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岩身上一阵金光闪烁。一道道刀气从魔纹里边爆射出来。将庚岩附近的几个人都给劈到了远方。在地下留下了一条条沟壑。

  “哎呦,,Ծ^Ծ,,不错哦。这应该是上古时期的炼体术吧!还能攻击。这应该就是什么传说中都金罡炼体术了吧。想不到庚岩这个小家伙居然有修炼金罡炼体术都资质。不错不错(*๓´╰╯`๓)♡值得鼓励。”王大叔笑着对萧天辰说到。

  庚岩大吼了一声:“刀甲神兵,刀甲魔兵。显现。”一个个由刀盾组成的甲胄或是由匕首组成的铠甲出现在了众人都眼前。

  “封锁。我要好好的玩儿一场。好久没有放手去打了。也不知道退步了没有。”庚岩继续说到。

  语音落罢。这些甲胄和铠甲包围了所有的人。化作了一道金色的屏障将所有帅级榜都人都困在了里边。

  “杀啊!”不知道是谁喊了一下子。好多人就开始向庚岩释放远程攻击。一瞬间。整个操场上都是流光溢彩,光怪陆离都。竟是有些美丽。只不过此时没有人在这里欣赏,就算是有人在欣赏恐怕欣赏的也不是这些攻击带来的景色吧!

  “哼(ノ=Д=)ノ┻━┻没意思。这屁大点儿都攻击力都攻击也好意思释放出来。禁止屏障•绝对禁令。”庚岩撇了撇嘴,不屑的说到。

  一道几乎是透明的金色屏障围绕在了庚岩的身边,替庚岩挡住了一道道攻击。其实庚岩是不想挡住都。只不过为了萧天辰的面子,只好这样了。

  嗯?你问我为什么?这还不简单吗?承受这些攻击然后用不死不伤神功去把那些攻击吸收掉多好。既不会受伤,又可以提升自己的实力。完美啊!是不是。

  “禁令解散•流散能量流•断空。”庚岩看到屏障吧那些攻击吸收了之后,缓缓的说到。

  这个屏障就这样解散,流走在一定范围之内,然后悄无声息的把人们放倒在地。

  庚岩猛地向前边冲刺。一下子就冲到了人群的密集处。大吼了一声“刹那芳华•灿烂之花•血花飘飞。”

  一个个人就这样被庚岩砍中。化成了一点点凄美的,散发着血腥味的血色花朵。在空中飘来飘去的。配合着那耀眼的阳光,正如那名字一样。刹那、灿烂。

  那些人们看呆了。傻了。这是怎么回事(・o・)是在变魔术吗?好好的人呢(=゚Д゚=)怎么说没就没有了。

  “天煞一刀斩•斩人。”庚岩再次释放了攻击。一道刀气从不大的刀锋崩射而出。然后在在行动的过程中不断的变大。就这样又是斩杀了好多人,不过萧天辰怕他摧毁了建筑物,所以只好把这道攻击抵消了。

  “靠(* ̄m ̄)师傅,你咋又出手了。”庚岩不满的说到。

  “我要是不出手这些房子怎么办啊?你陪啊!”萧天辰反攻到。

  “算了-_-||你开心就好。天煞一刀斩•空斩。”庚岩喊到。

  顿时以庚岩为中心,直径三十米之内的人顿时感到自己的腹部疼痛难忍。然后他们就感到自己的体内有什么东西在切隔着他们的身体。

  aj酷匠;、网\正“版首!●发eo

  一个眨眼间。没错,就是这么一个短短的瞬间。那些人们就变得像是被腰斩了一样了。一个个从肚子里边被砍成了两半儿。血和肠子流了一地。把地面都染成了血红色。

  “金剑戮天•戮仙剑阵。”庚岩又是释放了一个攻击。一把把巨大的剑出现在了天空的上方。一丝丝的刀气萦绕在那些金剑的表面上。

  那些人想要躲避。但是他们却是发现这只是徒劳。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因为这个东西尽然可以对目标进行追踪。

  “雷之天灾•雷之瀑布。”庚岩为了节省时间,只好用了一个雷属性都攻击。那些被击中的人们都是抽搐着倒地不起。口中甚至是泛起白沫。不省人事。

  这下子,金剑几乎就都有所用处了。每一把剑上都插着一个人。眼中瞳孔溢散,显然是已经死了。庚岩一直以为这都只是一场游戏,根本就不会死人,单数他现在似乎也是有些迷茫了。那些人……为什么已经跟死了看起来一模一样。

  似乎是看出了庚岩的疑惑,萧天辰冲着庚岩点了点头,示意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死。庚岩这才又放心的跟那些人杀了起来。

  “靠TM的(* ̄m ̄)这TMD还怎么打(゚o゚;你们谁愿意打谁打,反正老子是不打了(;`O´)o”不知道是谁喊到。

  在特定的场合,特定的话会引起意想不到的效果。这句话就是。无数的人都向着边缘跑去,试图跑到安全的区域。

  就当他们快要出去的时候,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动了。一个个迅速的把那些人斩杀。那些人却是没有办法。

  因为他们既不能和这些甲胄和铠甲讲道理,二是他们的攻击对这些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根本就没有作用。连一道擦痕都没有。

  “雷之天灾•落雷引。”庚岩说到。一道道紫色的雷电从天而降,劈在了一些人的身上。直接就把它们劈死了。

  “虎王印•雷电加成。”一个巨大的血色的王字被紫色的电流围绕着印向了慌慌张张都众人。把那些人直接就给印死了。连身子都成肉泥了 还是熟的那种。

  “最后一击了。天煞一刀斩•扫荡。”庚岩说到。一道道刀气纵横在人群当中。把除了庚岩只外所有战斗的人都给砍死了。

  接下来,一道白光笼罩在了所有人的头上。所有人变得和战斗之前一样了。生死就不说了。就连一道伤口都没有。“好了。都回去修炼吧!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这次的期末考试可是很难都。要有心里准备哦。”萧天辰说到。把那些人都给赶走了。

  随后就对王大叔炫耀开了:“咋样?羡慕吧!是不是也想要一个这样的徒弟。可惜啊!你没有啊。”此时的萧天辰一脸的得瑟样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