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食命功法

  待到三位高手下了擂台,城主又道:“既然三位家主已经上来大展拳脚,不知接下来各位要让谁来打头阵呢?下方墨封对着身后的墨勇说道:“墨勇,你先上去打头阵,定要给我旗开得胜,要是输了,回去有你好受的!”

  墨勇在听了脸一下就跟吃了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这哪里是让他去打头阵,分明是让他去当炮灰,以后好有借口好好的监督自己。但他也没办法啊只好硬着头皮上去了。

  只见墨勇用力一跃跳到了台上,双手一抱拳硬着头皮嚷道:”墨家,墨勇请各位赐教!”

  这个时候的墨勇可以说是视死如归了,反正就这样办吧,要是运气好遇到个弱的那也不枉此行啊。

  这时的墨勇还在心里打着他的小算盘,可是当看到一个身着蓝袍手拿长剑的十六七岁少年跳上台来迎战,顿时脸色就黑了。

  这来人就是宇文家此次最大的底牌:宇文丘松。

  台下的人看到宇文家第一手就拿出了宇文丘松心里不免震惊纷纷议论道:”这宇文家这次是想让宇文丘松横扫全场啊,不然哪里敢让他第一个就上。

  “这与宇文丘松可是在国学院里学了不少东西呢,听说还是个内门弟子,把国学院的本事都学的七七八八了,看来这次墨家是难以抵抗了。”

  宇文丘松听到台下人这样的议论不免心中得意,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一抱拳对着对面面色有些发窘的墨勇说道:”请赐教。“青石城主位于上座看到两人准备好了吩咐道:”可以开始了,记住,点到为止。不要伤了和气!“两人都是点头答应,然后摆开了架势。

  只见墨勇一开始就动用了武命之力大吼一声:“武命泰山,重可镇山河,力可拔千斤!“马步一扎就等着宇文丘松的进攻。

  宇文丘松看到那墨勇如同缩头乌龟一样的开启了防御手段,嘴角上扬面露不屑低吟一声:”武命成锋,锐不可当,破石剑法。”

  然后剑尖直指墨勇疾步而去,墨勇看到宇文丘松冲了过来大喝一声启用了武命功法就准备挡住宇文丘松的长剑:“泰山磐石决!挡!”可是那宇文丘松一开用的剑法就是破石剑法,武命更是锋锐之力完克了。

  墨勇果然在一剑之下墨勇就被刺穿了挡在胸前的手臂,疼的墨勇直在地上叫唤。青石城主皱着眉头看了看墨勇的模样,宣布了宇文丘松的第一胜。

  宇文丘松虽然打败了墨勇可脸上没有丝毫喜色,因为打败一个好吃懒做的家伙根本不值得高兴。然后将长剑背于身后看着台下的观众,还有其他两家似在挑衅一般。

  陈焦是丝毫不在意心中喜道:打吧,你们打打累了,我家项儿就好出手了!“输了头阵的墨封也没有在叫其他人上去应战。

  因为现在除了墨子德就没有人能和那宇文丘松打了,所以当即就叫墨子德上去消消他的锐气。

  墨子德也是依言而去,轻轻一跃四脚着地,眼睛变得金黄,纵目看着宇文丘松。

  在城主说开始之后,宇文丘松又是长剑直指,而墨子德是狂啸一声:“武命化狮,河东神狮功!“”然后脖子冒出了一圈金色的鬃毛,一截强健有力的尾巴露了出来。

  台下的人本不知道这墨子德的来历,可一看他的功法是瞬间明了。

  ”这不是狂狮宗的河东神狮功吗?看这样子怕是他已经炼至小成了,若是练到大成可化身黄金九头狮,凶猛无比啊!”

  “是啊,而且听这来人的打吼中提到的是他的武命本就是化狮,而不是化形!以后定要比其他痛门派的人厉害,前途不可限量啊!”

  台下其余的观众听了两人所说也是纷纷点头,看来这次是有好戏要看了!

  只见这墨子德开了武命之后气势疯涨,已有了狂狮之势。

  宇文丘松也是剑气绕身一剑袭去,墨子德四足腾空,跃到了宇文丘松的上方五指成爪要向宇文丘松的背后爪去,宇文丘松翻身一剑险险的挡在了爪子的指甲上,然后剑势向下一起卸下了力道,让墨子德铺了个空。

  那墨子德还未落地又是两爪袭来,宇文丘松被这凶猛的攻势弄的节节败退,到最后不得不反击长剑削砍可是墨子德好像早料到了一样,两只爪子抓住了长剑,两腿牢牢的绑在了宇文丘松的身上。

  大嘴一张一声河东狮吼将宇文丘松的脑袋震的七荤八素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墨子德整个人坐在了他的身上,用他的利爪轻轻的在宇文丘松的脖子上划出了一丝血痕。他是在警告宇文丘松,如果不是有限制,我轻轻松松就可以杀了你。

  城主看着墨子德的动作只是皱眉但也没去阻止,反正只要不死人就可以了。

  下面的宇文华平看到宇文丘松如此简单的就被墨子德打败,手掌一拍将茶几都给拍碎了。早知道如此,就不该听宇文丘松在那吹嘘,还下了那么大的赌注。

  陈焦看到了墨子德的出场心想这应该就是墨家的底牌了,然后对着一直藏在最后的一个黑衣少年说了几句什么。就见黑衣少年轻轻一跳,跳上了台面。

  墨子德看到了这个黑衣少年,脸被帘帽遮住了,但还是可以看到一条长长的刀疤!

