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岩趁着狼王冲过来的那个时间空档,略微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用尽了所有的元力凝聚出了比之前坚硬和锋利了无数倍的刀,手掌上面和手背上面都覆盖了一层软金,用来保护庚岩的手。手背上面的软金上面还镶嵌这一根根的隐刺,用来偷袭杀伤对方。

  狼王的速度很快,庚岩刚刚做好这一切,狼王就到了。一爪子拍向了庚岩,并且还在上面附着了一层锋利的风刃。庚岩仓促之下只好用刀抵挡。并借助狼王拍他时产生的力向后快速的退去。并且让剑御金仙在中间拖延了一下狼王,就这么一小会,庚岩就退后了几十米远。足够庚岩去放一个他并不熟悉的魂技了。

  庚岩早已经在除了狼王其他的狼都没有战斗力之后就收回了金手狂潮。已达到了魂力大部分的回收。并且使出了一招最强的个体攻击——金剑戮天。一把金色的巨剑凭空出现。上面雕刻着繁琐的花纹,一股股金色的元素气浪从金剑的剑身中散发出来。可见庚岩对这一招掌握的并不熟悉。金剑猛然下落,剑尖朝着地面,向着狼王刺去。但是却只在狼王的甲胄上面留下了一道裂痕,裂痕里面涌出青色的液体液体散发着来源于血液的腥味儿。不过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这是一匹狼变成的。流一流血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呀。

  狼王一声怒嚎,将风属性的魂力融进了声波中,形成了声波攻击。将周围的一些东西'震成了粉尘,就来庚岩的衣服都不例外。庚岩又成了光屁溜的小屁孩了。好吧,庚岩生气了,一下子连发了两个金剑戮天。齐刷刷发叉向了狼王,狼王震开了一把,另一把则是直接刺进了狼王的屁股里,疼的它嗷嗷直叫,又蹦又跳的,狼血不断的向外喷着。

  但是接下来,令庚岩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狼王并没有再去攻击他,但是也并没有逃跑,而是开始吞食自己的同伴。每吃掉一个,它的伤势就会减轻一些,庚岩为了阻止狼王恢复,开始了对那些没有战斗力的狼的绞杀,不停的将狼杀死,然后收入储物戒里面。然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狼王不光伤势完全恢复了,就连实力都提升了不少。变化最大的就是几乎快要完全包裹住狼王的甲胄了。每一块甲胄上面都出现了一张狰狞的狼脸,可以自主的攻击。但是却仅仅限制在远攻这一方面,因为狼脸不是突出来的,所以它们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在近处咬到庚岩,而它们只有狼脸,咬什么的是它们唯一的攻击方式。

  庚岩被狼王的变化给惊呆了,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不过狼王才不管这些,直接就冲到了庚岩面前,展开了攻击。庚岩一拳头打到了狼王的眼睛上面,狼王在即将被打到的那一瞬间闭上了眼睛庚岩只是打在了狼王的眼皮上面。大的狼王的眼皮鲜血直流,但是却并没有给狼王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想象中的狼王的眼珠被打爆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

  只是这真的是庚岩给狼王带来伤害的招式吗?显然不会是。庚岩运转起了那三把金剑,使出了金剑戮天的组合技能——金剑戮天?三剑分天地。三把金剑,狼王只躲过了两把,最后一把金剑击中了狼王的尾巴,将狼王定在了那里。甲胄上面的狼脸不断的释放着远程攻击,试图阻止庚岩过来,不过,这可能吗?很显然,当然不可能。庚岩怎么可能会过不去呢?

  眼看着庚岩就要到了,狼王只好命令甲胄上面的狼脸去攻击他自己的尾巴,硬生生的把自己的尾巴给轰断了。虽然狼王失去了尾巴,但是他却挣脱了金剑对它的束缚,不是吗,有得,总会有失。有舍才能有得。狼王舍弃了自己的尾巴,重写得到了与庚岩游斗的机会。毕竟被定在那里就像是案板上的肉一样,只能任凭庚岩的割宰。连反抗都不反抗的狼,还能叫狼吗。

  狼王再次冲到了庚岩的面前,使用了自己的天赋技能狼王吞月,啊呜的一口咬向了庚岩。庚岩敏捷的躲开了,狼王咬了一嘴的草。狼王扑的一下将草和土给喷了出来,还觉得没有吐干净,于是还释放了一个小型的远程攻击。

