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月明那日掳走我,却并没有离玉剑山庄太远,反而还是在我们当初落脚的十方镇客栈住下。

  令我惊讶的是,玉剑山庄并没有我预期中的反应,看不见吕良一带着人浩浩荡荡的从山上下来找江月明寻回他岳丈的场子,实在是令我有些失望。反观于江月明,他带着我在这里住的倒很是心安。

  至于陆瑶风和祁玉堂,我自那日醒来便没有看见他两的踪影,按说那日江月明那么大的动静将我掳来,他们两不会不知道。

  玉剑山庄为什么没人下来找江月明麻烦我懒得知道,但他俩没人下来找我叙叙旧我就实在是不理解了……

  莫不是他俩终于开了窍,都觉得各自才是自己的另一半,于是互通了情义之后,决定丢下我这个拖油瓶,从此私奔到天涯海角?

  可见两人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带上一个我又有何妨?这世道险恶,不容异邪,还有哪个姑娘能如我这般心甘情愿的替两人遮掩。

  我还想着,等拿了那笔宝藏之后,我们三人便分上一分,如此看来,那宝藏注定是要被我独吞了……

  江月明自那日出了我的房门,就再也没有进来过。吃饭打水还有监视,全是吩咐的小二。

  其实不必用他这么费心,如今还有十多天便是过年了,虽说此地在南方,可天气是一天比一天的阴冷。

  我自失忆以来便是怕冷,如今更是恨不得日日吃喝在床上,根本下不了床。

  阿菱的毒让我在三天后又发作了一回,但这回没能让我昏死过去,看来阿菱制毒的火候还是不够。

  那日我迷迷糊糊的疼到半夜,突然被一股冷风给吹醒了过来,我睁开眼,看到了江月明下巴上的胡茬。

  “你醒了?”

  江月明将我头上吹开的棉被裹好,而后将我捆在了他的胸前。

  “我们需要连夜赶路,今晚你可能睡得颠簸了点……”

  我看了看他周围的几匹马,而后在他胸前蹭了蹭,说道:“你不等人了吗?”

  江月明拿起侍卫递过的马绳,而后对着周围命令道:“走!……”

  自那之后的几个晚上,我睡得都很颠簸。但那一路上,我是睡一阵迷糊一阵,早已经分不出什么白天黑夜。

  等到我以为我快要归天的时候,我却是猛然清醒了过来。

  然后,我又在我的床头看见了一个人。

  不是江明月,是我和祁玉堂都很好奇的一个人。

  ——江湖名刀一指花一指花善刀,但他的刀却又不是一柄刀,而是一根两指粗的六棱刺,长短不过半臂,小巧而又精致。

  SE酷《匠)1网KN唯一U+正版V,}n其他都(是,&盗0@版=

  虽说用得是刺,一指花使得却是刀法。而且刀法极高,江湖上鲜有刀客打得过他。

  他是江湖名刀,我是江湖道士,按道理说扯不到一块儿去,但凑巧的是,我们两人在走到哪儿死到哪儿这一点上尤为的相似。

  不同的是,我是众人因我算命而死,他却是众人因他殉情而死。

  故此,我与他在江湖上并称江湖双杀。

  虽说我和一指花并称江湖双杀,却一直无缘相见,只是在江湖传言中,听说了一些他的事迹。

  江湖上说他风度翩翩,男生女相,引得江湖中的世家子弟纷纷倾心于他,皆愿为他殉情而死。

  江湖上说他白衣飘飘,心狠手辣,但凡入了他眼的男子皆要逼上床榻强行云雨,最后那些男子都被他逼得羞愧自杀而死。

  江湖上还说,一指花是个练了邪功的瘦弱公子,每日不得不与数十个男子相合,不然就得经脉自爆而死。而那些已经死了的公子都是被他吸尽阳气,心甘情愿而死。

  不管怎么传,江湖上都是说一指花好男风,而且有人因他而死。

  但我左看右看,都觉得眼前这个小眼睛男子都不像传闻中的一指花,更不像我与祁玉堂想象中的一指花。

  长得不算是漂亮,只能称得上好看,而且是那种丢在人群中不能一眼认出来的脸。唯一能称赞的,就是那浑身人模狗样的气质,似乎和我师父有的一拼。

  他不该是个刀客,应该是个奸商。

  我与他两眼相对,好似神交已久,又略有些惺惺相惜的叹道:“你对江大统领已经痴心到如此地步了吗?”

