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确哦,这个不是用来攻击的而是用来灭火的。

  一到水柱从天而将,把那些火给浇灭了。就连空气中的湿度都高了不少,整的庚岩他们也觉得蛮凉爽的。

  “莉莉姐,你什么时候真么厉害了。”庚岩说到。

  “难道我之前就不厉害吗?”伊娜贝莉假装生气的对庚岩说到。

  “不是啦,之前你被那几个渣渣欺负的那么惨,怎么现在感觉着这么厉害了?”庚岩不解的问到。

  “哦,之前是因为刚刚吃了金系的拟态神果没有多长时间,才刚刚完成了修武者转化成修魂者这个事情,对于自己的能量掌控很生疏,不过现在我能够完美的掌控魂力了。再加上我现在依靠金系的拟态神果残存在我体内的能量突破到了魂将的境界,所以你才觉得我厉害了好多。’”伊娜贝莉对庚岩说到。

  “好的吧!”庚岩有些无语的说到。毕竟他是魂武双修,所以感觉不到那种不适应。

  “对了,咱们得快点找吃的,要不然今天晚上的吃的就没什么了,只有一只兔子,估计大家就都要挨饿了。”庚岩又对大家说到。

  “行,走!咱们今天继续向里边进军,多找一点儿吃的。”上官龙殇说到。不要看上官龙殇平时说话也不多,但是他其实是一个大吃货,对庚岩做的吃的更是没有什么抵抗能力。

  于是一群人就这样向前走着,不得不说啊!这个地方还是不缺一些动物的。这不,这群家伙这么快就遇到了一群羚羊。

  嗯?你问我有多久,也就半个多小时吧!这群羚羊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大约而是头左右,这对于这一群吃货来说,这点儿东西也就一顿的事儿,还是给省着点吃,要不然铁定是不够的。

  “双龙出窍•双龙岭•群殇。”上官龙殇看到了这些家伙,二话不说,只接就放出了自己的魂技。

  那些羚羊可是并没有向外边的羚羊那样被吓到,一个个直接就变身了。

  它们摆好了自己的战斗姿态,一个个红着眼死死地盯着上官龙殇。

  上官龙殇并指成剑,两条残龙分别从他的两个手指里边出来,飞向了那些羚羊。

  这两条龙如果不仔细看的话,人们会以为这是蛟,因为这两条龙除了少了两个爪子和一只龙角之外并没有什么,只是那仅有的一只龙角并不是鹿角的模样,而是和羚羊角一样,尖尖的,略微有些弧度。

  那些羚羊用它们的蹄子在地上摩擦着,掀起了一阵阵的灰尘。这是它们即将发动攻击的起手式。

  它们和外界的羚羊不一样,它们的胆子很大,在它们看来,虽然那两条残龙给了它们一种来源于灵魂上的压力,但是它们并没有胆怯,或许在这里,胆怯这两个字根本就不存在吧。

  两条残龙冲向了那些羚羊,上官龙殇冲着大家喊到:“它们由我来干掉,请大家都不要插手。我也要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

  “嗯,好的!你就放心的和它们打吧。”云中焰说到。

  上官龙殇笑了笑,开始专注于自己的战斗。

  两条残龙先是各自缠住一只羚羊,死死地勒住那两只羚羊,然后盯着其他的羚羊,有谁想要靠近就一口龙息喷过去。

  一时间,局面僵持住了,知道两条残龙分别吧各自的猎物勒死。

  可能是羚羊比之前的那些蝴蝶聪明的缘故,它们竟然懂得去运用队形和自身的优势。一个个分散开来四处的跑着。

  两条残龙张牙舞爪的冲向那些羚羊,就当它们快要抓住新的目标的时候,那个即将被抓住的羚羊灵敏的一躲,用自己等我角在残龙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口子,自己也成功的逃脱。

  “可恶啊!”上官龙殇愤恨的说道。

  “妈蛋,重来!双龙归窍•双龙引•龙之摆尾。”上官龙殇意识到自己刚才的攻击也许不会奏效,立马就换了一个魂技。

  两条残龙摆着自己的尾巴回到了上官龙殇那里,只不过在回去的路上一直用它们的尾巴去抽击着那些羚羊。

  “双龙角刃•龙叫归藏。”上官龙殇紧接着又发动了一个魂技。

  两条残龙的龙角都化作了两把匕首,上官龙殇一手一个,冲向了分开的羚羊。

  上官龙殇一击即退,在一只羚羊的身上留下一道伤痕就换下一个目标。知道那些羚羊有重新聚集在了一起。

  “哼,终于有聚在一起了。看着吧老子玩儿死你们。双龙出窍•双龙岭•滔天龙息。”上官龙殇看到那些重新聚集在了一起的羚羊,再次释放了自己的攻击。这是一个群体性攻击的魂技。

  酷匠w网唯…》一…'正版,(+其他都Q是R‘盗by版0v

  两条残龙的龙首从上官龙殇的肩膀那里冒出,只不过龙首比较于之前全身都出来的要小好多。只有正常人的脑袋那么大。

  此时的上官龙殇像是一个怪物,只见他肩膀上的两个龙首的眼睛渐渐的睁开了。猩红的龙眼盯着那些羚羊。

  两个龙首的嘴也张开了,“哄”的一阵响声,两股火焰从上官龙殇的两个肩膀上的龙首里发出,直击那些羚羊。

  这一击很管用,对羚羊群造成了很大的创伤,只是上官龙殇没有注意到,有两三只羚羊躲到了一个旮旯角里。

  上官龙殇看到整群的羚羊里边还有没死的,于是再一次的释放了自己的攻击。他大声的喊到:“双龙出窍•双龙岭•龙眼穿魂。”

  四道红线从那两个龙首那里发出。分别瞄准了几只羚羊,被瞄准的羚羊感觉着十分不舒服,那四道猩红的红线释放着一种让人感到有些发烫的温度,那些羚羊不安的乱动着,似乎想要躲开这些红线的瞄准。

  突然,这四道红线凝实了,变得好像四把利剑一样,直接就穿过了那几只羚羊的头颅,一粒粒血珠从上边滚了下来。

  “看吧!我整完了。啊岩,快把它们收起来吧!”上官龙殇兴奋的说到

  在那个犄角旮旯里边的羚羊头上的角发着光,似乎要预谋着攻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