我,卑鄙无耻!”

  墨子镜没想到自己反倒被骂一顿也是有些无语。但也是知道女孩有些地方是不能碰的,所以也是很大度说道:“你要是还在计较上次的事的话,那你也打我一掌吧,这样就算两清了。“宇文晓玉是看到墨子镜一副大人不记小人过的样子不由得好笑又好气嗔怒到:”哼,本小姐才不会计较那么多呢。”然后赌气的看了一眼墨子镜转身走了。

  墨子镜是感到一阵奇怪,不由得想起上次父亲被母亲关在门外不得不和墨子镜挤一个床睡的情景。

  也是学着父亲那晚一样的语调,一样的神色怅然道:”这女人真是奇怪,老子琢磨了这么久就是不知道她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唉~“就又开始拿着大锤锻炼臂力了。

  而躲在一旁偷偷观察的墨封听到儿子这么说是暗暗赞同,但是被墨封叫来观察自己未来儿媳的顾研此时是冷冷的盯着墨封看去,墨封是连忙摇了摇头解释道:“这我可没教他是他自己学的,你也知道啼儿天资卓越不管什么一听就会的是吧。”

  这越是解释下去就墨封的脸上就越是尴尬。墨母也没听他解释,头也不回的迈开莲步就回到了自己的院落。

  9(最K‘新n章)节$)上2酷匠网3x

  到了午夜之时,院落里想起了一阵敲门声,随之而起的墨子镜是打开了门,见到父亲拿着棉被站在门外,有些幸灾乐祸的笑道:“爹,你又被娘赶了出来了”。

  一听到墨子镜的话,墨封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只是冷冷的进门,关上门棉被一扔。

  躺在了床上,什么话也不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