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丰收啊!

  庚岩依旧在收着兽类的尸体,这可都是肉啊。但是脑袋里却想着他挥一挥手就放出了一门强大的武技,一个眼神就放出了一个绝顶的魂技,那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只不够最后的结果却是这二货坐在餐桌上,一只只刚才被他在装逼中波及到的兽兽们被不断的送到了他的面前。那家伙,吃了个不停呀。想着想着,一串晶莹的口水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那些兽兽们看到他二逼的样子,一个个不禁想到,这只小猴子是傻了吗?口水咋都流出来了,你可是还没抢到那些问起来就很好吃的不知名的东西呢。太得意忘形了。

  于是,一个个都冲向了庚岩,可怜的庚岩,还没有从美好的幻想中回到现实呢,就被一只鹿形的妖兽给撞飞了出去,然后又被一只魂兽放出的魂技给轰向了一块大大的岩石。

  庚岩委屈机了,你就不能让我在美好的幻想中多享受一会吗?好不容易做个白日梦。你就让我好好的、安静的坐会儿白日梦怎么了?我特丫的招你惹你了啊!我有没有和你们抢吃的,不光如此,我还帮你们清扫事后战场,防止你们一不小心被尸体绊到了。你看我多么的细心呀!你们居然如此对我,简直就是一群丧尽天良、没有人性,惨绝人寰的超级狗娘演的大畜牲。庚岩愤恨的想着。当然他只是想着,他还想让它们再多打一会呢。

  但是那些所谓的畜牲完全不按照庚岩的想法来做,一个个仍旧冲向了庚岩。一边冲还一边释放着武技或者魂技。使得庚岩逃跑时的动作滑稽至极,一会跳起来,一会儿猛地往左歪一下,一会儿又向右侧一下身子,一会又突然蹲下,各种动作连在一起就像是一位患了脑血拴的病号在跳广场舞。看了会让人笑死的。

  庚岩跑着跑着,突然放了以及末世金波,,然后放出了刚刚才凝聚的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自己也加入了战斗,积极的配合这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并且时不时的空出手来去把死去的兽类的尸体收进储物戒。完完全全的就是一面倒的屠杀。

  就这样,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完全没有用技巧和配合的屠宰进行了一段时间,死了不少兽类。但是终究不得不开始使用技巧了。没办法,剩下的魂兽与妖兽都是精英了。和之前死的那些完全没有可比性。啊?问我之前死的为什么没有这些比较厉害的魂兽与妖兽。嗯,这不是废话吗?这些妖兽和魂兽都不认识,怎么可能会互相帮助呢?而且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是有自主意识的呀,所以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当然是先挑软柿子去捏了。剩下的也就只有这些比较厉害的了。

  t4酷匠g*网首-发;

  只见那刀甲魔兵纵身而起,背生一对完全由黑色匕首组成的双翼,五指部分的匕首骤然增强,向着最近的一个妖兽砍去,那妖兽还没来的急去痛呼就升天了。然后它一转腰,一把吧匕首紧密的凑在一起,从远处去看就像是一片片龙鳞。一只魂兽一爪子拍向了刀甲魔兵,却是一声痛苦的吼声,整个爪子都变得鲜血淋漓。其他的魂兽与妖兽看到了,自觉的与刀甲魔兵拉开距离,释放着远程的攻击。

  一声得意的鸣啼响起,一只完全由魂力组成的鸡爪子向刀甲魔兵抓来。那只爪子线条略微有些模糊,浑身上下缠绕这透明的火焰。随着时间的变化,那只鸡爪子越加的凝实,火焰也燃烧的更加的剧烈。上面的纹理也更加的清晰。似乎与真的鸡爪子没有什么差距。

  看起来很叼的样子,那只鸡爪子实际上也是还不错的。它穿过了一棵树,直直的射向刀甲魔兵,那颗树在那只鸡爪子穿过去没多久后就没透明的火焰烧成飞灰。然而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效果,只是勉强算是清除了一个障碍物而已。因为在它离刀甲魔兵还有两三丈远的时候就被刀甲魔兵发出的一道剑气泯灭。那只发出了这个鸡爪子的魂兽立马就喷了一大口血,精神恍惚,衣服受到了大创的样子。哦不,是真的受到了大创,那只鸡爪子严格来讲并不是什么武技,它只是武魂武技化。这个鸡爪子若是自己自己消散的话还好,但是它是被外力打破的,相当于是自己的魂受到了重创,所以才变得跟快升天了没什么区别。

  然后庚岩这个二货又上去补了一刀。本来是不可能的,但是这只魂兽怕其他的妖兽或者是魂兽去在它控制那只鸡爪子的时候偷袭它,于是亦然的离开了大部队,跑到了一个草堆里,毕竟武魂是鸡爪子,它的本体自然就是鸡了,然而,庚岩却是躲在了那个草堆旁边的草堆里。看到这只魂兽受到了这么大的创伤,二话不说,凝聚了一把刀,唰的一下就捅进了那只魂兽的胸膛。然后直接把它收进储物戒里了。