  可见道士也有看错凡人的时候,一指花捋了捋鬓角,狭长的眼睛转的颇为荡漾,浑然没了方才正经模样,风流的对我笑道:“我是为了方公子而来……”

  其实我挺喜欢一指花这类人的,活的人模狗样,舌灿莲花,对谁都是一副好说好说的风流样子,但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盘算着什么。

  不同于那些江湖上的名门正派,也不似中原里的邪端魔教,一指花这类人是亦正亦邪,谁也看不清他什么时候倒戈相向,又什么时候鼎力相助,或是冷眼旁观。

  就是这么点子的猜不透,让我拜了如今的师父,认了如今的师兄。

  人心是个好玩的东西,我做道士便是为了那识人断相的成就感,一指花这类人的出现,我自是欣喜的,毕竟,谁也不愿意永远玩些没有难度的游戏。

  所以,我现下见了这一指花,不免露出了一张欣喜的脸:“哦?花兄为何这般说?”

  一指花凑上来,开始对我这张脸动手动脚:“方公子长得颇为不错,如今我见异思迁,心仪上方公子了。”

  “那江大统领该是伤心了,没想到第一次喜欢上的人居然是这般的朝九晚五。”

  一指花绕着我的头发,慢条斯理的说道:“喜欢我的男子这般多,伤心的不差他江月明这一个。”

  “喜欢我的男子很少,但花兄可能要在我身上伤心一回了。”

  一指花抬眼,手底下一顿,疑问道:“这是何解?”

  我笑眯眯的看着他,学着他的语调慢条斯理地说道:“花兄喜欢的是男子,奈何我却是个女子,是个云英未嫁的女子……”

  我与一指花相视而笑,一指花更是笑出了声,说道:“江月明,你这会带回来的东西还真是有趣!……”

  说罢,眼前的房门应声而开,江月明依旧是那张邪魅的脸,只不过有些铁青。

  “哪里哪里,花兄谬赞了……”

  我笑着回礼,眼睛却是来来回回的扫着江月明。

  那日昏迷中睁眼也就看到了他的下巴,如今醒来第一次看全他的脸,心境是颇为不同。一想到那日客栈里的谈话,我的心就是一紧,说不出的心酸。

  江月明不理会我俩,只是单刀直入的问一指花:“她的毒如何了?”

  “所幸不是苗疆毒王亲自配的毒,你拿不到解药也不大紧,就是让方兄多受些苦罢了。你的事,也受不了影响。”一指花说罢,收回手,端端正正的坐着回答道。

  “那就好,三日后,公主便要来此地。无论你用什么方法,都要让她清醒着。”

  一指花摆了摆手,答道:“我办事,你放心,三日后保证还你一个清醒的小道士。”

  而后转身,对着江月明淫笑的问道:“江统领是要光着的,还是穿着衣服的?”

  江月明用那顾盼生辉的眼横了一指花一眼,默默地扫了我一眼之后,便转身出去了……

  一指花见江月明走后,从身上拿出一个布包,在里面拿出大大小小的银针摆在我面前。

  我眉毛一挑,笑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江湖名刀居然还是个大夫……”

  一指花不为所动,有条不紊的朝我身上扎着针。

  “我是个大夫很让人惊讶吗?”

  我点点头。

  “江湖险恶,多学一门本领自是好的。倒是你……”

  一指花抬眼,说道:“在江湖上名声混的这般大,却没想到人居然是个傻的。如今有人要你性命,你不怕吗?”

  我故作惊讶的张大了嘴,说道:“我怎会有性命之忧,我来这儿不是分宝藏的吗?”

  一指花盯了我半晌,而后低下头,一边扎针一边对我说道:“你确实该惊讶,因为我不仅是江湖名刀,还是个秘药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