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岩缓缓的走着,肚子一直“咕噜呼噜”的叫着,嘴里嚼着什么东西,手里抓着一大堆的果子.但是还是一副要饿死了的样子。

  庚岩这两三天一直都没有吃什么熟肉,生肉他又不吃。就这么一只吃水果什么的。本以为走出了那片潮湿的森林就可以找到木头了,但是,连一颗小树苗都没有哪来的什么树枝木头啊!让人怎么生火烤肉吃啊。还让不让人活了。

  就这样庚岩一直向着金厽果实的方向走着,中间又猎取了好多的猎物,储物戒里面的保鲜区都快不够用了。要不要这样啊。你就不能让我找着点能够引火的东西让我吃点烤肉吗?明明之前是有的好吗?,只是你不知道罢了。你笨不要怪别人。

  这不,庚岩还没走多长时间,就又来了一只妖兽,庚岩一把就把它整死了,但是却并没有装到储物戒里面,因为这个玩意儿太小了。于是庚岩就挂在了自己的裤腰带上面。

  庚岩现在所处的地方是草原,一眼望去,绿油油的全是草,一棵树都没有,庚岩郁闷的踩在草地上面,留下了一个个脚印,却又立即被拂过的微风抹去。就像庚岩从来就没有出现在那个地方。但是空气中却飘着一丝丝人们根本就察觉不道的血腥味儿。庚岩缺乏知识,根本就不知道这回招来草原上的王者——狼。并且,这里的狼从来都是成群结队的出现,最小的狼群都有着百八十只狼。并且这里的狼因为常年因为地盘而不断的爆发争斗,于是每一匹活着的狼都有不弱的实力。所以才成为了这片草原的王者。

  果不其然,狼群来了,而且来的还是一群全是魂兽的狼群。一样的毛色一样的属性,一样的体态,不一样的大小与性别,注定了它们之间配合默契,分工明确,也就是这些方面注定了它们成为了这一片区域当中最强大的狼群,事实上它们是这片区域的霸主。什么其他的狼群什么的在它们面前和一群兔子没有什么两样,只是费点儿力气就可以解决的了。不要说死亡,就连受伤几乎都不可能。也不知道庚岩此时是算幸运还是算倒霉。只是可以知道这家伙不出意外的话不会死。

  &2最d新|章{节D上E酷匠网

  这只狼群就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队伍'整齐,狼与狼之间的间隔始终不变就像是一直在保持着一个战斗队形一样。好吧,并不是好像,而是就是在保持一个战斗队形。并且队形还在不断的变化之中。以一种包围的架势将庚岩堵在了中间。

  血腥味儿虽然引起了这些狼的兴奋,但是并没有使它们进入癫狂的状态。这是这支狼群所独具的,其他的狼群根本就不具备,在其他狼群中,如果闻到血腥味儿,整个狼群都会进入癫狂之中,甚至是将自己的同伴撕成碎片,然后吃掉。这是狼身为野兽的本能,想要控制住本能是很困难的,但是这支狼群却做到了。这也许就是它们称霸此处的原因吧。

  虽然它们并没有癫狂,但是却并不影响它们加大了猎杀猎物的乐趣,没错,此时的庚岩就成为了它们的第一个目标。

  一声声狼嚎声响起,狼群的狼有的冲向了庚岩,有的释放着远程攻击,打的庚岩眼花缭乱的,庚岩只好尽可能的大限度的运转不死不伤神功,以保证自己不会受伤。但是错落有致的攻击使他几乎只能被动的被打,很难还手。但是庚岩想要锻炼一下自己不借助武魂的战斗技巧,于是决定不动用任何武魂,此时确实没有办法了,只好自己放宽松一些,只用自己的第一武魂猫仔,不用第二武魂和第三武魂。

  一个奇怪的帅气男子在空中飞行,路过了此处。突然又退了回来,满脸欣赏的看着庚岩自言自语到:“这么点儿的小屁孩就敢自己来兽穴巣森,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危险的地方,但是也是非常不错的了。”随后,帅气男子又盯着庚岩看了一会儿,看的下面的庚岩莫名其妙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欢喜的说到:“这小子根骨和潜质都不错耶,把他收为弟子得了,也为师傅他老人家卷土重来铺一条路。让师傅更省力气一些。唉真不明吧小师叔为什么不让我直接帮师傅。罢了罢了,这样间接的帮助师傅应该也可以了吧。毕竟师傅他老人家那么厉害。先看看这小屁孩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如果这小屁孩知道我这个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帅呆了的绝世美男萧天辰,天刑尊者要收他为弟子会高兴成什么样儿。希望他心脏够好吧。别因为心脏不好一下子太高兴了给猝死了。”萧天辰自恋了一会之后就开始观察庚岩了。

