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结果

  两人各站在擂台的一边,墨子镜两手拿长枪,暴雨梨花之势环绕在他的周围。

  陈项只是静静的站着,就如他先前与墨子德对战一样。

  而青石城主位于上座却一直提防着陈项偷偷的使用功法吸食血气。

  突然墨子镜夹带着暴雨之势的长枪直贯向陈项的命门,然而那陈项嘴角一扬,脚步化虚要在另一个地方出现。

  墨子镜的长枪之势直来直去暴烈而细腻。就在陈项嘴角上扬之时突然向身后一扫,结结实实的扫在了陈项的腹部。

  看到这样一幕所有人都是面露惊疑色,莫不是这小子这么好运随便一扫就扫到了真身?

  被一枪扫到身上的陈项虽然没受什么致命之伤,却是面色涨红,自己居然被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屁孩给算计了。

  “难道说他一开始就知道我在哪吗?不!绝不可能,肯定是这毛孩随便扫来扫去打到的”。

  这样想着他又是看着墨子镜邪邪一笑:“小东西,别以为你随便一扫把我给扫到了就可以得意,才刚刚开始呢,还有半柱香时间我可以慢慢的把你玩死!”

  面对这样的叫嚣墨子镜却是不管不顾仍然是勇往直前的攻击,先前墨子镜的长枪都是暴雨之势,而现在使出来的枪势却在暴雨之中夹杂着一些芳香的梨花。

  众人看得这一枪都是暗暗点头,能在这个年龄将最简单的暴雨梨花枪练成这样实属难得,只见这一枪似如暴雨刚猛狂烈,却又如花朵一样芳香迷人,让人在这梨花之下被刚猛的长枪绞杀丧命黄泉!

  虽然陈项看的出来这一枪有些门道,但还是不怎么放在心上。

  “管你如何鬼魅刚猛的枪法只要打不中我,又有什么用。”虽然陈项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在用血影的时候小心了很多。

  只见他的身影开始变得虚幻起来,到后面他看见墨子镜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直持着长枪冲过来,不免放下心来。

  陈项的身影刚刚在另一边出现要伸出手去抓住墨子镜,突然墨子镜本是向前面那个“陈项”刺去的长枪往身后用力一缩,尖锐的枪尾直直的刺在了陈项抓来的手掌,将那手掌也是刺出一个约一指之粗的血洞!

  现在就算是个傻子也看的出来,那墨子镜其实一开始就知道他的真身所在,只不过那副好像真的上当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陈项手心刺痛,大吼一声急忙将手抽了回来,脑中一阵气血翻涌,一股嗜血的气息又是散发了出来。

  这个小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丢脸受伤,而且还耍了自己一套。陈项实在是难以忍受,却碍于规定,还有一众的强者在此,不敢放肆。

  这回陈项是真的怒了,抽出了一把长刀,还释放了食命武命怒道:“小畜生,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能看出来我的血影幻身法,但我还是要告诉你一句,我改变了主意,我要快速的把你给解决掉,我要让你感受死亡的恐惧“可是他刚开武命,吸食着墨子镜的命气时就察觉到一丝异样,虽然他确实是从墨子镜的身上吸收到了武命之气,可那个少年似乎什么事都没有,丝毫没有表现出虚弱感!

  似乎这少年有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命气。

  陈项心里诧异着,将武命释放出最强的状态,吸收的速度也快了几倍!

  可是,那少年依然生龙活虎的站在那里,好像什么影响也没有。

  这下陈项是吓到了怪叫道:”你怎么可能有如此磅礴的气海?不,不可能。你肯定是有法宝!对,法宝。”

  这样说着陈项心里起了浓浓的贪念,能够有无限命气提供的法宝,那可是谁都会垂涎三尺啊!

  虽然心中的贪念不断的让他有些冲动,却也没被冲昏了头脑。

  他知道也此时自己不能动用灵器,不能动用功法,连武命之力都对墨子镜没用,甚至他的幻身法也对墨子镜没用,他除了多活几年积累的气力,和可以用命气覆盖在兵器之上让兵器更加锋利之外,其他的优势就再也没有了。

  所以他这回是真的动用了十二分的力气去对付墨子镜,将手上的长刀覆盖了血红色的命气,看上去极为危险。

  只见陈项冷冷的站在台上持刀的手腕一动,刀锋一转冲了过去临近之时高高跳起大刀自上往下朝着墨子镜劈去。

  墨子镜忙用长枪一挡挡住了这一刀的攻势,然后身体一转将陈项劈来的力道卸下,枪尖一转刺向陈项,然而陈项竟是不躲不避迎着枪就撞上去,同时提起了被命气附着的长刀向墨子镜砍去!

