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镜,再过几个月就是你开武命的时候了,到时候到了开命堂可不要调皮,要听你爹的话,知道吗?”

  说话的这个女人就是墨子镜的娘亲,只见这女人约摸三十岁的年纪,脸上略施粉黛多一分则太长,少一分则太短。朱红齿白,两弯柳眉之下明眸善睐。

  整个人看起来优雅端庄,有一种看着就很舒服的感觉!

  “知道了,娘亲,我会好好听话的!”这回答的声音略显稚嫩却很好听。

  小少年生得眉清目秀,虽然生得秀气但在他眼眸深处似有一丝丝裂痕泛着星光,白皙的脸庞衬着淡淡桃红的嘴唇,将其母的清秀和他父亲的身姿都集于一身!

  “真是娘的好啼儿!快去操武场把,不然迟了可是要挨打的!”

  墨子镜虽然在家中倍受宠爱,可是到了操武场上那监察的长老可是个铁面无私的老头,而且还特别照顾墨子镜,只要他是稍稍的偷懒还是迟到就免不了一顿臭骂。

  有一次他和二叔就是墨家老二墨镕的儿子墨勇发生冲突,打了一架,两个人都被这长老抓住一顿毒打,直到两个孩子的父亲闻声而来才停下。

  但是只要不在操武场遇到这长老那他是什么都好,平时还会带着孩子们上青石山区猎些野物或是带些礼物。所有墨家的孩子对他是又爱又恨!

  到了操武场,墨子镜急忙跑过去给在上座的长老“啼儿给裘长老问安。”全墨家除了一些没身份的仆人之外就眼前的裘长老和老管家不姓墨,但是全墨家没有人敢在他们面前不敬,就连现任家主见了这长老也得恭恭敬敬的问个安!

  这裘长老看到墨子镜和蔼的一笑道“啼儿来了,快去锻体今日可是要把你扔到兽栏立马让你去和那白芦虎斗上一斗,打赢了才可以吃饭。”

  虽然刚刚的裘长老看上去和蔼可亲,可嘴上说的话却没有丝毫留情的意思。

  墨子镜听了裘长老的话是大吃一惊喊道:“什么!?不是说要下个在让我去和那白芦虎交流一下的吗?怎么提前了”。

  “哼,还才锻体之境你就给我耀武扬威的,外面人人都说我墨家出了个小霸王!我要不好好压压你的锐气,到时候开了武命这青石城还有安宁之地?

  好了话不多说了你去那边准备准备吧,等下到兽栏只准拿短棍,以免白芦虎受伤了!

  墨子镜听到这裘长老居然在担心那白芦虎丝毫没有关系他的样子不由的委屈道:“裘长老,难道我就还没一只畜生命贵吗?”

  然而那裘长老只是看着墨子镜说道:“这白芦虎可是我费劲千辛万苦的抓到的要是被你打死了就有你好瞧的了!”

  u酷1匠}网唯%{一正版,Lo其他TL都.是i盗L版◇8

  墨子镜一听只是闷闷的说道:“你应该担心下我会不会被那白芦虎吃了才是!“裘长老听到墨子镜居然还在那顶嘴,突然笑道:“呵呵,不准拿短棍只准带着护臂!”

  这些墨子镜的脸上一下子垮了,心里想到应该人墨卫肯定是这个臭小子给我在外面作威作福了不然裘长老不会突然这样的。让我抓住他一定要让他好看!

  “子镜哥!”就在墨子镜去器房挑选武器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呼喊。

  墨子镜顿时是怒上心头啊:”好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看我怎么收拾你!

  此时正在后面跑来的墨卫不知道自己这是羊入虎口一个劲的喊着子镜哥。

  墨子镜转过身来是满面春风丝毫没有刚才的愤怒的样子微笑道:“怎么了墨卫有人欺负你了?”

  墨卫听到墨子镜关心的话语心中一暖想到跟着子镜哥这么久终于是知道关心我了!

