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岩看到了这一幕,听到了这一句粗鄙的话语。他愤怒了。他的怒火,欲要焚天。伊娜贝莉居然被人欺负了,而且还受了伤,这是庚岩绝对不允许的。

  此时的庚岩,因为愤怒闭起了双眼,但是,他的体内却是酝酿这一场巨大的爆发。

  庚岩的浑身的毛发都改变了颜色,他的头发不再是金色的了,而是无限接近于黑色的血红色。他的指甲也是变成了鲜艳的猩红色。

  “哼,小贱人,你看见那个小孩子了吧,就是那个把眼睛闭起来的小孩子,你只要把他交给我们,姐几个就保证不在打你了,怎么样?是不是很合理呢?赶快感谢姐几个的仁慈吧!”刚刚说话的那个女的说到。

  “不!可!能!”伊娜贝莉一字一顿的说道。那种表情,无一不显露着一种决然。

  “小贱人,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了!再问你最后一遍,到底同意不同意。”还是之前的那个女的说到。她此时的表情,竟是有些狰狞,没有了一点女人的样子。

  “我说了多少遍了。想要把岩弟弟从我手中抢走,那时绝对不可能的!难道被你们几个玩死的小男孩还少吗?你们这群变态。”伊娜贝莉即愤怒,又决然的说道。

  庚岩缓缓的睁开眼睛,此时的他,眼白已经不再是白色的了,而是一种金色,在这之前的那些金色的虹膜部分,却是变成了黑色,看着更加的邪俊了。

  原本只是刚刚到达眉毛的头发也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变长了,已经是长发及腰了。这么看来,庚岩竟是有一些公主的样子。这个巨大的变化也是把在场的所有人吓了一跳。太诡异了。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猫仔,合体!第三武魂——真身武魂,合体加持!雷麒麟武魂,完全附身!刀甲神魔兵,铠化。小龙,金翼狂炎狮,全力配合我。”庚岩下意识的说到。

  此时的庚岩,已经因为愤怒而丧失了一部分的理性,虽然只是暂时的。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觉得,这里要出事儿了。

  此时的庚岩,身穿黑金色与白金色相间的密甲。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覆盖着一层细密的,透明的鳞片。一对巨大的龙翼和一条龙尾分别从庚岩的后背和臀部出现。一朵朵金色的火苗在庚岩的指间跳动着,就像是翩翩起舞的精灵。火苗的下方是和战斗形态时的猫仔差不多一样的指甲。

  只是,在这种慌乱的情况下没有人发现,小龙和金翼狂炎狮都不见了。没有人知道它们去了哪里,就连它们俩个在事后都不知道。

  庚岩二话不说,直接就动手了。根本就没有人看到庚岩移动,就已经出现了受伤的敌对的女人了。不得不说,庚岩下手非常的狠。在庚岩的眼里,男的女的都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怜香惜玉。因为庚岩还小,无论是心智还是生理上都不够成熟。

  “谁让你们对金爷金坤我的人动手了?凡事对我的人动手的人,都必须要死,今天,我就让你们归于凡尘,在地狱中忏悔吧!凡人!尔等蝼蚁,也敢犯吾神威。”庚岩下意识的说道,可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说。

  不过,此时那些女人看待庚岩的眼中却是充满了恐惧,因为就在庚岩说话的那个时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的手臂就消失了,撕心裂肺的疼痛刺激这失去了手臂的那个女人,使得她大声的尖叫了起来,竟是有一种要靠声调把人震死的感觉。

  一丝丝烤肉的焦糊味儿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伴随着这股不好闻的气味的还有那在空中飘飘洒洒的灰烬。这一切,是那么的诡异,是那么的让人不可思议。

  在场的人中,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只有庚岩自己知道,他刚才用自己锋利的指甲直接砍下来了那个女人的手臂,然后用金色的火焰把那只手臂给火化了。让那个女人没有一丝可以把手臂移植回去的可能。

  但是,愤怒的庚岩想要做的事情只有这些吗?显然不是。庚岩直接移动到那个少了一条手臂的女人的前面,一脚踢在了那个女人的腹部,一丝金色的火焰附着在了上边把那个女人的衣服全部都给烧毁了。只不过那金色的火焰并没有停歇,依旧在燃烧着,只不过可燃物又那个女人的衣服变成了那个女人。

  庚岩不管那个女人究竟是多么痛苦的嘶吼,直接又是移动到了两个女人的面前,残忍的笑着。吓得那两个女人脸色苍白。

  “请……啊!”其中一个女人想要说什么,但是 她只是说出来了第一个字,就被剧烈的痛苦打断了。

  庚岩收起了大部分的指甲,只是留了一点点指甲的尖端在外边。然后将那些指甲刺进其中一个女人的肉里。两只手同时向相反的位置撕扯,活生生的把那个女人的腿给扯了下来。

  接着,庚岩二话不说,直接就把那个女人的脑袋拍爆了,白的红的以及那个女人胯下流出的黄布拉吉的东西混合在一起,使人恶心的想吐,只不过庚岩并没有什么,依旧在进行这他残忍的玩弄。或者说是在这些人临死前的,对她们的惩罚。

  另外的一个女的吓得瘫软在了地上,已经忘记了逃跑,不过,就算是她记得,怕是也已经没有办法跑了吧。

  庚岩看都不看这个女的,直接一巴掌拍死了这个女的,没办法,失去了求生欲望的猎物对于猎手来说是没有什么乐趣的。也就是说,这个女人已经完全提不起来庚岩去惩罚她的兴趣。这个猎物……不合格啊。

  其他的女人看到了,吓得腿直哆嗦。也不知道是那个脑残喊了一句:“傻蛋吗,快跑呀!”很显然,这并不是那些女人当中的任何一个喊的。因为很明显,就算是聋子都能停的出来,这是一个男人喊的,不过这里还能有什么人呢?当然只有庚岩和他的几个室友是男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