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陈项如此诡异,残暴。一时间无人在敢上去与其一战,城主也等了一会也只好宣布,命师之境陈家乃是最后的胜者。为了不冷场,城主又是让陈家先叫了一个练体之境的小辈上来守擂,之见这小少年八九岁的模样却是贼眉鼠眼,一看就知道又是陈焦的孩子。

  墨家的几个同样练体之境的小辈见此纷纷叫嚷这要上去吧那货打哭,好为墨子德出一口气。而墨子镜却是在一旁思考一些问题,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心好像如明镜一般在刚刚墨子德和陈项的对战之中分明看到了三个人在场!当然其中一个乃是陈项布下的血人,而为什么子德哥哥老是上当,而且好像所有人都没看到有一个真身一个假身存在。

  ”啼儿,啼儿,你在想什么?“由于想的太过入神竟然没有听到父亲的喊话,急忙的应了一声。墨封也没有在意对着墨子镜吩咐到:”啼儿,你上去把那陈家的小崽子打爆,好给我们出口气。

  “墨子镜听了这话反问道:”不是说不可以下重手的吗?“墨封听了是一阵无语为这个单纯的孩子有些捉急,只好改口道:”去把他们打趴下行了吧。““哦,那我去了。”说着就走上了擂台“墨家墨子镜,请赐教。“然而那对面的人却是不等你好好的行完礼,就是冲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匕首,墨子镜没有料到这人居然如此无理。也是不打算客气大跳两步到武器架子上拿出了一杆长枪出来,那少年第一击铺了个空就又是大吼着朝着墨子镜袭来。

  只见墨子镜手拿长枪不慌不忙的前上一战,兵戎相见,铁器的碰撞磨出了一星火花,虽然那少年很是灵敏,可是却始终近不了身。处处被长枪压制着越打越憋屈,最后尽然是乱了阵脚,被墨子镜长枪一挑,把匕首给挑到了一边,随后又是枪尖一指抵在了那少年的喉咙之上!

  接着墨子镜又连战两场,三战三捷让墨家的小辈顿时又是抬头挺胸,不见了墨子德刚刚战败的丧气。而其台下的陈焦是完全不着急,反正自家的陈项已经是赢遍了命师之境的比武,锻体之境的小毛孩子能翻得起什么风浪?

  但是宇文华平就不一样了,他们本来胜券在握的筹码早就已经输了,若是练体境的小辈也不及别人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于是就把那个一直站在后面看着墨子镜的小女孩叫了上来。

  只见那小女孩一身淡绿色衫儒,下身玉色白底百褶裙,两颊晕红,肤色晶莹,脸上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周身透着一股活泼的气息,生的甚是娇俏可人,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而且这小女孩也是个天才,而且身负净玉体,早已经被武命大陆上的玉心宗看上,就等着看她开命之时的武命如何是否有前景,只要可以那绝对是玉心宫的弟子,从此宇文家的地位也定时一飞冲天!

  那娇小萝莉听得呼唤也是从后面走来,那双带着疑问又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宇文华平想知道父亲叫她干什么,那宇文华平本是要让她上去和那墨子镜争个高下的,可看到这孩子的眼睛,心都要酥了。

  但还是忍住不看这小妖精,淡漠的说道:”晓玉啊你上去和那个小子比一比吧。宇文家这次就靠你了!“听到宇文华平的话,那宇文晓玉的眼睛是闪其阵精光,感觉到了一种使命感在自己的身上,感觉就像自己是救世主一样。顿时是高兴的一笑。然后蹦跳的来到了台上台下的观众看到这样一个可爱的小人上去是眼前一亮,叹道终于来了一个养眼的了。更有人痴道:”我感觉到了爱情的存在,我要等,不论多久!”这话刚一说出来就遭到了周围人鄙夷的眼神,和一阵骂声。

  有人直接就打击到:”就你张这样还想攀上宇文家的千金?人家可是一出生就天出异象,被那仙殿玉心宫给看上了,就你这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只见那刚刚痴说要等宇文晓玉的男子被说道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急忙的就离开了这里。

  墨子镜看到来人是个如此可爱的萝莉脸色也是些许发红,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下手。而台下的墨封看到站在台上的墨子镜发红的脸色,是更为捉急,忙道:”啼儿,切莫大意,这是战场不容你分心。

  “墨子镜听得这话晃了晃脑袋,长枪一指道:”来吧,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宇文晓玉是看到墨子镜严阵以待的样子,心里有些好笑心想:一个呆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想到这里心里不免有些飘飘然,但见墨子镜一杆长枪直入,惊得宇文晓玉连忙是躲了开来大骂道:“喂,先礼后兵知道吗?一点礼貌都没有!“墨子镜长枪一立似有些委屈的说道:“我早就提醒你了了,可你在那里发呆,我就上了。”刚一说完又是提着长枪直冲,宇文晓玉也是迅速拿出了一柄长剑抵挡。