  看到了刀甲魔兵的表现,刀甲神兵也好不示弱,直接就变大了。纵身一跃,跳到了兽群里面去。那家伙,震的地面都抖了好几抖。树叶也稀里哗啦的往下掉。直接就压死了不少,刀甲魔兵在下面收割着几个没有被压死却依旧受到了不小的波及的兽们。一个个能狂化的妖兽狂化,不能狂化的妖兽骚扰,而魂兽则是被保护起来,一个个凝聚自己的武魂。

  巨大化的刀甲神兵脚步向下一跺脚,负责骚扰的妖兽就死了好多,只不过还没来的级再次对骚扰的妖兽进行踩踏,那些因为暴走而变大的妖兽们就缠上来了。一个暴走的妖兽一拳头打向了刀甲神兵,但是却被刀甲神兵给砍下了一个爪子。不过也就是那么短暂的一小会,就有一个猿形的妖兽从后面死死地抱住了。而其他的妖兽立马就冲了上来。把刀甲神兵打的措手不及。不过被打了几下适应了也就好了一些。刀甲神兵肘部的盾刀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转,使得刀整体朝后,一肘子下去,那个猿形的妖兽身上就出现了一个大血窟窿。几肘子下去那只猿形的妖兽就永眠了。

  刀甲神兵身子略微一抖,那只猿形的妖兽就像一滩软泥一样出溜了下来。几个大血窟窿里面还冒着血,渗入了褐色的土地里。

  看到这个场景,那些个妖兽们愣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几道不同形状的完全由魂力凝成的各种猛兽的某个部位或者干脆就是某种猛兽向着刀甲神兵轰去,一击就退生怕和之前的那只鸡爪子的主人一个下场。但是仍有几个被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给击散了。然后那些魂兽群一阵躁动。然后与自己的武魂合二为一,增强了自身,加入了妖兽的队伍中。

  但是,相比较于那些暴走的妖兽来说,这些与自己武魂融合的魂兽更加具备了理智行与作战技巧。把握时机的意识也更加好。如果说那些妖兽的智力水平是庚岩那样的话,那么那些魂兽的智力水平就是人类中绝对的智者的水平。

  虽然妖兽已经死了很多了,但是仍旧是妖兽比魂兽多,于是刀甲神兵的到全部都变了方向,一把把盾刀的刀刃一只向外,丝毫不给妖兽和魂兽反应的时间,一下子就撞倒了离他最近的那个妖兽,那妖兽根本就来不急去躲闪,一下子就被撞到了要害,身上出现了几百道深可见骨刀痕,那只妖兽顿时就疼得呲牙咧嘴,就那样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因为,他根本就动不了。那实在是太疼了。根本就不是兽能忍的啊!虽然他已经一动不动了,但是仍旧因为失血过多而亡。死的好不凄惨。

  那家伙吓到了其他的所有妖兽和魂兽,一个个都是冷汗直冒。有些甚至是连毛都湿透了。一个个尽量的去躲避着刀甲神兵,但是它们却是忘记了,能够威胁到它们的不光是刀甲神兵,还有刀甲魔兵。在它们躲避刀甲神兵的同时,一道锐利的刀气进行了直线运动,一下子就劈开了五六只兽们。吓得其他的妖兽和魂兽毛都炸起来了,就像是全身都是静电一样。如果更加形象一点的话,就像是一个胆小鬼在黑夜中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然后突然有一个面目狰狞贞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样。

  一个个撒腿就跑,但是在庚岩眼里,那可都是一块块美味可口的肉啊,怎么会让它们就这么跑了呢?于是乎,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开始了。

  一开始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妖兽和魂兽都抱着一种扎群的话被打死的一定不是我,一定会有其他的兽替我挡着之类的脑残想法。于是它们就这样扎成一群没命的狂奔着,掀起了滚滚尘土。

  刀甲魔兵紧跟在兽群的后面,一会儿一个一会儿一个。庚岩则在后面将死去的魂兽或妖兽收进自己的储物戒里面。而刀甲神兵怎是在庚岩的身边守卫着庚岩。没办法,庚岩的实际如果不算它们和庚岩的第三武魂体武魂的话实力还是太弱了,在这些妖兽和魂兽面前就像是一只弱小的鸡崽子一样,连逃跑的能力似乎都不怎么有。所以刀甲神兵只能好好的守卫在庚岩身边了。事实上,就算是没有刀甲神兵光是刀甲魔兵就可以击杀现在成堆的妖兽和魂兽了。

  妖兽和魂兽们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一个个抱着应该不会先追我的思想散开逃跑了。虽然刀甲魔兵的速度很快,但是却依旧不好追到所有的妖兽和魂兽。更不要去提什么全部击杀了。

  只见刀甲神兵眼部金光闪烁,“嗖”的一声,解体了,一把把盾刀向四周射了出去,当场就插死了几个,但是这却并不算完,一把把盾刀的盾的部分充斥着精纯的魂力。一条条金色的线就这么随意的出现了。并且相互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将所有的妖兽与魂兽都玩在了里面。就像是被困住的鱼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