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着陆瑶风在房间里睡觉,我一个人出去找厨房吃早餐。

  找吃的这件事,是祁玉堂的特长。方才他跑了,估计也是摸到了玉剑山庄的厨房里。

  我本想找人问一下路,可走了许久,却一个人都没见着。

  我看了看头顶的太阳,摸着下巴寻思自己是起的太晚还是太迟。这种时候,不应该都去厨房吃饭吗?

  我慢慢悠悠的在周围晃着,不知不觉走上了前厅的路。

  “哎呀!!”

  眼前忽然飞过一个食盒,我惊讶的转过头,却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被撞飞了起来……

  我那可怜还没吃饭的老腰啊!……

  “公子,没事吧!”

  耳边传来一连串的噼里啪啦的声音,我又是揉腰又是捂屁股的在地上哀嚎。

  撞人的小丫头长得挺可爱,一身嫩绿芽黄的长裙穿的尤为俏皮。但被我这么大动静有点吓懵了,一个劲儿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两只手想扶我起来,却实在没地方下手。

  “阿菱,你没事吧!”

  耳边又来了一个声音,竟是连岸那张温柔脸。

  “连哥哥,这位公子……”

  小丫头话还没说完,连岸两眼一瞪,我陡然就被连岸拎着后衣领子提了起来。

  “连哥哥,快放手!!这位公子快断气了!!!!”

  最后,我被两人手忙脚乱的扶着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两人低头耷耳的站在我面前,活脱脱一对犯了错的小孩儿。

  我扶着腰,长吸了一口气。

  刚刚这小丫头摔倒的时候应该用了千斤坠,我这块老腰要是掀开衣服看估计都紫了。但眼下连岸看我的那眼神着实不符合他那张温柔的脸,我猜他刚才把我差点勒断气应该是故意的。

  看到这儿,我不禁叹了一口气,温柔的拉过阿菱姑娘的说,和颜悦色的对两人说道:“放心,我喜欢的是男子……”

  阿菱那张红扑扑的脸霎时就白了,嘴里惊讶的说道:“断、断袖!”

  要说我行走江湖就一身道服,加上胸平又比寻常女子生的高大,着实骗过不少人的眼睛。阿菱这种初出茅庐的小姑娘,不像吕良一那种识遍江湖春色的老江湖,认错我也是情理之中。

  连岸昨晚在吕良一身边,自然也是知晓我的身份,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一脸歉意的看着我。

  我松开阿菱的手,点了几处穴道,腰上的疼痛终于缓了缓。

  “这位便是阿菱姑娘?”

  我促狭的看着连岸,连岸脸上不自觉的飞起几丝红晕。

  “咦?!公子认得我?”

  阿菱倒是有些惊讶,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我。

  “这位是庄主昨日请来的贵客,是江湖上有名的断命道士。”

  连岸陡然截住我的话,我眉毛一挑,笑吟吟的起身,对着阿菱作揖道:“贫道方佟阳,见过阿菱姑娘……”

  阿菱见我如此正式的模样,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摆手说道:“方道长不必客气,叫我阿菱便好……”

  我直起身,继续说道:“那阿菱也不必如此客气。我虽有个断命道士的名号,但如今已是俗世之人。若是可以,阿菱便叫我一声佟阳哥哥吧……”

  “方道长是要到前厅去吗?”

  连岸冷不丁的又插了一句,我看着他,风度翩翩的说道:“在下不小心迷了路,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前厅。”

  “佟阳哥哥是要回房间吗?”

  阿菱脆生生的问道。

  我摇了摇头,坦然说道:“在下是要去厨房吃早餐。”

  只见阿菱笑的两眼弯弯,说道:“佟阳哥哥才到玉剑山庄,一定是不知道。我们庄内的弟子都是自己做饭的,每个弟子的房间都有炉灶,弟子每月取个人的瓜果蔬菜,平时都是各吃各的。除了节庆盛典之外,庄内的大厨房都不会做饭的。

  若是来了贵客,庄内会分配出弟子掌管客人的一日三餐,然后送到客人的房间。

  咦?!佟阳哥哥,今日难道没弟子给你送早餐吗?”

