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剑山庄大弟子连岸
  dm更,新最。快上@酷匠J‘网

  江月明一身好皮囊如今已经破的不成样子,浑身上下十几道刀伤,道道深可见骨,如今我在一旁光是看着就让我头皮发麻。

  虽说这位江大统领长得倒是娘娘腔,但性子倒也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方才硬是拼尽最后一口气拦下了我的马。

  祁玉堂见是江月明那张阴柔的脸,不禁皱眉道:“怎么回事?江月明怎么会在这儿?”

  我探了探他的脉搏,而后又翻了翻他的衣物,说道:“人还没死,只不过失血过多,力竭昏过去了。”

  祁玉堂上前看了看江月明的伤口,说道:“他怎么会成这样?谁伤的他?”

  我掏出几粒药丸给江月明喂了下去,点了他几处大穴,说道:“看力度和刀口,应该是一指花下的手。”

  祁玉堂在我耳边笑了:“他这个样子不会是被一指花强奸未遂吧!早就听说一指花好龙阳之癖,十分喜爱长相阴柔的男子,江月明的这张脸被一指花看上那也不意外。倒是他怎么会栽到一指花手里,又能恰好拦住咱们的马?我就有点想不通了……”

  我笑了笑,颇为暧昧的说道:“你怎么知道他栽到了一指花手里,说不定是人家的生活情趣呢?又说不定,他被一指花强奸已遂了呢!?”

  “很有可能!”

  祁玉堂点点头,而后伸手向江月明的裤子。

  “哎?!你干什么?!”

  我拦住祁玉堂的手,说道。

  祁玉堂一把将我的手拍掉,一脸理所应当的说道:“看看他到底是未遂还是已遂啊?”

  我一拳打了过去:“未遂已遂干你什么事?我们还要赶路救你哥呢!”

  祁玉堂收了手,悻悻的说道:“那我们就把他扔在这儿?”

  我想了想,说道:“朝镇司每个人身上都有有传讯的烟花,我们给他的属下传个讯,让他的属下知道他的行踪来接他就行了。我刚刚给他喂了保命金丹,止了血,一时半会儿也没有什么大碍。”

  说罢,我和祁玉堂两个人在江月明身上翻了一遍,终于在江月明的鞋里找到了传讯烟花。

  红色的烟火升上了天空,在这漆黑的夜里炸出了一朵闪亮的花。

  我拍拍屁股,起身道:“好了,我们走吧!……”

  刚走了一步,寂静的夜里就听得刺耳的‘刺啦’一声。随即脚踝一紧,我便摔了个狗吃屎。

  “哎哟我去!小白脸你没事吧!”

  祁玉堂连忙上前拉我起来,风凉的道:“小白脸你这一摔太突然了,我哥偷东西都没你这么迅速。”

  我看着脚踝上的那只手,心里面问候了他们家祖宗十七八代。

  江月明虚弱的睁开眼,说道:“带我一起走……”

  我和祁玉堂一怔,又听到江月明开口道:“陆瑶风……”

  而后,江月明又晕过去了……

  祁玉堂和我又是一惊,祁玉堂连忙伸手去掐江月明的人中。

  “别掐了,再掐就真要死了。”

  祁玉堂收手,看着我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要带上他吗?”

  我看了看江月明几眼,最后点头说道:“好吧,就把他一起带上……”

  一天之后,我们三人到了十座峰的山脚下。

  玉剑山庄因藏剑和铸剑出名,玉剑山庄的开祖乃是江湖上首屈一指的十剑老人,他所铸的剑,向来是江湖中的珍品,当年,每一个名震江湖的剑客都持着他所铸的剑。

  玉剑山庄的建立,是因为千剑老人立下规矩:每一任剑主死后,不得传送珍藏,皆由玉剑山庄弟子收回生前所配之剑,放入玉剑山庄御剑阁内。后世弟子所铸之剑亦是之……

  每一位入玉剑山庄求剑之人都签下了死后由玉剑山庄收回佩剑的字据,而玉剑山庄这百年来所出的每一柄剑,除了剑客求走的,大多都收藏在御剑阁。

  但也有剑主死后,生前佩剑被别人拿走,导致玉剑山庄弟子收不回藏剑,这时候,玉剑山庄庄主便会贴出悬赏告示,报酬大多是一柄剑。

  但这种情况也极为少见,因为玉剑山庄的背后,可不止是一个铸剑山庄那么简单。可以说,与玉剑山庄为敌,就是与江湖上所有的剑客为敌。

  然而,尽管有着江湖剑客做后盾,玉剑山庄为了防止有人偷剑,在御剑阁也是设下大量的机关。除非玉剑山庄有意放水,否则绝没有人能够偷走御剑阁内的任何东西……

  所以,陆瑶风要是结了宋封这个仇家,又上玉剑山庄偷东西,恐怕陆瑶风的小命真的活不长久……

  但据我所知,陆瑶风从来都不用兵器,与人打架向来是拿着什么就用什么。最神奇的是,陆瑶风哪怕拿到了一张桌子,他也能给你打出行云流水般的优雅感。

  至今我都很好奇,陆瑶风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做过扣鼻屎上茅厕这类的事情……

  陆瑶风说他上玉剑山庄,真的是去御剑阁偷剑?

