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无尽的黑暗,我好像进入了一个只有黑色的空间中。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好像这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很害怕,很彷徨,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我疯一样的一边大喊一边狂奔,希望有人能够出现,能来救救我,让我离开这里。

  “有人吗?救救我,谁来救救我,这里是哪里啊?父亲,母亲,救救我啊!…。”

  但一直到我跑累了,喊累了,还是什么都看不到。这里好像除了黑色以外,就再也没有别的了。意识越来越迷糊了,身体也没有力气再动下去。渐渐的,我被这无边的黑暗所吞噬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皮肤尝到水泥地的触感,才发觉自己正趴在地上。全身上下都使不上力,好像整个人都瘫痪了一样。

  “我这是在哪里?”灰暗的环境让我怀疑自己还处在那个黑暗的空间里。

  好在我的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能看清自己两旁有两堵水泥墙。

  ‘好像能看见东西了,看来不是。’又趴了一会,头脑稍微清醒了一点,和陈游闲他们的打斗,然后发狂反击,最后失去意识的事也想了起来。

  ‘最后我好像看见是那个家伙(鸭嘴男)出手了,是他把我打晕过去的吧。呵呵,可恶。’被人打的晕了过去,让我即羞愧又愤怒。

  ‘那就说刚才的那个是梦吗?’对于在那黑暗的空间里经历,让我感到由衷的害怕。

  “话说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记得之前在小巷里,光线虽然不亮,但还可以看得清楚。现在整条小巷都变的灰暗。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吗?糟了,已经这么晚了吗?我要快点回去才行。’这时,我才意识到事情变的严重起来了。

  不顾身体上的虚弱,我从地上爬起,迈着沉重的脚步,蹒跚的走出了小巷。

  但还没走几步,我就感觉一点不对劲。

  ‘咦,我好像踩到什么东西,怎么黏糊糊的?’当我朝脚下看去时。

  “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啊…!”

  好不容易的赶回家后,发现母亲正在客厅那里打电话,神情好像很焦虑。也许是听到我开门的声音,转头看向了我。

  “没事了,他回来了。嗯,谢谢,麻烦你了。”说完,母亲挂断了电话。

  “曾尘,你过来。”母亲冲我喊道。

  我不想过去,我知道叫我过去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但我又不敢违背母亲,只能乖乖走过去站在母亲的面前。

  母亲看了我一会,开口问道:“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为什么这么晚回来?不知道妈妈担心你吗?”

  “我…。”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头脑一片空白。

  “咦,你的衣服怎么这么脏?”这时的我才注意到衣服上的确有好几处污渍,应该都是在打斗中留下来的。

  “曾尘,告诉我你到底是去干什么了?”锐利的眼神好像要把我看透一样。

  ‘怎么办,怎么办。哎,不管了,先糊弄过去再说吧。’我这么想到。

  “我,我和朋友一起去玩了。衣服是我,是我不小心摔了一跤,所以才弄脏的。”

  “哦,真的吗?”母亲怀疑的看着我。

  “嗯,是真的。我以后不会这么晚回来了,对不起。”

  ‘对不起,妈妈,我说的都是假的。’对于我的道歉,母亲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静静的盯着我看。母亲没有说话,我也不敢开口,只是那么站着。一时之间,我们的交谈陷入沉默的僵局之中。

  压抑的气氛让我感到十分不安.‘怎么回事,妈妈怎么一直盯着我,难道她看出什么来了吗?’独自焦虑了一会后,母亲终于开口说道:“唉,你还没吃饭吧,饭菜已经放在厨房里了,你自己去热一下吃吧。”

  “啊,哦。”

  ‘哎,妈妈居然没有骂我,真奇怪。’按照母亲现在的脾气,我这么晚没回家,居然没有骂我,的确算是件奇怪的事。

  ‘难道有什么好事?’我也只能这么解释。

  正当我准备走人吃饭去时,母亲又喊道:“站住。”

  ‘果然,不会这么简单放我走。’“衣服太脏了,先回房间换过再吃饭。”

  ‘…’草草的吃完晚饭,洗了个热水澡,就躺回到自己的床上。今天发生了太多事,和陈游闲他们打架,发狂后的涌现的力量,晕倒后的黑暗空间和母亲的对话都让我身心疲惫。当这一切结束后,我有种今天总算是结束了的感叹。

  酷%》匠;网}d永久《~免}p费看@R小说;

  ‘啊,今天太累了,什么都不想做了,睡觉吧。’我这么想到。

  起身把灯关掉,摆好枕头,盖上被子,对着自己说一声:“晚安。”也许真的是太累了,这次我睡得很甜,没有再失眠。

  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发高烧,浑身疼痛,意识也变得模糊了。大概是因为昨天趴在水泥地上趴太久,所以着凉了吧。

  而且这次的高烧比我以往发的高烧都要严重,在床上足足躺了一个星期才退烧。这些天我被高烧折磨的苦不堪言,整个人都消瘦了很多。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失眠症奇迹般好了,大概是吃了药的缘故吧,我这么理解到。

  在病好的第二天,我重新回到久违的教室。病好之后我的精神不错,一天学习下来,感觉还不错。麻烦的是落下的课太多,要想追回来怕是有点困难。比较让我意外的是今天居然异常的平静,我之前还一直担心今天来学校陈游闲他们还会来找我麻烦,但我发现陈游闲不仅不找我麻烦,好像还有意躲着我,让我很奇怪。

  我想:‘嘛,想这么多也没办法,努力吧,把之前落下的都补回来。’接下来的日子,我好像又重新回到能够安安静静看书的那段时间,学习总算步入正轨。而对于家里的事我学乖了,除了吃饭以外的时间,我都会以学习的名义呆在房间里。虽然有的时候妈咪还是会拿些小事骂我,但我现在并不怎么在意就是了。

  狂风过后,又回归平淡,即觉得庆幸又感到失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