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颗蛋,掉在了庚岩的头上。而庚岩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还在那里胡吃海吃。都不知道该说他点啥好了。你头上多出来点东西你难道感觉不到吗。唉,可怜的小家伙啊!现在正在庚岩乱糟糟的头发里挣扎着。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庚岩又好几天都没洗头发了,并且他每天都出好多的汗,味儿的要死。还好这个小家伙不是人,要不早被熏死了。

  那些妖兽和魂兽一钻进去,看到庚岩那正在咬肉的血盆大口,吓到毛都绿了。你丫的,居然把小祖宗给吃了,你还想不想活啊!就算你不想活,我们还想活啊!我们的兽生很美好的呀!我们可不想这样就失去了我们宝贵的并且很有可能只有一次的兽生啊。呜呜呜,你个混小子,把我们美好的兽生还给我们。这是看到了这个场景的所有妖兽和魂兽的心里。

  它们觉得,我们一定是死定了。估摸着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死的也就如此的不明不白了。但是,无论如何,这个小子一定要给我们陪葬。于是在这种心里的的驱使下,它们一个个爆发了自己的元力和魂力。随着这些强大的元力和魂力的释放。一层层气浪四处游荡。将这个坑洞变成了一个非常大的坑,更具体的说,是一个巨大的地陷洞。与此同时,它们的身上也变得洁净无比,之前为了保护那个小祖宗在草从里粘上的小树枝什么的全都飞了起来。可怜的庚岩啊!好几根树枝插进了他的鼻孔里,猩红的鼻血从里面渗了出来。而他整个人也变得灰头土脸的。狼狈的不能再狼狈了。

  在庚岩的一脸大写的蒙逼中,那些个妖兽魂兽什么的全都出来了。刀甲神兵与刀甲魔兵,甚至是庚岩的第三武魂,体武魂都自动离体,一个个全都开启了护主模式。虽然毫无疑问,这些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因为魂核等级的限制,只比庚岩高出了一个等级,不过呢,它们修习的功法也都是不死不伤神功啊!而不死不伤神功最大的特性就是防御力极强,并且可以将攻击力转化成自身的修为。并且完全没有副作用,只要你没有自大的去和比你好处五六给阶级的东西去打,一般是不会有事的。

  但是这些妖兽和魂兽的攻击力还是很高的。这些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只能勉强保证庚岩的性命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是想要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其中一只金系的魂兽凝聚出了一只金色的独角。凝聚这只独角的魂兽是一只金丝猴。本来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野兽的,但是因为它在无意中吞下了一颗金系的凝魂果,变成了一只资质还不错的金系魂兽。庚岩见到它,眼都绿了。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庚岩再有一颗金系的魂核就能再次凝聚出一对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了。这无疑会让他的战斗力有些提升。

  但是显然这只魂兽也不是什么善类。金色的独角被它抓在手里化作了一只匕首。金丝猴体型较小,身形灵活,动作多变。是属于敏捷行的,这无疑是需要刀甲魔兵来对付它了。刀甲神兵这种灵敏度不高的家伙可不容易打中它啊。

  一个刀甲魔兵自动到了金丝猴的面前,一拳打了过去,金丝猴一个灵敏的闪腰,躲了过去,同时尾巴向刀甲魔兵的腿卷了过去。刀甲魔兵将脚抬起来,瞅准时机,猛地一下踩了下去。金丝猴发出一声惨叫。但是手中的动作却并不停止。一丝丝的血迹从刀甲魔兵踩着它尾巴的那只脚下流出。金丝猴企图要远离刀甲魔兵,试图用远程攻击去拖住这个刀甲魔兵,然后等待支援。却是不曾想到。它的尾巴完全抽不出来。于是它咬了咬牙,一道金光闪过,它拖着断尾远离了这个刀甲魔兵。但是尾巴传来的剧烈疼痛使它根本就没有办法保持平衡。无奈之下,进入了暴走模式。地上的那一段断尾居然就在没有任何外力的帮助下与它自己身上的断尾接在了一起。

  暴走了的金丝猴尾巴比原来还要长,足足有两米有余。而它的身子却只有不到一米。在尾巴的最低端,一个裂缝逐渐放大,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血盆大口。就像是一条金色的,浑身是毛的蛇连在了这只金丝猴的身上。有着蛮强的违和感。

