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我去,这几个娘们儿傻呀!让她们跑,她们就跑呀!一群傻蛋。”又是那个声音。顺着那个声音看向那个声音的声源。好吧,这贱贱的声音的主人就是霍镰风。

  听到了霍镰风的话,可是把剩下的那几个女的气的够呛。用一种怨毒的目光瞪着霍镰风,心里想到:“哼,傻屌。等着,等老娘躲过了这一劫之后做了你。让你嘴贱。”不过就算如此,她们的腿还是在不停的倒腾着。生怕庚岩追上她们。

  庚岩就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她们跑,也不去追,眼里充满了戏虐的感觉,这让那几个女的有种汗毛都竖起来的危机感。

  庚岩才不管她们呢,直接把自己的气息放了出来。强大地气势直冲云霄。一股股强者的气息冲刷这在场的每一个人。这也让那几个女的跑的更快了。

  此时那几个女的在心里不可置信的喊到:“天呐!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个七八岁的小孩子居然是一位魂将巅峰的强者。这要怎么办啊!不行,为了生存下去,我要脱离这几个人,对,我要脱离她们。只有这样那个小孩子或许就不会杀我了。”

  “》更◎新|;最bb快U-上5酷Q匠E◎网x》

  就这样,这几个女的不约而同的向着不同的方向跑去。庚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残忍的冷笑。伸出一只手,向着一个人的方向虚空一握。

  金色的火焰凭空出现,化作了一只巨大的金色的手掌。将一个人抓住。火焰所具备的高温可不是盖的,那个人的衣服燃烧了起来,就连没有与火焰手掌接触的毛发也是就这样自己燃烧了起来。吓得那个女的不禁大叫了起来:“啊~。救命啊!你们几个救救我呀,我是因为你们几个才陷到这个事件里的呀!你们几个不能不管我呀!”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那几个女的依旧头也不回的跑着,就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庚岩没有管她,也是依旧用戏虐的眼光看着那个被火焰手掌抓着的女的。那个女的看到她的求救没有用,于是破口大骂了起来:“你们几个贱人,早知道老娘才不会和你们几个贱人一起过来。”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庚岩用脚跺了跺地面。一根根地刺瞬间就出现在了那个女的的下方,直接把那个女的刺了个对穿。那个女人此时就像是肉串上的肉一样,瘫软在地刺上,一动不动,只有血还在流着,很显然,这个女的死了。其他的地刺向着这个肉串,哦不,是死了都女的靠拢,把她围在了中间,就像是一个坟包一样。缓缓的收回了地面里边,成为了大地的养料。就是不知道大地愿不愿意吃这样的肉串了。

  庚岩一甩龙尾,一道龙型的元力具体化的攻击离体而出,一下子就咬住了一个人,然后又用尾巴缠住了一个人,随后爆了,这下子,欺负过伊娜贝莉的人就只剩一个了,就是那个一只都在说话的那个贱人。

  “小家伙,放过我吧,我以后不会和你做对的,我以后也再也不会去找那个女人的麻烦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什么都能给你。真的,不要杀我。”那个女人苦苦哀求着。

  庚岩笑了,用一种使人心里发毛的笑容看着那个女人,丝毫不为其说的所动。

  这下子,那个女的急了,冲着庚岩大喊着威胁到:“小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快点给老娘让一条道儿,让老娘安然无恙的出去。我告诉你,老娘可是狮虎帝国当中五品大官儿,孙尚书的唯一的女儿,孙裳红。你要是在不让老娘走,老娘整死你。听到没,小子。”

  庚岩依旧站在那里不动,那个女的继续吼道:“好,很好。这是你逼我的!就算是被学院开除,我也要把你费了,然后带回家当我的宠物。”语落,孙裳红摔碎了一块晶体,巨大的空间系能量喷涌而出。一个个穿着护卫铠甲的人凭空出现在了庚岩的面前。

  这些人二话不说,就向着庚岩杀了过来。骚乱中只听见孙裳红大声的喊到:“把他费力就行,记得要留活口。”显然,这些人就是孙裳红请来的的救兵了。

  庚岩笑了笑,他庚岩还没有把这些护卫放在眼里,区区魂将的境界而已,最高的才魂将九阶。就这样的境界,哪怕是实力在强上一个档次,怕是也只能勉强伤到庚岩吧,毕竟不死不伤神功可不是盖的。就凭这些渣渣还做不了什么。

  庚岩不紧不慢的说到:“看在你给我送来了这些玩意儿的份上,我就让你死的痛快一点。秘法•噬天吞地。”

  这是天地色变。庚岩缓缓的升空,一道道能量波纹环绕在庚岩的身边。很显然,这道波纹是这个技能的一部分。

  这个技能按理来说应该算是庚岩的天赋技能了吧,因为这是不死不伤神功自带的攻击。别人是学不来的,因为目前为止修炼不死不伤神功的只有庚岩一个。

  下边的人们,不应该说是那些侍卫们和孙裳红们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把他们向庚岩的那个方向扯着。

  庚岩在空中微笑着看着他们,只不过在那些人的眼中,此时的庚岩就是一个微笑着的恶魔。

  在中人的目瞪口呆之中,那几个已经死去的女的,包括在坟包里的那个女的都被吸了上去。化作了精纯的能量进入了庚岩的身体里。

  下边的那些个侍卫们以及孙裳红苦苦挣扎着,尤其是在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不过,你们有谁看到哪个人能够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向下用力的吗?反正我是没有。

  就这样,他们所有的人都化作了精纯的能量,进入了庚岩的身体里,到了这一刻,这件事才算是平息了。而且出来在场的人之外,几乎是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了。不过还是有人知道的。

  万诸学院的外边,一个宾馆里,王大叔在床上慵懒的躺着,喃喃道:“嗯?噬天吞地?哈哈,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不过这一次显然只是一次偶然,大圣主想要恢复到那种层次恐怕还是需要好长一段时间呀。诶!慢慢等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弗怒吹神说:

追书人数好少啊!点击量好少啊!怎么办啊!呜呜呜(┯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