  在场的众人皆是替墨子镜感到紧张起来。

  墨子镜也没料到这陈项居然如此舍得,也是大吃一惊,急忙是大跳三步拉开了距离。

  虽然墨子镜的反应很快,却还是被那用命气覆盖的长刀在自己的腹部划出了一条血痕。

  而那陈项看到这小子居然如此机灵,面露不悦对自己所造成的伤害很不满意,向着地上吐了一口痰蔑视道:“小东西挺灵活啊!我看你怎么躲。”

  台下一直偷偷看着的宇文晓玉看到墨子镜被长刀伤到,芳心一提,紧紧的捏住了衣袋。

  而那陈项又是手持长刀一式横刀夺天向着墨子镜袭去,墨子镜急忙用枪身一挡却被这凶猛的力道震的手臂发麻差点连枪都拿不稳。

  陈项此时看到墨子镜变幻的脸色,颤抖着的手腕很是满意,舔了舔长刀又是一刀砍去。

  B☆看P正wt版mb章节上hv酷Z_匠o网

  墨子镜本是不打算接招的,但由于刚刚自己一直在注意自己发麻的手,直到这长刀即将临身才发觉,猝不及防之下只能在硬接一刀。

  本来这枪是拿不稳了的,但他还是硬生生的的忍住了,手腕都出现看一丝裂痕,流出了丝丝的献血。

  墨子镜本是可以丢掉长枪,躲避这暴虐的第二刀。但他知道知道如果失去了手中的枪他将失去了重要的筹码,只怕自己过不了多久就会输掉这次比武!

  看到陈项对自己是求追不舍,第三刀接着砍来,墨子镜也只能便与其硬碰将自己全身的力量都用了出来。

  时间越来越接近结束,两人的对拼也越来越激烈。不过墨子镜还是处于下风毕竟实战的经验和兵器都比不上,所以吃了不小的亏,到后面就采用了一种迂回战术。

  然而陈项是越打越是着急,越打越气愤,这墨自己从来不打正面,老是接一招就后退拖延时间甚至有时候干脆不打!让自己有力气也没处撒。

  周围观战的人皆是对着墨子镜采用的战术赞叹有加!

  而陈项因为自己的自尊心太强,越打越是恼羞,开始狂暴起来,气血再次翻涌了一个层次,狂暴的他力量和速度都有些提升,可是招式明显凌乱了起来,墨子镜反而更好应付!

  更是抓住了一个空档一脚向陈项的肚子踢去。枪尾趁势一刺,刺穿了陈项的下巴。

  陈项摸着被剔了一块肉的下巴,再也忍不住爆发了狂怒到:“小畜生,我要宰了你!!!”

  竟是无视了先前的约定掏出了一把灵器匕首。大喊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喷在了匕首之上“血杀!“去”!

  那把灵器匕首,被血雾浸染,突然飞快的冲出血雾刺向墨子镜的心脏。

  城主修为最高反应也是最快眉头一皱大吼一声:“放肆!”闪到了台上挡住住了那把把匕首。

  陈项对于城主的阻挠是一点也不意外,嘿嘿直笑又掏出了一把匕首“疾杀!”速度一下爆涨快到墨子镜都没反应过来,只感觉自己的肩膀被冰冷的铁器嵌入溅起一片血花。

  还好是墨封及时上来一掌拍在了陈项的身上,才让这致命一击刺偏。

  陈家主也是急忙上台,对着倒在地上的陈项就是一巴掌怒道:“孽畜,谁让你使用这些卑鄙手段的?真是丢了我的老脸!”

  然后转过身来对着给墨子镜运功止血的墨封略带歉意的道:“墨兄弟,此事是我陈家的过错,我们愿意拿出一千颗七品气石作为补偿!”

  墨封本是皱着眉头替自己的儿子疗伤,听到陈焦居然想就这样揭过怒道:“呸,陈焦!这件事老子和你没完,你别想好股过”

  此时在一旁躺着的陈项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啊啊啊,我的手我的手!不要,不,啊~”只见他那沾到了墨子镜鲜血的那一只手开寸寸碎裂,就像镜子被打破一样的碎裂!

  众人看到陈项的手臂被活活的分割成几十块都是深吸一口气大惧一声:好凄惨!

  此时陈焦看到自己的孩子躺在地上疼的满地打滚,而且手臂居然毫无征兆的就寸寸碎裂。

  脸色阴沉对着墨封咆哮道:“墨封!你是不是用了什么邪术让我儿遭受如此厄难!莫不是你一开始让墨子镜应战就已经想好了?”

  墨封听了的满脸的愤怒不屑,毫不示弱的是对着陈焦吼到:“呸,你以为我墨家和你们陈家一样卑鄙无耻吗,谁不知道青石城内就数你陈家最是卑鄙?

  还敢恶人先告状,我还说这是你用的苦肉计,好来骗取一大笔的赔偿。陈焦你真是险恶啊,连自己的孩子都舍得!”

  陈焦听了这话脸上更是阴沉的可怕怒道:”呸!老子会为了一点点东西而舍弃我儿子的一只手吗?这分明就是你偷偷的用了什么手段!

  城主一直在观察两边的伤势,检查了好一阵子,眼看两人就要大打出手,忙道:“够了,以我只见,陈项这次不遵守规定刺伤了墨子镜,但好在墨贤侄并没有什么大碍。

  而陈项也是失去了一只手臂就当是对他的教训!按照先前的规定这次大比就算墨家的胜利!”

  听到城主的决定,陈焦还想说些什么,却是碍于城主的情面不好当面发作只能愤愤的离场。

  另一边墨封也是带着受伤的墨子镜回到了大棚下。

  待到现场的波澜平静了,城主才大声的宣布了这次大比的胜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