  “吱吱喳喳”的叫声从金丝猴的嘴里发出,这是一种声波攻击,只不过是因为只是针对这个刀甲魔兵的,所以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波及,不过仍旧使庚岩感觉有些头晕。不过刀甲魔兵是武魂,根本就不受这种声波攻击的干扰。

  但是,金丝猴认为刀甲魔兵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肯定躲不过它接下来的远程攻击。于是非常得意的,骚包的甩了一下尾巴。一个浑身都是金毛的蛇的虚影冲向了刀甲魔兵。只不过刀甲魔兵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于是不怎么费力的就躲了过去,并且从自己的身上抽下来了一边小匕首,用手指捏住,微微一甩。小刀飞快的射了出去。直接就把金丝猴的肩膀给射穿了。然后返回了刀甲魔兵的手里,刀甲魔兵也顺手把它插了回去。

  金丝猴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误,明白了刀甲魔兵根本就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于是它为了生存,终于放出了自己的大招,必杀技兼成名绝技。猴子捞月。金丝猴漂在半空中,一股金色的能量将它围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丝猴虚影。

  金丝猴一个翻身,整个猴以一种头朝下的姿势呈现在了半空中,那个金丝猴的虚影与金丝猴的动作并没有什么不同。并且跟着金丝猴完成了用双手抓东西,将抓住的东西送到嘴边,然后一口咬住。只不过金丝猴抓住的并且去咬的是空气,而金丝猴虚影抓住的,并且咬住的是刀甲魔兵罢了。但是刀甲魔兵会这么渣吗?显然不会,只见刀甲魔兵一拳一拳的打着,那金丝猴的虚影也就渐渐的被打出了一个直通金丝猴的通道。刀甲魔兵到了金丝猴的面前。金丝猴虽然很想抵抗,但是此时的它已经没有一丝的魂力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抵抗。刀甲魔兵将双手放在金丝猴的头上,使劲儿一抓,一颗魂核就出现了刀甲魔兵的手里,而金丝猴的脑袋却是变成了一对红白混合的碎末。金丝猴已是死的不能在死了。

  这个刀甲魔兵一下子就把这颗魂核甩给了第一开始的那个刀甲魔兵,而一开始的那个刀甲神兵手里则是拿着庚岩储物戒里的那颗金系的魂核,这颗魂核是庚岩在发现了那'只金丝猴的时候给它的。它们俩个脱离了战斗圈,整个战斗布局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只不过就那么一小会,一对新的刀甲魔兵和刀甲神兵就出现了。并且一起加入了战斗圈之中。

  此时,庚岩的头顶上的头发堆里,那个小祖宗正在努力的破壳,终于,在这个小祖宗做了好大的一番努力之后,把它的小脑袋伸出来了,因此而破碎的蛋壳里面就被小家伙给吃了。然后这个小祖宗又“努力”的“奋斗”了一番,把它的蛋壳全部给吃完了。这个小祖宗有着豹子的身形与花纹,浑身肉嘟嘟的煞是可爱。一个血色的“王”字在它的额头上。也不知道应该叫它什么。

  酷@匠K网正@版首‘?发Q

  也就是这个时候,庚岩与这个小家伙建立起了联系,就像是庚岩与自己的武魂之间的联系一样。庚岩发现了这一点。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武魂,他那第一武魂——那颗不知是什么的蛋变成了这个小祖宗的样子。

  此时的庚岩心里乐开了花。这就是完全依靠直觉来走的好处吗?不枉我不按照王大叔给我指定的路线去走了。居然这么快就整明白了自己的第一武魂。就差收小弟了。庚岩自己开心的瞎想着。只不过,他真的弄明白他的第一武魂了吗?怎么可能呢?

  庚岩终止了自己的瞎想,开始试图与自己的第一武魂联系了起来,最终,他发现,自己的第一武魂就是这个小祖宗。

  在他们的一番讨论之后,决定了,让这个小祖宗试图去阻止这些妖兽和魂兽们回去。诶?你问我它们是怎么讨论的,那个小祖宗还是刚破壳的小家伙,怎么会和庚岩沟通呢?他们怎么不能沟通呢?这个小祖宗可是庚岩的武魂好吗,他们俩沟通根本就不需要言语的。于是庚岩自认为帅气的喊到:“第一武魂!开!”一股气息压抑在那些魂兽与妖兽的心头,这并不是什么强者来了,而是来源于上位者自出生就具有着对其他物种的压制。在这个威压的威胁下,这些妖兽和魂兽所能发挥的实力只有之前的百分之八十左右。此时的它们,一个个冒着冷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