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从床上醒来时,又见到了一指花。

  窗外是白光一片,想来昨日大雪是下了一夜。

  一指花坐在我的床头,笑的好似看见一块上好的五花肉。

  “昨日你和江月明在厨房干了何事?”

  我拿被子盖住头,利落的向里滚了一圈,并没有答话的意思。

  “江月明今早衣衫不整的到我房间里来,要我开一副治伤寒的方子给他。”

  一指花的声音不急不缓,好像在跟我说着一个闲话。

  “其实我并不想知道你们昨晚做了些什么……”

  我将脑袋捂的更严实了些,却还是听见一指花在床头风轻云淡的说着:“即使你们两个昨晚做了些什么,我也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意思……”

  “昨晚他在厨房喝酒,我在厨房喝酒吃肉,他醉了睡厨房,我没醉睡房间……”

  我将被子狠狠一掀,阴阴沉沉的盯着一指花。

  其实,江湖道士有很严重的起床气,尤其是在醉酒之后的早晨。

  陆呆子和祁玉堂从来不敢在早上触我的眉头,因为这个时刻通常是我人生中杀气最浓的时候。

  师叔常对我说,若是我杀人的时候有这般的气势,在江湖上我的地位绝对能比陆呆子强。

  杀人先露气,我此时确实有点想对一指花动手的意思。

  看着一指花摸住腰间的手,我重新盖上被子,清醒了下脑子,然后说道:“江月明伤风感冒关贫道什么事?”

  一指花没放下腰间的手,但声音却还是刚才的调调,随意的说道:“可巧的是,今天江月明衣衫不整的向我问药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对他有意思的女人……”

  我利落的露出头,脸上终于露出一点好奇,低沉的问道:“昌平公主?”

  昌平公主是当朝的三公主,小名唤作伶俜,一出生就获得了“昌平”的封号。

  在这个后宫佳丽三千,年年月月都有女人生孩子的后宫里,昌平公主算是一位及受皇帝宠爱的公主。

  陆呆子说,昌平公主的母妃婉妃是皇帝最爱的一个女子。但可惜的是,婉妃生昌平的时候难产死了。宋帝后来将昌平交给皇后抚养,皇后只生了太子一个儿子,所以对于昌平这个公主很是喜爱。

  作为拥有皇上和皇后两人宠爱的昌平公主,当然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时连太子都不得不退让三分。

  但能让我一眨眼就想出昌平公主名号的原因,还是她那府里的十一位面首。

  昌平公主今年二十一,尚未成亲,府内有十一位面容英俊,风流倜傥,才华横溢的面首……

  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却没有人敢说公主的闲言碎语,所以,这便成了本朝中又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先前说了,江大统领长得极其俊美。俊美到将他丢在小倌馆里,单凭这长相,绝对红遍大江南北。

  我还是很羡慕昌平公主的,能将自己喜好美男的事,扩充的如此明目张胆。

  昌平公主对江月明感兴趣很正常,但我疑惑的的是,昌平公主何时替太子做事了?

  “果然是江湖道士,这么快就猜到了。”

  一指花赞叹道。

  “承蒙花兄提点……”

  我起身说道。

  我可没忘记一指花先前说的传承一事,更没忘了一指花今日是来给我灌药的。

  江月明此行找到了宝藏所在地,现在要做的则是将封天铭玉纹身转移到昌平公主身上。

  三日已到,我望着一指花空空如也的手,说道:“这药,还得挑个吉时给我灌?”

  “我说了,我想救江月明……”

  一指花看着我说道。

  我有些疑惑,问道:“所以你的计划便是不给我灌药?”

  一指花没有否认,说道:“暂时想不出什么别的法子,只好将时间拖一拖,一直等到有人救你的时候……”

  有人要来救我,自然是祁玉堂和陆瑶风。

  不过打群架这种事,两个江湖上的大盗显然还是对跑路比较擅长。而且就算陆呆子他们能打,对上江月明的阵仗,人数方面,怎么想都是我们吃亏。

  “按这个架势,你不会是想要陆呆子来偷人吧?”

  一指花笑了笑,翘起兰花指说道:“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飞天双盗,按理来说偷个人应该是轻而易举,再说了,你以前被困不都是被他们偷出来的吗?”

  一指花说的是实话,陆呆子的轻功举世无双,在这江湖上还没人能飞的过他,以往的我被困,通常都是被他神不知鬼不觉的扛出去的……

  “既然你这么想,干嘛不直接背着江月明将我偷偷放出去呢?”

  我问道。

  朝镇司想关住一个人,就必定放不出一个苍蝇。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就凭一个皇室的名号,也别想弄出如此声名赫赫的残暴名声,更别提什么“小儿止夜啼”这样立竿见影的民间效果。

  要不然,是个轻功好的十天两头就飞进大狱里救人,那当朝皇上玩弄起朝野来,我想也很是心虚。

  一指花说的很轻巧,但我还是想知道他的智商低下到何等地步。

  于是,我面色淡然的看见一指花又说:“江月明虽然是这些人的统领,但这些人同样是太子的人。我将你偷偷放出去,不仅会被他们抓到,反而还会给江月明造成麻烦……”

  我长哦一声,表示了然。

  其实按一指花说的,‘等’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方法。这对一指花来说绝对是个万全之策,但对我来说,就很容易玩脱……

  戏演到这儿,也就差不多了。

  我看着一指花那名不副实的脸,颇为诚恳的问道:“你是怎么让江月明和吕良一反目的。”

  最¤k新章节上‘酷、匠网

  一指花一顿,然后轻轻地笑了起来,说道:“果然还是瞒不了你……”

  “我先前一直不明白,既然吕良一和江月明同是太子的人,为何江月明到了玉剑山庄反而是要抢人。

  吕良一和江月明同为太子做事,却不在一个阵营,甚至连合作的想法都没有,这真的让我很奇怪。

  在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漏掉了什么。直到见到了你,一指花,我才明白,不是我漏掉了什么,而是我知道的太少……”

  我抬起眼,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笑脸,继续说道:“你从来都是个奸商,也从来只为了自己。你现在谋划的,只不过是想在这宝藏中,分得最大的那碗羹……

  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花兄……”

  先前那张平淡无奇的脸终于展现了他原本的光彩,一指花看着我,甚是懊恼的说道:“江湖道士果然是江湖道士,早知道瞒不了你,我也就不用掩饰的那么辛苦了……”

  我盈盈一笑,接到:“现在知道也不算太晚,还可以回去好好地养养你那漂亮的小脸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