  反正他看着眼前的少年只觉得很不舒服,感觉自己的血气全被他吸了过去,而那少年的身上的血味也越来月重。只见那黑衣少年轻轻抱拳一丝带着沙哑的声音从他的身上传出“陈项请赐教。”

  城主也注意到了那陈项身上的血气似有一丝邪恶之意只之微微皱眉,也没多说,直接就让开始。

  只见那陈项什么起势也没做只是静静的站着,心里默念一声:“武命为食,命入我之腹,气血大法!”

  突然全身血气大涨,而墨子德突然感觉到了身体的血气被缓慢的吸走,,而那陈项的脸上变得更加红润。

  只能释放武命以命气去抵抗这种吸力,然而他刚刚化形却有感觉到自己气海中的命气竟然也在被吸收。

  "更新最快上:酷#7匠网U

  台下的普通观众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只要是境界上了命师的人都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而陈焦却是在台下得意的冷笑,想当年陈项被灵兽追杀不辛跌入山谷,却得老天眷顾得此绝世功法。

  本来他的武命就是可以吸收他人气海中的命气为己所用,有得可以吸食他人血气来壮大自己的神功!将来陈项定能成就一方诸侯!

  城主和墨封还有宇文华平都察觉到了问题所在,这陈项定是修炼了什么邪恶功法!台上的墨子德也是知道如果越拖就越是不妙,想要速战速决。

  四足一蹬猛地撞向了陈项,而那陈项冷冷一笑,脚下的脚步顿时虚幻了起来,一下就移到了另一边,而刚刚站着的地方之留下了一滩血。

  台下的人是纷纷惊呼,瞬间移动,这是何等逆天的步法,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偏癖的小城呢?刚开始城主也在疑惑,可看着那血迹好一会就想到了原因,其实那刚刚的身影是这滩血所化,而本人却在另一边候着墨子德进入陷阱!

  看到墨子镜果然毫无防备的就冲了过来,心中大喜。一拳打在墨子德的侧腰之上,将其打倒在地。墨子德感觉到了剧痛却还是咬牙忍住,然后狂吼一声,神狮的气势又是一增。

  陈项看到墨子德还在蓄势冷笑一声:”一只大虫而已也敢叫嚣!“然后又是脚步一虚,墨子德的上方出现一脚往下而踏要将其踩在底下。

  墨子德看此情景突然伸手一抓,抓住的陈项的大腿并将其从上方拉了下来。

  一声河东狮吼,却是对陈项没什么作用。原来陈项早就在自己的耳朵上覆盖了一层血膜。虽然屏蔽了听觉虽然会造成一些影响,却可以抵御墨子德的河东狮吼!

  墨子德反应也是灵敏见音波功没用立马用在陈项腿上的爪子顺势一抓抓下了一大片血肉。陈项此时勃然大怒。

  手中出现一把血剑迅猛的一下刺穿了墨子德的两只大手。狂怒到:”你这个畜生,我要你死!吸血大法,万古之怒!”

  随着这声怒吼,陈项周围的气血又是攀升了一个等级,而墨子德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又变得紫红,面目狰狞。

  墨封见势不妙,如果继续放任如此,墨子德可是会被活活吸干血气然后死掉的,急忙一个大跳跳到了擂台之中一条火龙过去蜷伏在墨子德的身上保住他身上的气血不在流失。对着陈项怒哮到:“点到为止,何必要下此重手!你莫硬要我丢下老脸来对付你?”

  陈项本是想把昏迷在那的墨子德活活吸死,可无奈墨封跳了上来。当即停止了施法,脸色阴沉。发誓以后要将墨家一个一个的全都吸干。

  陈焦也是跳了上来对着墨封一抱拳:“对不起了墨老弟,犬子性子偏激,有些过失了,陈焦代其赔罪,墨子德的伤势也由我等负责,也算是个交代。”

  墨封脸色愤怒愤道:“呵,我怎么敢要你们负责,等下要是在子德的药里下毒,我可就不好向我弟弟交代了!你还是直接赔我气石吧。我可不敢要你的药。”

  说完也不等陈焦的回答就抱着昏迷的墨子德下了台。

  只留下面露尴尬的陈焦在上面责怪的看着陈项,最后摇了摇头就就下了台。

  虽然说陈项获得的逆天的功法但是脾气越来越暴躁,这次还差点把人给杀了,也是让陈焦有些头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