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指花给我的药名唤‘千日梦’,味甜,性寒,含在嘴里有一股子的冷香,吃着是个不错的零嘴。

  可惜一指花只给了我两日的份,而我却只吃了一餐。

  这药吃多了容易产生幻觉,一日三粒刚好能解了宋菱的‘百转千回’。

  剩下的十五粒‘千日梦’我偷偷的藏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是药三分毒,我得留着保命。

  江月明似乎不想给我过多的解释,也不想与我有太多的接触。

  我很好奇,我的身世到底让江月明想起了哪些不堪回首的记忆,让这个以狠毒著称的朝廷獠牙这般的躲着我。

  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江月明的回忆大抵跟个姑娘有关,而且,最后那个姑娘似乎不在了……

  这世上不缺少身怀回忆的人,朝镇司里的人更不缺少……

  祁玉堂曾经跟我说过,朝镇司里的人,每一个拎出来写一遍,整个江北的姑娘估计得失眠好几个月……

  一指花不找我,江月明躲着我,门口连个看守的都没有,我这个江湖道士似乎混的让江月明这群人很心安……

  可惜我这个不安分的性子,注定不会安安静静的待在这个房间里。

  是以,皓月当空,冷香冻骨,我提着灯笼,循着酒香,看到了坐在屋顶一身黑衣的江月明……

  院里空酒坛子碎了一地,连个让人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我只好站在原地,望着江月明一口接着一口的喝酒,喝完了,便干脆利落的扔下酒坛。

  “上来……”

  月光里的江月明好像也染上了月光的清冷,声音干脆,让人不容置疑……

  我停了要走的脚步,觉得江月明似乎有些醉了,便笑道:“贫道恐高,恐怕不能陪着江大统领把酒言欢了……”

  江月明没有接话,依旧是一口接着一口的喝酒。

  我望着江月明等了半晌,眼瞧着手里的灯笼似乎要燃尽,便说道:“江大统领,冬日夜冷,不如随贫道进屋暖暖身子。如若不嫌弃,贫道弄几个小菜,给江大统领下酒……”

  说罢,也不管江月明如何,我便提着灯笼进了江月明正坐在上面的厨房。

  m更新_6最h◎快;n上酷、匠…网、(

  灶火刚熄不久,有些余温。灶里还煨着几盆肉菜,我端出一碟鸡,一碟肘子,然后开始生火,准备炒个花生米。

  等我生好炉火,端了小菜上桌,厨房的门就被人从外推开。

  冷风嗖嗖的灌了进来,江月明站在门口,脸颊微红,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关上门,冷……”

  我转过头说了一声,然后将碗筷摆好,自顾自的坐下吃了起来。

  一股冷意从背后绕到了前方,江月明将酒坛放到了我面前,继续看着我。

  “江大统领,贫道只是说给你弄几个小菜,可没有说过要陪你喝酒……”

  江月明在我面前坐下,将酒坛拉回自己面前,眼神却是没有丝毫放过我的意思。

  我放了筷子,替他倒了一碗酒,略微可惜的说道:“金玉阁的醉生有价无市,一年能成的也不过一百坛,寻常的人家一生都不容易喝得到。

  虽然江大统领位高权重,搜刮的民脂民膏甚多,但也请不要在贫道面前把醉生当水喝……”

  江月明闻言冷哼一声,醉眼朦胧的看着我说道:“那又有如何……”

  “不如何,只是贫道觉得可惜罢了……”

  江月明拿起我给他倒的那碗酒,直挺挺的伸到我面前,声音清冷的说道:“既然觉得可惜,那就喝下去……”

  我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的肉放到江月明的碗里,叹道:“长夜漫漫,煮酒夜谈,贫道和江大统领还是不要那么早喝醉为好……”

  说罢,我接过江月明手里的碗,将那满满的一碗酒重新倒回了酒坛里……

  “你想跟我聊聊?”

  江月明双手抱胸,后背挺得笔直,那双狭长的眼睛眯的很是妖邪。

  我抬起头,笑着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是啊,我很想和江大统领聊聊,江大统领这般的喜欢笑,为何到了贫道面前却是一张冰冷的脸,看的贫道甚是心寒……”

  江月明轻靠着桌子,眼角忽然带起了一丝嘲弄,说道:“你喜欢我?……”

  我挑了挑眉,诚恳的说道:“是啊……”

  “我还以为,你喜欢的应该是陆瑶风那种温柔脸……”

  我轻笑,说道:“贫道喜欢美人,所以不论是江大统领,还是陆呆子,我都喜欢……”

  江月明低垂下眼,目光悠远,轻轻应道:“哦,是吗……”

  我不急着江月明的答话,毕竟这夜还很长,足够我们两人将所有的事情说清楚。

  我低头吃着面前的花生米,江月明给自己一碗又一碗的倒酒。一时间,我俩都无言……

  后来我觉得一个人吃花生米太过无聊,所以拿过了酒坛给自己倒上了一碗,陪着江月明一碗接着一碗……

  酒过微醺,我迷离着眼开口道:“江月明,说说你心底的那个姑娘吧……”

  江月明低声浅笑,答道:“好啊……”

  “但是你先告诉我,你这么些年,过得好不好?……”

  江月明扶着桌子,极其认真的看着我。

  我露出一口大白牙,闭着眼嘿嘿笑道:“不好!”

  “你知道吗……”

  我将酒碗嘭的按在桌上,左右比画道:“我那个世外高人的师父,又、跑了!跑了就跑了……但是!陆呆子做的菜,特、别、的、难吃!而且在山上,我那个英俊的小师叔、天天、逼着我们、喝、补、药!你,你说我一个、姑娘,喝什么、十全大补牛鞭汤!”

  说到这儿,我那张红透了的脸由衷的高兴,举着酒碗说道:“嘻嘻……幸好我跑下了山,见到了这山下的花花世界!来!为这山下的大好世界,干!”

  说完还不等与江月明碰碗,我就咕咚一口下去了一碗。

  “那你呢?江月明,你的那个双生哥哥呢?你做了朝廷那么大的狗腿,糟了那么多人的记恨,为何江湖上从来就没有你哥哥江明月的消息……”

  江月明一顿,轻轻的放了酒碗,而那张妖孽的脸上浮起了一丝苦笑……

  “都这么多年了……你要是不问,我都已经忘了……”

  说完江月明拿起了桌上酒坛,仰头便将剩余的酒喝了个干净。

  我笑的醉眼朦胧,半个身子都已经瘫软在桌上,叹道:“怎么可能会忘呢?这是你此生最刻苦铭心的记忆,你藏的了,埋得了,唯独就是不能忘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