  对于萧天辰和萧天辰所决定的东西庚岩一无所知。刚刚和猫仔合体完的他信心大增啊!用力一扇翅膀,一团团旋风将周围的狼卷走,不料这些狼都是风系的,一个个凭借着旋风都给飞了起来。那家伙一个个比之前更猛了。所有的属性攻击威力都变打了不少,还好庚岩已经和猫仔合体了,要不就要挂彩了。

  庚岩也飞起来,冲到它们面前,一记虎王印打了过去,然后借机使用了猫仔的另一个天赋技能——王之急速,技如其名庚岩的速度得到了空前的提升。庚岩向后快速的退去,瞅准了时机,把翅膀横了过来,锋利的肉翼将不少的狼拦腰切开了。

  那些狼的的死并没有使其他的狼感到恐惧,反而使它们更加的兴奋,一个个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有的是狼爪,有的是狼尾,有的是狼腿,有的是狼头,也有其他千奇百怪的武魂,不过大部分都是狼身上的某一部位。然后有的狼控制它们的武魂去攻击庚岩,有的则是和自己的武魂合体。但是却又那们几只狼没有动。

  庚岩优先的攻击那些攻击他的武魂,因为庚岩知道,如果攻击他的武魂被打散,那么那些狼中会有一部分失去战斗力,变成累赘,会多多少少的影响到其他的狼。不过庚岩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借此来增加本身的修为,因为和武魂合体的比用武魂攻击的造成的杀伤力更大,所转化的量也就越大。修为提升的就越高。

  庚岩想到做到,像一只游鱼一样躲开了那些和武魂合体的狼的攻击。不过嘛?庚岩此刻却是一只食人鱼,而那些攻击庚岩的武魂就是人或者其他的小鱼,一个个的被庚岩在空隙中凝聚出的剑御金仙给打散,当让,也有好多消散的武魂是庚岩近身击散的。但是另庚岩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因为被他打散了武魂的狼,并没有被其他的狼拖到战斗圈之外,反而直接被咬死。庚岩莫名的有些后悔,还有着更加不稳定的盛怒,大声的骂了出来:“妈蛋的一群畜牲,她妈的居然连自己人都咬死。金爷我要灭杀了你们。”至于为什么是金爷,而不是庚爷或是岩爷,庚岩也不知道。只是那一刹那之间的反应而已。或许真的会关系到他之前的事吧。

  天上的萧天辰看到了这一幕,听到了这一句粗鄙的话语,笑得更加欢快了。“不错不错,不用我再给他洗脑了。省了好多事儿。”萧天辰自言自语到。

  庚岩为此用出了自己最新练成的威力最大的一招——金手狂潮。此招可攻可守,可远功,可进攻,可远妨也可近守。

  一只只金色的手掌被庚岩凝聚了起来。这些通体金色手掌有的大有的小有的宽有的窄。但是手指甲却都蛮长的。

  那些又宽又大的手掌漂浮在庚岩的附近,以起到守卫庚岩的效果,不过嘛,这些完全没有必要。庚岩会那么容易受伤吗?显然不会。于是这些守卫的手掌也就加入了进攻的手掌的行列中,而那些远防的手掌也加入了远攻的手掌当中。

  庚岩凝聚出的手掌一个都没有闲着,因为庚岩想要玩近身攻击于是全让它们远攻去了,自己则提着一把自己凝聚的长刀屠杀去了。这些个手掌还蛮好用的,一只只狼就像是风干肉一样被那些金色的手掌撕开。甚至于到了后来,那些个本是防御用的手掌勾在了一起,像一个监狱一样把大部分狼给困在了里面之前的那几只不动手狼终于动手了,中间的一只狼的武魂是一只狼王,而其他的几只狼的武魂则是甲胃的一部分,而它们的武魂正好拼成一副完整的甲胄。奇怪的是,这些狼居然是融入了自己的武魂里面,而不是让自己的武魂和自己合体。然后变成了一只身长四米的,浑身穿着甲胄的威武的狼王。

  庚岩也不管这些,飞到了狼王的面前,以及刹那芳华砍向了狼王,狼王一记天赋技能——狼王食月咬向了庚岩。这一招的威力可不小,庚岩的肩膀被咬中,流下了猩红的血液。将庚岩肩膀上的衣服染的通红。这是庚岩大大小小的战斗以来第一次受伤。蛮疼得。

  不过这样引起了庚岩的战斗欲望和好奇心,强大的对手可是非常难得的不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