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花是个妙人,可惜就是脑子没我好使,说谎说得太不地道,这么快就让我看出了破绽。

  想来江湖上的传言也未必都是空穴来风,一指花这个人的美貌和贪婪,倒也是传的实打实。

  他和江月明两个人混在一起,也算是个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不用费尽心思猜了,就让贫道告诉你吧,你其实演得很好,只不过没有算到我认出了江月明身上的伤。”

  我看着一指花不动声色的脸,笑眯眯的说道:“江月明第二次遇到我时候,是在进行传承仪式的过程中逃出来的吧……”

  这就好比,一个屠夫怎么会对一块肉产生怜悯呢?屠夫会做的,只有让肉帮他得到最大的利益……

  一指花没了笑,皱起了眉,说道:“我出刀很少,江湖上没几个人伤在我手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用手撑着脸,笑眯眯的看着一指花的眼睛,缓缓开口说道:“天机不可泄露……”

  一指花听到果然很震惊,而后狐疑的反驳道:“你怎么会是天机阁的人?”

  一指花的反应很正常,要知道,天机阁掌管江湖和朝堂百年来的机密,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号称无事不知。我一个连封天铭玉都不知道的小道士,又怎么会是天机阁的人。

  是以,我继续笑眯眯的看着一指花忽悠道:“贫道看书向来只看感兴趣的书,天机阁藏着那么多书,可惜的事贫道连它的十分之一都没看完……”

  我虽不是天机阁的人,但我师父是天机老祖的酒肉好友,勉强来算,我也算天机老祖的半个师侄。

  其实,我是有个机会入天机阁的。

  那年师父和天机老祖打赌赢了,因为事先没有立下赌注,所以师父赢了之后反而在那里愁的挠头抓耳。

  抓着抓着,就抓到了我又在师叔的园子里祸害花草。那时我还没有下山,整日在山上玩些占山为王、水淹七军一类的事。师父见我太无法无天,所以想干脆把我扔到天机阁磨磨性子。

  奈何天机阁弟子天资要求颇高,入门级的要求都是过目不忘。

  m酷)匠}网W永gO久)8免iQ费看小说}v

  我一个记性普通的凡人,怎么能高攀得上天机阁那群就差没喝水度日的仙人。

  后来在我的抵死不从之下,我和师父都做出了让步。

  之后,我被天机老祖关在了不可楼三个月。出来我也没回邙山,直接奔江湖做道士去了……

  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现在想想还是觉得,这人哪,要多读书……

  我确实知道一指花的部分事,那是在当时最新一期的江湖刀谱上看到的。那个江湖刀谱每十年便重新编订,写的都是武林刀客的招式和他们刀口特征。我只记下了前两页,一指花自然在上面。

  “花兄不信?”

  我慢条斯理的说道:“不信也没有关系,花兄只要知道贫道已经知晓了你的目的就好……”

  一指花已经完全放弃了和善的面孔,开口说道:“既然方姑娘都知道了,那在下也就没有必要留着方姑娘的性命,本来想着拖几天给方姑娘灌药,现在也没了必要,在下这就让江大统领和昌平公主去准备……”

  我挑了挑眉,实在没想到一指花翻脸居然翻得这般快,一点都不按常理出牌。

  不过,我喜欢……

  “花兄这么快就想要我的命?”

  我抬头望着一指花问道。

  一指花没有回答我,脸上挂着一摸阴笑,而后向门外走去。

  “花兄这么确定能要的了我的命?”

  我在一指花背后悠悠说着,一指花转眼就被人砸昏在地上。

  我看着连门都没有出就倒地上的一指花,叹息道:“我也很惊讶,你这个智商在江湖上是怎么活下去的。”

  站在一旁的黑衣人听到我说的话,不着痕迹的笑了一下。

  我看着他,喊道:“陆……”

  话还没说出口,我便两眼一抹黑的被人扛了出去……

  不过一刻钟左右,我便被人放了下来。

  我看着眼前陆呆子的笑脸,埋怨道:“你出来的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没问到正事儿呢!”

  依旧是那个温柔的语调,陆呆子笑着说道:“阿阳,你生气了……”

  陆呆子每次都这样,从来不烦我,不骂我,也不和我吵架,而且从来都是笑着先示弱。这让我每回朝他发火,都感觉一拳打到了棉花上。

  这让我真的很生气,却真的让我对他无可奈何……

  我叹了一口气,真的觉得很累。抬眼对上陆呆子的眼神,我很疲倦的说道:“陆瑶风,我来问你,一指花的千方百计是为了钱,吕良一的千谋万算是为了权,那你的处心积虑,又是为了什么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