  我扫了扫连岸,见他似乎不想解释的样子,于是耸肩说道:“估计是吕阁主想饿死我吧……”

  阿菱见我一脸无奈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佟阳哥哥,你真是太有趣了!……”

  而后阿菱笑吟吟的又说道:“既然佟阳哥哥还没吃早饭,不如到我那儿去吃,我今早做了很多的红枣银耳粥,就当是向佟阳哥哥赔罪好了……”

  我点头应道:“好啊……”

  一声巨响将我的回答掩盖的干干净净。

  连岸、阿菱和我皆是一惊,随即反应过来朝着前厅的方向奔去。

  等过了厅门,就见前厅外黑烟缭绕,前厅的房子已然毁了三分之一。

  “江月明!你当真以为玉剑山庄无人了吗?!”

  一前一后两道黑影从浓烟里闪过,而后在前厅的练武场停住。

  江月明依旧是一副阴柔的样子,狭长的眼睛透出一种凌厉。

  宋封拿着长剑,与江月明相对而峙,脸上的神情早已是怒不可遏。

  两人的背后是浓烟滚滚,之间是清尘飞扬。我在此远看着,觉得两人的架势霎是威风凛凛,不由得想要拍手叫好……

  “爹!”

  阿菱见两人剑拔弩张,不由得想上前,却被连岸一把拦住。

  “阿菱,你呆在这儿,我去帮师傅……”

  说罢,连岸脚尖轻点,霎时便飞身到了宋封身边。

  有趣!

  我习惯的摸了摸我那不存在的假胡子,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的这幅场景。

  看来,江月明和吕良一两人之间的联盟并不是太友善啊……

  正当我意味不明的笑着时,江月明的眼光霎时看向我这边,我脸一僵,自觉地站在了阿菱的身后,拉住阿菱的手,说道:“阿菱,我们两就在这儿站着吧,高手对决,小心伤及无辜……”

  “江月明,你不要欺人太甚!枉我念你是江大哥的遗孤,对你百般容忍,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触及老夫的底线!你这般认贼作父,对得起九泉之下的江大哥吗?!”

  江月明冷哼一声,嘲讽的说道:“相较于我的认贼作父,宋庄主当年所做之事,难道就对得起我那九泉之下的亲爹吗?”

  宋封被江月明这句话噎的青经乍现,脸色通红,不由得怒骂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臭小子!难怪会做了朝廷的恶犬!秉性如此,当初我就不该收留你,应该让你死在你们朝镇司手里!”

  我在阿菱身后眉毛一挑,继续听着江月明用他那阴柔的声音说道:“宋庄主救我,难道不是问心有愧?”

  而后江月明笑着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不不不,玉剑山庄的宋庄主可没有这么好的良心,玉剑山庄的宋庄主从来就是别有用心……”

  “你!”

  宋封此时已经被激的毫无理性了,二话不说的就开始对着江月明横劈竖刺。

  看的我在阿菱后面连连摇头,这宋庄主此时的武功可真烂,还不如连岸那个温柔脸……

  可怪异的是,连岸见宋封对着江月明出手,没有上前帮着宋封打江月明,反而是连忙将两人分开。

  江月明站在两人十步开外,忽然笑了,看向阿菱背后的我,说道:“宋庄主,既然你们不想把封天铭玉给我,那么,我就带走你们玉剑山庄的一个人吧。一个闲人换一块封天铭玉,不是很划算吗?”

  我忽然觉得浑身发冷,心中大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打架的三人齐齐向我看来,眼神或微笑,或阴沉,或疑惑……

  “你要他?……”

  宋封此时怪异的平静了起来,倘然有了一庄之主的威严。

  江月明笑的意味深长,对着宋封说道:“难道不行吗?”

  “她不是我们玉剑山庄的人,你想带走她,我们玉剑山庄做不了决定……”

  宋封的话,让连岸飞快的看向他,却并未开口说些什么,温柔的脸上已然是面无表情……

  江月明听完宋封所说的话,无声息的绕过连岸,直直的朝这边的我和阿菱走过来。

  身前的阿菱有些手足无措,连忙闪开站在一旁,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走来的江月明。

  “江大统领,又见面了……”

  见江月明离我不过几步之遥,我讪笑的对着他说着,眼睛却在四处瞄着出路。

  “方先生,今日我来找你算命……”

  高手过招,不过瞬息之间,何况吾等江湖无名之辈对决朝廷第一大狗腿。

  我原本还想着故技重施,快过江大统领的身形,而后逃之夭夭。不曾想,却在我们娇俏可人的阿菱姑娘身后失了算。

  Y!看C正版l¤章节上S酷8匠am网“

  如此,在玉剑山庄众弟子还未赶来前厅练武场明白发生何事之前,我就已经被江月明捆的老老实实飞出了玉剑山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说:

  天气好热……好闷啊……然而并没有人来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