  墨子镜手中的长枪带着一丝暴雨之势仿佛无数银蛇要将宇文晓玉吞噬殆尽,而宇文晓玉也确实是有些本事,之见她手中的长剑不断挥舞斩击,而且剑身似有一丝玉色缭绕。

  两把兵器彼此冲撞了百次左右仍不见任何一方有败退的迹象。到后面墨子镜无心恋战,一记回马枪打的宇文晓玉措不及防,又是枪尾一转向着宇文晓玉的剑身奋力一拍,将长剑拍断。

  宇文晓玉迅速退后两步,墨子镜又是一掌跟进要结束战斗的时候,突然就看到那眼前的小人两只眼睛里含着泪水,正盯着自己,一时间倒是让墨子镜不好下手。然而那面前的小女突然嘻嘻一笑,手中的短剑一划将墨子镜停在那的手划了一道小小的口子。

  然后转身就要跑开,突然感觉自己的一只手被人抓住了,转身一看。那墨子镜本来拿着长枪的那只手不知何时放下了,竟然抓住了自己,她刚要说话,只见一掌轰来此时她以无处可躲,只能看着被轰在身上。

  然而这一掌落下的地方却是让宇文晓玉傻了眼了,只见这只刚刚被自己划了一道小口子还在留着血的手掌轰在了她的胸口之处,这一下子宇文晓玉的脸涨的绯红,场中响起了一阵无比尖锐的尖叫,然后就是一声巴掌声响彻了全场。

  就见这宇文晓玉双臂护着胸口,眼中闪着泪光大声叫道:“你这个登徒子,卑鄙无耻,下流猥琐的登徒子!然后捂着脸色红如樱桃可以滴出血来的小脸,匆匆忙忙的跑下了台,一直躲在宇文家大棚之下的后面。而站在台上的墨子镜摸了摸自己的脸嘟哝着:“不是说输了就不可以在打了吗?她为什么还要打我!”

  墨子镜和宇文小玉的这一场闹剧,让众人是啼笑皆非,城主甚至还神色暧昧的看着墨,宇文两家,把两大家主都看的面色有些尴尬!看到两位那告饶的神色,城主也不在去看了,而是清了一下嗓子,在场中喊道:“现在,三家之中胜点最低的是宇文家,墨家和陈家的胜点一样,一个是命师境无敌,一个是锻体境无敌!不知两家最后想如何决出胜负呢?”

  这个问题倒是难住了所有的人,如果让墨子镜和陈项打一次也不可能啊!两人足足差了一个武命还有两个境界,怎么打?根本就是不公平啊!

  这时一个声音想起:“我要挑战陈项!”只见墨子镜站在台上脸上满是坚定之色!“什么他疯了吗?他要挑战陈项?!这不是找死吗?”这是此刻所有台下人的想法!

  酷&+匠网¤@正m版`首t发

  墨封更是在听到墨子镜说的话后很是气愤的站起来:“啼儿,不可胡闹!你与陈项差距太大,如何挑战,快给我回来!”墨子镜听到父亲话对着父亲一抱拳说道:“父亲,孩儿自有决断,请相信孩儿!”

  大家都在好奇墨子镜的决断到底什么都是睁大了眼睛看着墨子镜。墨子镜转过身来对着陈家的方向说到:“陈伯伯,我与陈项差距一命两境,如果打起来毫无疑问是我吃亏。

  所以小侄有几个要求。一,不得使用灵器。二,不可使用所学的功法,三,我如果能挺半炷香不败,就算我赢!陈伯伯你看如何!”

  墨封听到这话,倒是细细思量了一下,就算到时候实在不行,自己就把子镜给救下来!然后对着墨子镜说道:“啼儿,那你要小心啊,莫要逞强,父亲我就在台下守着,随时准备把你带下来!”墨子镜听到父亲的话是心里一暖,对着父亲说到:“父亲,孩儿一定会小心的!”

  陈焦也是觉得这个提议可以说到:“既然贤侄和墨老弟都同意了,那么我也不能小气,项儿,刚刚墨贤侄的话都听到了,把灵器什么都放在我这上去吧!记住点到为止!”“是,父亲!”

  “好了,你们两个都要小心,点到为止,不要出手太重!”

  而刚刚下台在后面一直躲着的宇文晓玉也是听到了墨子镜方言要挑战陈项,小小的心儿也是泛起了微波,又是偷偷地将头露了出来关注着这次不公平的对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