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剑山庄

  玉剑山庄伫立在十座峰主峰的半山腰,饶是这样,我们全凭体力爬上去,也要一两个时辰。

  玉剑山庄为了庄中弟子的出行,自行修了一条栈道,供弟子们上下山办事以及托运货物。

  这条栈道,用的可是奇技淫巧,修的十分巧妙,凭借着天时地利,栈道上下不费一丝人力便可托运上千斤的重量。

  如此,庄中弟子上下山除了没有体力消耗,还缩短了一半的时辰。

  我吹着这山风,耳边不停地响起祁玉堂的惊叫声。

  “好厉害!!居然能自己动!!!”

  “你们玉剑山庄的人真聪明!”

  “这是怎么做出来的?真是好厉害!你们这儿的人都用它上山吗?”

  玉剑山庄的大弟子连岸并没有烦的感觉,反而一脸温和的回答祁玉堂的问题:“这是供我们玉剑山庄弟子上下的栈道,一般只有庄内弟子使用。”

  “这栈道能承受的住我们这么多人的重量吗?需不需要我们扔一个下去?”

  祁玉堂指了指还在昏迷的江月明,惹得连岸一笑:“并不需要,这栈道能承受千斤以上的重量,区区几个人,还是能承受的起的。”

  我转过头,抬眉看着在车内上蹿下跳的祁玉堂说道:“要是真的必须丢出去一个人,我觉得这个车内你最合适!”

  “小白脸你说什么?!!”

  祁玉堂这性子果然经不得玩笑,但和他开玩笑娱乐人的效果是最好的。

  “小白脸你果然移情别恋了!你和江月明见面不过三日,你居然就开始护着他!”

  我眼睛微眯,舒适的说道:“对啊,我这个人格外的喜新厌旧,与他相处了三日,与你相处了三年,我自然是要护着他,嫌弃你来着。”

  ve酷~匠…网☆.首发u

  连岸在一旁被我们两逗乐了,低声笑了。

  我话音一转,凑过去向着连岸问道:“连兄弟可有娶妻?”

  连岸见我这么一说脸上一怔,而后又不好意思了起来。祁玉堂见我们两氛围不对,连忙嚷嚷了起来:“小白脸你不要太放肆!我哥就在玉剑山庄呢,你居然当着我的面跟人调情!”

  我没理他,见连岸脸颊微红,便明了:“那便是有了中意的人?……”

  连岸尴尬的点点头:“是……”

  祁玉堂见有八卦听,忙不闹了,安静的坐在我身边侧耳听着。

  我朝着连岸抱拳,道歉道:“是我冒昧了,我是个道士,行走江湖靠的察言观色,见人不免多算两句,这是老毛病了,还请连兄弟不要介意。不过我先得恭喜连兄弟,日后你和你中意的女子必定是终成眷属,琴瑟和鸣……”

  连岸一听,棱角的脸是更红了:“先生说笑了,我和阿菱的婚事八字还没一撇呢……”

  我笑的和善,拿出了赚钱的架势说道:“连兄弟这就不对了,你难道不知道阿菱也很中意你吗?”

  连岸一惊,随即不由自主的欢喜了起来:“先生这话怎么说?”

  我伸手往我嘴上一捋,发现今天没带假胡子,而后顺势拿起他身上的香囊说道:“你这香囊做工精细,材料用了上好的云锦,而这背面又绣了你的名字,必定是一位女子特意送你的。”

  “先生怎知是阿菱送我的?”

  “这个嘛……自然也是你的香囊告诉我的……”

  “恩?”

  “你把香囊解开,里面必定有你阿菱的名字……”

  连岸听完,连忙把香囊解开来看,果不其然,里面有个用红色丝线绣的菱字。

  “先生真神了……”

  听完连岸的赞赏,我高傲的点点头。

  在这上山的半个时辰里,祁玉堂就瞧着我舌灿莲花,将连岸唬的一愣一愣。

  可惜,这个连岸知道的事并不多,他下山等我们也只是依照庄主宋封的意思。问完之后我有些小失望,真是浪费了我绝好的口才。

  上山之后,连岸先帮我们安排了客房,而后他去通报宋封。晚饭时候连岸回来了,告诉我们吃完晚饭后,他就带我们去见宋封。

  宋庄主是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人,长得不算斯文,至少那一身精壮有力的肌肉不是那样认为的,只不过,一张面白无须的脸让宋庄主显得颇为英俊。

  相比于威严的宋封,我的视线落在他身边一个穿绿色长袍的年轻人上多一些。

  那人三十多岁,随意的站在宋封后面。面容整洁,头上随意的用墨绿的簪子扎着长发,松松垮垮,两边还各留一缕。不过,这人长相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他身上那种我说不上来的气质。

  那人见着我时在笑,不是连岸那种温和的笑,也不是祁玉堂那种戏谑的笑,他的笑莫名的让我想起了调戏良家女子时那种风流猥琐,可偏偏又不觉得他冒犯,还觉得他甚是洒脱。

  倘若不是穿了我最讨厌的绿衣,我恐怕定要上前夸赞一番。

  宋封和身边的人看样子在这大堂里等了一会儿,祁玉堂随着我齐齐向宋封一揖,而后我朗声说道:“游方道士方佟阳见过宋庄主……”

  话音刚落,我便望了望他身边的年轻人,略有些迟疑。

  宋封对于我的迟疑视而不见,只是直奔主题的说道:“陆瑶风说,老夫要的扇坠在你们二位身上?”

