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嗡嗡”的几声巨响,那几根柱子一根根都亮了起来,柱子里面的阵文也都运转了起来。几根柱子变得比其他的柱子都高,几个穿不同衣服的老头立在了柱子的上面。

  庚岩只觉得一阵精神恍惚,随后周围的一切都变了。他的面前有两头巨兽,一直是老虎,一只是豹子。这两只虽然都是猫科动物,但是却还有着诸多的不同,例如:它们之中的老虎除了花纹之外通体雪白。而另一只,也就是那只豹子,除了花纹之外通体漆黑。

  但是它们还有除了同为猫科动物之外共同的一点。那就是威严无边。好像它们就是猫科动物中绝对的王者一样,似乎所有的猫科动物见到它们都必须向它们朝拜一样。

  只不过它们的眼里都有着焦虑,它们的面前有一颗蛋。那颗蛋晶莹剔透,但是……它却给人一种似乎少了什么的感觉。这就是这两尊庞然大物的后代了。要知道,许多高阶魂兽与妖兽是不产幼崽的,它们生蛋。毕竟那样省事不少,唯一的缺点就是容易被偷,不过只要看严点不就好多了吗?

  庚岩觉得这颗没有灵魂,而他自己就是这颗蛋的灵魂,自己只要一死。这颗但就回孵化,而且意识还是他自己的意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越来越强。直到到达了某一顶点,突然,消失了。其实,庚岩的感觉与实际有些差别,他不是那颗蛋的灵魂。但是,那颗蛋的灵魂是庚岩灵魂的一部分。他死了,蛋的意识的确是他的意识,只不过那时候但所拥有的意识是残缺的。并不完整。

  此时,现实世界中。庚岩的头上浮现出一颗大大的蛋,不过只是刚刚出现就被王大叔掩藏了起来。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发现。

  但是庚岩的意识并没有回到现实中。他眼前的事物又换了。他的面前有着千军万马,那些人无一不透露着强大的气息。在那千军万马的前方,有两个人,一个人有着和他一样的金发金眸,麦色的皮肤。他的身后是一个青少年。黑发黑眸,偏暗的皮肤。眼虽不大,但却亮如星辰。眉毛浓密,却又不失秀气。

  金发男子眉头紧锁,死死地盯着他前方的千军万马。但双方却是死死地定着,谁都不动。静的……可以听见细草伸展腰肢的声音。如果,王大叔和火云驴看到这个画面的话,他俩一定会惊呼出来。因为,这是他们所在地那个时代的著名战役“刀兵索命”。这一战,天崩地裂。这一战,惊天地,泣鬼神。这一战,上苍悲泣,落下了猩红的血雨。

  庚岩只有七岁多,但他却觉得这个场面似曾相识。突然,那金发男子身上金芒乍现。低声沉喝了一声:“刀甲神魔兵。”话音刚落,他的左边出现了一个由盾剑组成的架子,浑身呈现一种亮金色,只不过,那盾剑的盾比普通的盾剑上的盾窄了许多。也长了许多。剑的部分也会长刀没有什么差别,只是短了一些而已。这是“刀甲神兵”。而他的右边则是出现了一个浑身由黑色匕首组成的一套战衣。那黑色匕首刀刃冲外。呈现一种黑金之色。这叫做“刀甲魔兵”。

  金发男子身后的“刀甲神兵”与“刀甲魔兵”越来越多。直到两种刀兵都到达了一百个之后才停了下来。看似数量还可以,但比起对方那几万的精英来说,实在是九牛一毛。

  刀兵们动力起来,他们自动分组,一个“刀甲神兵”和一个“刀甲魔兵”组成一组。一对对的冲进了敌人的内部。“刀甲魔兵”好似鬼魅一样,在与他相对的“刀甲神兵”附近游走,往往是一刀致命,黒芒一亮,一位精英倒下。而“刀甲神兵”则好似利刃一样往往将与它对砍的精英一分为二。

  时间就在这样的对战中悄然离去。“刀甲神兵”与“刀甲魔兵”都有所破损。而对方也死亡了将近五分之一。那金发男子嘴角向上一勾。“刀甲神兵”便与“刀甲魔兵”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刀甲神魔兵”。如果说单独的“刀甲神兵”和“刀甲魔兵”一个只是骨架而另一个只是战衣的话。那么,刀甲神魔兵就是一个穿了战衣的人。