  忙是回答到:”没啊,有子镜哥在哪有人敢欺负我啊!你说是吧“,墨子镜点了点头阴笑道:“呵呵,现在有了,给我到擂台上去,哥哥我好好教教你怎么做人!“然后。。。然后就听到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完事后墨子镜看着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墨卫怒道:“本来我好好的一个乖孩子愣是被你给黑成了个无恶不作的小霸王,现在我爹和我爷爷看我都不一样了,我告诉你,你要是在在外面乱搞,我就扭断你的腿把你扔到兽栏里和白芦沟通一下感情!”

  说完也不理呆在那的墨卫自顾自的挑选护具然后到裘长老那去了。

  墨卫被这气势一下子给镇住了,特别是他看到了墨子镜眼睛深处一丝破碎之痕,吓得冷汗淋漓!自此以后他发誓以后再也不想看到那一双眼睛,那种目光仿佛要将自己撕破一样!

  墨子镜再一次来到了裘长老面前说道:裘长老,我准备好了可以去了!”

  裘长老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就把墨子镜领到了有个很大的牢笼里面,在黑暗的角落里蜷伏着一只白虎,那白虎迈开四脚要走到墨子镜的面前,却被一副铁链给套在脖子上!

  那白虎一身白出了头上有一撮想芦花一样的毛之外与其他老虎一般无二。那白芦虎没有狂吼也没有其他准备攻击的架势。

  只是一直盯着墨子镜的脖子看,好像在他眼中墨子镜等下就会被子镜咬住脖子然后抖动几下就再无反应了一样!

  “好了,这只白芦虎在之前很久没吃东西了很虚弱也很凶残,你要小心一点。“说完也不等墨子镜回答就打开了白芦虎脖子上的枷锁。

  白芦虎一感觉到了身上的枷锁没了就一下猛扑了过去,墨子镜见状迎了上去可是白芦虎蓄势已久,又冲的凶猛,一直把墨子镜扑在地上,做状咬上墨子镜的脖子。

  墨子镜也是一直顶着白芦虎的下颚不让其要咬到,又腾出一只手来一拳轰在白芦虎的腹部将其打退,然后起身又是冲了过去与那白芦虎缠斗。

  可是墨子镜不论是打哪都无法有效的让白芦虎失去战斗力,墨子镜正思考这白芦虎的软肋在哪,那白芦虎又是冲了过来,墨子镜只好一拳轰过去正好打到白芦虎头上的一撮芦花上。

  那白芦虎就像蛇被打了七寸一样疼的满地打滚。墨子镜一下子知道的了白芦虎的弱点了,就一直对准了这个地方打,又一次甚至不惜被白芦虎抓到也要一拳打在那芦花之上。

  终于那白芦虎是躺在了地上没有了力气动了。裘长老在一旁看到墨子镜与白芦虎缠斗的画面暗暗点头想道:”这孩子的体魄不错,被抓一下居然只是皮肉伤,锻体之境怕是有六等了!

  说到锻体境界,是因为在没有开命之前武修是无法使用气海内的精气去做任何事情的,所以在开命之前武修都会锻炼自己的体魄以更好的在开命时承受痛楚。

  有些武修武命很是逆天,修行得当能有开天辟地之能,可是偏偏在在开命之时体魄承受不住,气海破裂从此沦为一介凡人!甚至是爆体而亡!所以人们对开命之前的锻体很是看重,并且划分了三六九等!

  三等体魄可在十岁时举起百斤大石,一般都利器都划不破皮肤!六等体魄可举起五百斤大石,低级的灵器还难以破了他的防御。

  在武命大陆能在十岁前达到六等的就属于天才这一级别的了,至于九等的只手就有千斤之力,灵器级别的刀刃都只能再起体魄上划出一条白印。但是这中体魄的人乃万古难遇!

  墨子镜现在就处于六等上品的体质放眼云州大地也是惊才绝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