  我一顿,而后从善如流的让祁玉堂将那块家传宝玉拿了出来。

  “扇坠在此,不知我大哥陆瑶风现在在何处?”

  “你们将扇坠交给老夫,老夫自然会让人带你们去见他。”

  “见他?”

  我闻言一笑:“莫不是这块扇坠的分量还不够?宋庄主还是要拘着我大哥?”

  宋封冷哼一声,说道:“你以为盗取我玉剑山庄的藏剑还能有小命活着?老夫现在还没杀陆瑶风已经算是不错了,这还是看在你们有封天铭玉的份上!”

  封天铭玉!?

  四个名字的玉可真是少见,看来这十两银子的传家宝玉来头不小?

  我将手上的盒子陡然一收,道歉道:“既然这块扇坠救不了我大哥的性命,那晚辈们只能另辟蹊径,重新想法子救我大哥了。宋庄主,告辞!”

  我一抱拳,转身便带着祁玉堂就走。

  这位宋庄主倒也是位急性子,我们走了不过三步,就听见背后剑气破空的声音。

  “想走!”

  宋封怒喝。

  祁玉堂早已身形一动,闪到了三米开外,生怕老子的血溅上了他的新袍。

  他奶奶的!

  可我转身之后,宋封的剑陡然停住,剑锋稳稳的嵌在了木盒上。

  幸而小道士我也聪明,转了身就拿着那家传宝玉的盒子挡着,那宋封的剑果然伤不了我。

  “哎呀呀,宋庄主为何这般鲁莽?小道士我还指望着这扇坠救我大哥呢,这可怎么好?这下是真的救不成了……”

  我嘴里叹着可惜,手上扶着剑身将那木盒子取了下来。

  虽说这木盒还未穿透,但剑锋已然是到底了,我将它取下来还是用了一番巧劲。

  宋封收了剑,自然对我没有好脸色,原本一脸严肃的脸如今跟个黑阎王似得。

  此时,他身后一直站着的绿衣男子上前来,拦住宋封说道:“方小兄弟可伤到没有?庄主鲁莽,还请方小兄弟见谅,凡事好商量,可千万不要伤了和气,不如我们再聊一聊?”

  此时祁玉堂又飘了回来,凑在我耳边轻轻吐出了一个二字,我听完一笑,看向那绿衣男子说道:“阁下是?”

  “藏剑阁吕良一……”

  吕良一这个人,在江湖上还是很有名,只不过他的名声是从一群姑娘大妈的口中传出来的。

  想当年,江湖上吕公子的大名是深藏在多少姑娘和大妈心中的一个梦。但看不顺眼的人也会骂他性子荒唐,为人骄奢淫逸。

  自入江湖以来,这位吕公子不知牵扯出多少风流逸事,又祸害多少姑娘入了相思。

  但就在几年前,吕良一突然销声匿迹,再也不曾在江湖上出现过。

  有人传言说,吕良一搞大了一位姑娘的肚子,那姑娘一定要他负责。迫于那姑娘家中的势力,吕良一只好随姑娘回去做了压寨丈夫。

  如今吕良一在这里,我倒是没想到传闻中那彪悍的姑娘居然是宋封的女儿。

  我恍然大悟一声,说道:“原来您便是宋庄主的女婿,那么我大哥一定是栽在您手里咯?”

  “陆兄弟武功不错,只不过是陆兄弟一时大意,才使得吕某侥幸。”

  吕良一在那自谦,我倒是肯定的点点头,轻声说道:“那也是……”

  吕良一笑了笑,又在宋封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便哄得宋封转身出了大门。

  宋封走了,就只剩下我们三人伫立在堂中。我好奇地看着吕良一,表示这是什么意思。

  只见吕良一朝着我们一点头,说道:“在下带你们去见陆瑶风。”

  吕良一带着我们往地牢中走去,等我们走了一长段阴冷的甬道,终于到了那唯一的牢房。

  陆瑶风被牢牢的拷在墙上,低着头,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好似被用了刑。见有人来了,陆瑶风抬起头,半晌,露出一副纯白的笑容。

  “阿阳,我快要死了……”

  我隔着栏杆,平平静静的说道:“你们陆家的人,做不成什么长情的种子,死的略微早些,也是正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云博良 说:

【章节已改】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