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直起身,眯起眼睛,盯着陆瑶风说道:“那如今看来,三块封天铭玉的碎片都应该在这玉剑山庄了……”

  陆瑶风侧着头,一副惬意的看着我,说道:“其实这三块玉佩最难猜的,便是阿阳这块了。朝廷比不得江湖,江湖鱼龙混杂这么多年,藏一个人,一块玉都不难。但是朝廷不同,朝廷的主人野心很重,这么一大笔财富自然是要紧紧地攥在手里……

  痴心人那一块,看似最难琢磨到,但若是消息灵通,了解江湖秘事,自然不难猜到。

  玉剑山庄的每一任主人都号称天下最痴心的人,此生只一爱,只一念,只一得。成痴成魔,终其一生……““不对啊,宋封那个面相不像是痴缠一位女子一生的人。头尖项大,鼻梁横起,这种人,命格颇凶,注定此生散尽妻儿良友,永世孤独。他这种面相,唯一的好处就是注定此生有大作为。若他真能痴心什么,想来想去唯有铸剑这一门了。可铸剑又不是一个人……”

  陆瑶风笑道:“谁说痴心人非要痴心于人了?宋庄主正是痴心于铸剑才能当上这玉剑山庄的庄主。宋庄主痴迷于铸剑,已经到了一定的地步。到后来,这庄内日常的大小事务统统都是吕良一在打理。”

  “难怪你要透露消息给吕良一,只不过,吕良一一个阁主为什么会对封天铭玉感兴趣?玉剑山庄给他的银子不够花吗?而且,你什么时候把消息放给了朝廷?如今的三块玉佩在玉剑山庄聚齐,不会单单只是你和他们平分宝藏那么简单吧?我可不信你是想帮我查找身世……”

  陆瑶风梳着我的头发,依旧是笑吟吟的说道:“阿阳,你为何不信我呢?我这次来,是真的想要帮你查找身世,难道你真的不想知道你十三岁之前的事?”

  “师父常说,春来花自清,秋至叶飘零。我如今和你们过得很好,不必探清什么以前的事。

  师父不也说过:不记得有不记得的好处,记得有记得的坏处。我不记得,总归是前程因果,等天意一到,我自回想起来。所以,我如今想不起来又何必追究?

  倒是呆子你,为何对我的身世这般的耿耿于怀……”

  陆瑶风的手一顿,随即温柔道:“你倒是将师父说过的话记了个十全十,倘若师父在这儿,必定是要将他压箱底的宝贝都传给你了……”

  “师父还有什么压箱底的宝贝没给我?师父他老人家最疼我了,你这个掌门之位要不是我不喜欢,那儿轮得到你来?”

  陆瑶风起身从背后抱着我,暧昧的说道:“我也很爱阿阳啊,你如今要是想要这掌门之位,我也可以立马传给你,反正你都已经是我的了,你我不分彼此。”

  “既然这么说,那你告诉我,你和江月明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如今这三块封天铭玉都在了玉剑山庄,你到底是如何打算?”

  我顺势靠在陆瑶风身上,听着他胸膛的起伏。

  陆瑶风将下巴搁在我的肩头,说道:“朝廷如今准备攻打西戎和南疆,可惜太子近年来挪用国库,导致如今的国库连只老鼠都没有,更别提什么军饷。

  太子为了补上国库的漏洞,便打上了前代亡国宝藏的主意,在他爹眼皮子底下将那封天铭玉偷了出来,而后又私自联系玉剑山庄,与吕良一达成协议。

  吕良一说是江湖人,但他的家族是个没落的世勋贵族。到他这一代,家族在朝中的势力早已没落的不成样子。

  他是个孝子,他爹的毕生心愿便是在朝中重获地位。即便他如今成了这玉剑山庄的阁主女婿,也依旧秉承他爹的遗志。这也就不难想到,吕良一为何会答应太子的交易。有钱又有权的交易,谁不会答应?

  c更\新最+快k上h酷匠网

  至于我,我从来都是为了阿阳你啊……”

  我看了看房顶,说道:“我突然很想吐是怎么回事儿?”

  陆瑶风摸上我的肚子,惊讶的说道:“娘子!几个月了?”

  我继续看房顶,说道:“朝镇司从来都是皇上一个人的势力,江月明投靠太子这个说法,我并不赞同。呆子,既然你是为了我,那我就不问了……但是……”

  “老娘就是受不了你这么个故弄玄虚的样子!!……”

  我转身用被子将陆瑶风狠狠盖住,默默地揍了陆瑶风几拳,而后迅速起身朝着房间外走去。

  陆瑶风喘息着从被窝里出来,扒拉着自己头上毛,随后摆出满意的姿势,朝着正要迈出房门的我说道:“阿阳,你可知,江月明有个双生哥哥,叫做江明月……”

  江明月……

  我扶着门框看向床上的陆瑶风,嘴角轻笑。

  真有意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说:

  这几天一直在忙作业,没动笔开始写,明天又要继续肝作业……要死……但重要的不是这些,重要的是我更文这么久,你们居然不来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