  不过,庄内的御剑阁确实是江湖上所有剑客所向往的地方。而且,玉剑山庄择剑主有三个条件:性情,非至情至性之人不能求;剑术,非剑术卓绝者不能求;样貌,非庄主顺眼者不能求……

  这三条规矩,说难不难,说简单不简单。但只要符合了这三条,在这江湖上不管是正是邪,你想要的御剑阁藏剑,庄主都会给你。

  玉剑山庄也卖剑,用来维持剑庄日常生活所需。

  玉剑山庄所培养的铸剑师,在没有成名之前,他们所铸的剑都会拿来卖。

  因为有了这一套规矩,玉剑山庄在江湖上的地位日益高涨。

  十座峰脚底下原本有个小村落,后来因为有了玉剑山庄的建立,便成了一个城镇,名为十方镇,意味四通八达之意。

  我们三人在十方镇的客栈落脚,又找了些草药为江月明包扎了一番。

  江月明在路上一直未醒,身上的伤口虽有保命金丹不至于让他化脓恶化,但马上的颠簸也让那些伤口好不了。

  “佟阳,这个小白脸怎么样了?”

  我收了针包,说道:“死不了,今天之内能醒。”

  祁玉堂插着手坐在床沿上,探身看了两眼,忽然说道:“哎?你说他之前喊得一声陆瑶风到底是什么意思?莫不是看上我哥了?”

  “你要看上江大统领了你就直说,我不会大嘴巴说出去的。好歹也是个官宦人家,你嫁过去了我们脸上也有光。至于你哥,有主了……”

  祁玉堂两眼一瞪:“你个姑娘家家想什么呢!好歹给我羞涩一下啊!”

  我翻了个白眼,说道:“不是你要我这么想的吗?”

  祁玉堂跳下床,走到桌边倒了杯水,一边喝一般问道:“我们为什么不直接杀上山去救我哥,反而要在这里落脚?”

  我帮江月明盖好被子,然后走到桌边坐下,说道:“诚然,你和你哥是盗圣,轻功好,上下十座峰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但我是个道士,除了算命什么都不会,爬山这种体力活,就算我吃的再饱也干不了。所以,我自然要选择最轻便、最省力的法子上玉剑山庄。”

  祁玉堂叼着杯子,扭头看向江月明,指着他说道:“既然你不爬山,那你救这玩意儿干嘛!”

  我托着腮,一副天真烂漫的说道:“好玩儿啊……”

  祁玉堂横了我一眼,我挑了挑眉,接着说道:“其实我们进入这十方镇,就等于进入了玉剑山庄的视线范围。

  你哥既然说让我们十五天之内到达玉剑山庄,那就说明你哥等的其实不是我们,而是我们身上的一件东西。你觉得,你和我联手就真的有可能杀进玉剑山庄救你哥?你哥可没有这么笨,将性命这么草率的托付给我们两。

  你哥纵使有性命之忧,那也是我们真没到这玉剑山庄的范围内的时候。这十方镇说是住着居民,但玉剑山庄的弟子也不在少数。我们就在这客栈等着,自会有人来接我们……”

  祁玉堂皱眉,问道:“我们身上有什么东西?我身上的金银珠宝还在我哥身上呢!”

  我朝他怀里点点头:“你哥的传家宝玉不是在你身上吗?”

  “他偌大的一个玉剑山庄还稀罕一个十两银子的破扇坠?”

  我裂开嘴,笑了笑:“世人看得懂的,他玉剑山庄自然不稀罕,世人看不懂的,才是他真正稀罕的……”

  祁玉堂倒是不深究,只是指着床上的江月明又说上了:“那这个小白脸也要跟着我们一起吗?”

  我看着床上的江月明,悠悠的说到:“他可不用我们管,自会有人来接他……”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祁玉堂起身打开门,就看见店家领了一个青年站在门外。

  “玉剑山庄大弟子连岸,在此等候三位客人多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