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破寮小哥张狗蛋

  一天之中,最美,最短暂的,就是那黄昏之时,天边被金色霞光所镶嵌,大地也被铺满金色,这也意味着,一天的劳作结束,万物开始休整,以便迎接第二天的生活。

  必经萱城的那条叫迎萱南的小路上,那家远近闻名破旧茶寮也结束了今天的营业。

  说也奇怪,虽然说是营业,但这所茶寮的目的似乎并不是为了盈利,他们所泡出的茶清香怡人,喝了能让人心神宁静,所有好茶所具备的品质他们都有,但价格却多年不变,一个铜板,一壶清茶。

  虽然有些路过的经商之人提议过,这种好茶即使买到一个银币一壶清茶也不过分,但茶寮主人只是微笑摇头,慢慢解释道。

  “我取的,是冰川之水,摘的,是丰山之叶,泡的,也自然是自然之茶,有何理由抬高价格,如若不是为了谋生,我连这一个铜板也不会收取。”

  因为如此,客人们都非常乐意每次路过这里的时候,都不吝啬一点时间,做到茶寮之中,喝一杯清茶。

  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后,一个穿着陈旧淡黄色衣裳的孩童抹了一抹额头的汗水,这是他今天泡出的第十一壶茶,收益不算很好,也许是因为进入了夏天吧,说起来,萱城的夏天非常短,只有两个月时间,而且温度也不会很高,但也会影响来往萱城的商人。

  狗蛋在这茶寮已经生活快十年了,当他有记忆开始,他就看着老头在为客人泡茶,老人是谁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他也不知道,他只是一个被老人收养的孤儿,无名无姓,就连狗蛋这个称呼,也是因为老头觉得小孩子取个贱名好养活,随意所取的。

  自己应该姓张吧?因为有一次他听见一位客人尊敬地称呼那个老头为“张先生”,既然自己是被他收养的,那么跟着他姓张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不过张狗蛋这名字怎么听怎么别扭啊。虽然自己多次询问那老头关于自己的身世,但每次他都绝口不提,自己也只是自讨没趣而已,而且让他不满的是,那老头虽然不反对自己跟着他姓张,但是也没有给予支持。

  “破寮老儿~清茶茗~红花彩霞~照萱城~”

  苍老的声音,唱着让人晦涩难懂的音调,张狗蛋听了他唱歌已经听了快十年了,还差几个月就要足十年,但那老头唱的歌还是没变,只有前面几句让人听得懂,后面的就是一些更加晦涩的词语,似乎根本是某些上古时代的语音一般。

  张狗蛋心中暗叹,这老头一旦开始唱,没有半个时辰是不会停下来的。张狗蛋回到了茶寮之中,开始收拾那两张桌子上客人用过的茶具,一个一个地洗干净之后,收到了一个柜子之中,再把一些其它东西收好后,把茶寮用几块木板挡住,算是谢客了。

  静静地站在老头身后,等候着他唱完那首歌,张狗蛋也在想着自己的事情。

  自己是否要一辈子在这茶寮之中为人泡茶呢?虽然年仅九岁,但张狗蛋几乎每天都能够从过往路人口中,听到大陆上那些关于强者的故事。

  在轩辕大陆上,有许多不甘平庸的人,经过千百世前辈的经验,开发出各种不同的职业,不同的修炼方式,有些人成功成为了大陆数一数二的王者,也有些人在修炼一途上竞争失败,成为枯骨。

  其中的主流,也是被大陆上大多数人所接受的有两个职业,分别为御兵使与司气师。

  所谓御兵使,就是把一把属于自己的本命兵具融进体内,以自身养武器,自身修炼,强化兵具,武器越强,肉体就越强,一些强大的御兵使,一旦使出本命兵具,威力惊天,在传说中,有帝者一斧劈开山脉,成为峡谷,也有皇者,一剑斩断河流,这些都是强大的御兵使修炼到一个境界后,可以达到的能力,就连如今轩辕大陆上的七个王朝之中,有四个王朝的王都是强大无匹的御兵使。

  而司气师,则是利用自然,沟通自然的人,他们通过手印,联合自然之中游离着的天地之气,释放出不同的气技,有些司气师可以召唤烈火,有些司气师则可以呼唤风雨,一些手段通天的司气师甚至可以移山填海,行雷闪电,但是司气师的人数比御兵使要少三分之一,因为要成为司气师的条件非常苛刻,但即使如此,司气师的强大,依然让大量渴望在大陆上闻名的人向往。

  这些东西,都是过往的一些客人告诉张狗蛋的,这些过往的路人,有些是被大陆淘汰的御兵使,或者修行失败的司气师,也有一些是经过萱城,想要进入无尽冰川冒险的勇者,也有些是炼药师或者炼器师,他们都有着无数的故事,也非常乐意告诉张狗蛋,毕竟,有个小孩听你的故事,并且眼冒精光地看着你,你也会异常兴奋地继续说下去。

  而张狗蛋最喜欢的,就是一个姓钟的中年炼器师所说的故事,他是来自萱城南方的燕王朝边缘,夏末城之中的一个铁匠,在夏末城之中也算是小有名气,因为他是一个铜级的炼器师,可以为人打造本命兵具。

  老钟似乎是因为认识张老头,所以经常会过来萱城这边做贸易,每次过来,必定会进入茶寮之中,喝上几杯清茶,看望张老头,同时,也会跟小狗蛋说上几个关于炼器,或者发生在燕王朝的趣事。

  每次张狗蛋都会听得兴奋无比,而老钟膝下无子,也非常喜欢这长相俊俏的小孩子,到了后来,张狗蛋称呼老钟为‘老钟叔’,而老钟就会亲切地叫他‘小狗蛋’,老钟甚至跟狗蛋约好,每过一个月,就会来萱城看望狗蛋一次。

  恰好,明日,就是每月老钟要来萱城的日子了。

  真是期待啊,张狗蛋心中暗喜,不知明天老钟叔会跟自己说些什么故事呢?

  “小子,我们回去吧。”

  不知不觉中,老头已经唱完了那首不知名的歌,回首招呼张狗蛋。

  “好的,老头。”

  T…酷\匠&o网首^发《c

  就连张狗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不再叫他爷爷,也许是因为他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世,也有可能是因为他说过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甚至有可能是在自己两岁那年,老头教导自己茶艺的时候,在自己犯错的时候叫骂道‘臭小子’,到了现在,有时候他们会互相称呼对方为‘臭老头’,‘臭小子’,但是他们的感情,却是比一般的爷孙更加牢固。

  毕竟,他们两人相依为命快十年了。

  回到平原另一边的小平房之中,老头一句话也没说,径直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了床上,闭目养神。

  张狗蛋撇了撇嘴,他知道,这老头就是这样,不到吃饭时间,他是不会理会自己的,自己要赶紧做好饭菜,不然那老头一旦饿了,免不了被他揍几下。

  “臭小子,快点弄晚饭啊!”

  只是发了一会愣,那老头就开始催促了。

  “知道啦臭老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