  半空中的庚岩一记虎王印,只不过这次是用脚来攻击的。一脚踩在了狼王的腰上。狼王腰上的甲胄被踩的飞了出去。狼王的腰也受到了不小的创伤。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狼王的动作。使狼王的攻击有些无力与不准。好像喝醉了酒的醉汉一样,摇摇晃晃的。

  庚岩知道,战斗已经进入尾声了。庚岩灵敏的绕到了狼王的身后。一刀捅在了狼王尾巴所在的地方。狼王吃痛,一腿蹬在了庚岩的肩膀上,那力气大的,居然将庚岩蹬的骨裂了。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庚岩的肩膀处传来。庚岩能没有抽出刀,而是使出了他最喜欢的一招——一刀刺天。狼王被长刀发出的刀气给捅穿了。一命呜呼了。庚岩将狼王收进了储物戒。在原地吸收起了将自己受到的攻击转化的魂力和元力。在这个过程中,庚岩发现受伤的地方也可以转化成元力或是魂力。并且元力和魂力的量还是很大的。受到的伤也会随之恢复。

  最终,庚岩的魂力等级达到了魂将五级,而武士等级也到达了武士九级。这是庚岩到了兽穴巣森之后的总收获,还蛮不错的。元力修为和魂力修为之间的差距拉近了好多。庚岩只需要再去熟悉这提升的力量就够了。根本就不需要其他的什么提升修为的东西了。不过金厽果实最大的作用是改造身体,所以还是有很大的获取必要的,毕竟身体是本实根嘛。

  这时候,萧天辰认为他出场的机会到了。于是从空中落下,故意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不要问为什么,有实力,任性。

  庚岩被吓了一大跳。心里只想到:“这掉下来的什么玩意呀,怎么真么大的动静啊!”要是让萧天辰知道了自己被庚岩当成了“东西”不知道会有何感想。

  “小子,本尊观察了你好久了,看你小子骨子还不错,要不要拜本尊为师,本尊可是魂武双修的双称号尊者。你说牛不牛,唉,小子,我和你讲,连我自己都嫉妒我自己。你说说我长的帅就算了吧,怎么还能够在魂修与武修这两方面都取得这么大的成就呢?要不是我是我自己,我肯定天天自己求着自己当自己的师傅……”萧天辰这货直接就自恋起来了。庚岩此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唯一的感触就是哪来的二货啊,哪来的回那去吧。我还要去学院呢。

  萧天辰根本就不管庚岩,依旧自己说自己的:“小子,知道武尊当中那个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绝世大帅哥——天之尊者吗?没错就是我,想必你一定知道。听说过那个魂尊当中那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超级美男子刑之尊者吗?没错那位帅到天理不容,引起无数小女生尖叫的刑之尊者就是我,想必你一定也是知道的了。”“……”然而庚岩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但是庚岩最终还是同意了,因为萧天辰给庚岩的拜师礼是两颗神兽蛋,还有一条疑似蛮厉害的妖兽,一条通体星空之色的小蛇。只是不知道是什么物种,可能是水洗的幽蓝角蛇。但是这条小蛇不知道怎么回事,既然把之前的那条角莽身体里拽出的那根筋给吃了,然后小蛇就挂在了庚岩的耳垂上。甩都甩不下来。

  更,新#Z最~r快|上kl酷7%匠)网'2

  庚岩说他想吃肉了,萧天辰这个便宜师傅当的还算可以,从他自己的储物戒里面掏出了一座小山那么多的烤肉。庚岩吃的可香啦,满嘴流油。萧天辰心里却想着,不错不错,这么能吃,又本尊当年的风范。和本尊真对眼,这徒弟似乎没有收错。就算以后这小子帮不到师傅他老人家,还是可以当儿子来养的嘛。

  庚岩吃饱了,这对师徒打打闹闹的向着金厽果实的所在地走去。一边走一边聊。竟是知道了对方的好多信息。也算是这对师徒心对心的交流吧。

  又走了好几天,庚岩和萧天辰走到了森林里面,这一大一小两个吃货开始了一场和烤肉、石板肉和肉汤的大战。

  庚岩把那只巨鹰给炖了,那口感,那味道,那感觉,爽呆了。筋到的肉和糯糯的皮,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混在一起,给庚岩和萧天辰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此肉只应天上有啊!好吧,这却是是天上的。但是狼王的肉吃起来也不错啊。弹、滑、以及因为凉调而产生的凉凉的感觉。这是萧天辰做的菜,庚岩最会烤肉,看来庚岩又要再学习一段时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