  刀甲神魔兵就像是羊群中的老虎一样,不断的进行杀戮。一刀一个那都不是事儿。或许对方是感觉己方的胜算渺小了。一个个都采用了自杀式的攻击——生命燃烧。顾名思义,生命燃烧就是通过燃烧自己的生命力来获取翻倍的战斗力。

  《酷:匠vL网%C首!发

  不一会,那群军队精英就冲到了那个金发男子与青年前方不足一百米处。金发男子转头对自己后边的青年说到:“小九啊,大哥我先走了,不能陪着你了。带着大哥的这份一起活下去,将阻挡我们复仇的人都杀的片甲不留。等到一会儿结束了,你就吞了大哥的‘刀甲巨兵’。这样你的上应该就能恢复了。”话落,他变成了一道血芒,随后,消散的无影无踪。而那些“刀甲神魔兵”全部和到一起变做了“刀甲巨兵”。那一瞬间。画面消散。

  现实中,庚岩的头顶上方凝聚出了一尊刀甲神魔兵。同样,还是被王大叔隐藏了起来,这是一尊器武魂。并且,应该是器武魂中数一数二的,甚至是最好的。

  然而,庚岩并没有回到现实中,他的面前有一对母子。那位母亲轻抚着孩子的头,眼中满满的,全是无奈与心疼。突然那位母亲抚摸着孩子的手上一阵华光闪烁。沒入了小孩子的头。

  “行了吧,把他送走吧。记住,你们要保证他的安全。”那位母亲对着空中说到。“是。”几位身着黑衣的人从虚空中出现。抱起那个小孩子飞走了。

  那位母亲,转过头,脸上有着些许泪痕。看到她的正脸,庚岩下意识的说道:“妈妈。”接着,那位母亲似乎是在自语,又似乎是在对庚岩说:“孩子,我把你的记忆和你的体武魂的部分给封印了,他们会随着你实力的增强逐渐打开。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再相聚了。”

  庚岩醒了,他的身体不断的冒出华光,这是体武魂初次觉醒的现象,体武魂是几种强大的“特殊武魂”里的其中一种。“特殊武魂”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它们会有二次觉醒甚至是三次觉醒。

  那几个站在柱子上的老头,注视到了庚岩现在的变化,脸上露出了发现了个好苗子的表情。

  按理说,庚岩应该没有事了才对,但是他的灵魂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灵魂骤然压缩,不断有着能量从外界冲进他的脑海,与他的灵魂糅合在了一起。但是他的变化却别这个世界突然降下的能量给遮掩住了。他魂力的境界不断的提升着。凡阶、初阶、者阶、士阶、知道师阶巅峰才停止。

  庚岩渐渐睁开了双眼。然后“卟”的一声,一团黑色的气流从庚岩身上传出。臭气熏天,柱子上的几个老头都被熏的抖了三抖。有些人甚至直接被熏晕了过去,还有好多人直接就吐了起来。不过那几个老头看相庚岩的目光更加欣赏了。这么小就完成了洗髓,那可是天才呀。这种好苗子一定要报道给上面让他们好好培养培养。

  几个老头凑在一起,似乎是在商讨什么。然后,一个老头对庚岩说到:“小子,有没有兴趣在两个月后去万诸学院学习。那里可是有好多的魂技和武技。还有好多好吃的。”庚岩回答道:“如果真的有好多好吃的我就去。”额,这几个老头无语了。只能说到:“嗯,包你满意。”这小子听到这个立马就同意了。

  庚岩满意的向几个老头看去。却发现苍天中有一双黑色的凤眸盯着他。充满了笑意,似乎是一种满足,庚岩瞬间觉得,这双眼睛。好熟悉,这双眼睛是那个黑发黑眸的青年的眼睛。

  遥远的地方,一个黑发凤眸的男子在花园里。自言自语着:“太好了,大哥终于觉醒了,再等等,大哥就可以回归了。我们又可以团聚了。唉,当年若不是我,大哥怎会需要从头开始,我只能尽可能的为大哥铺路了。也许,这样子大哥会快一点吧。”

  那双凤眸与庚岩对视了一会,便缓缓消散。庚岩从那双眼睛中看出了期盼、快乐、满足。

  过了一会儿,庚岩再次闭上眼睛,开始熟悉起了自己的武魂。蛋武魂,闹不懂甚至连沟通都无法做到。刀甲神魔兵武魂让他感觉这玩意儿似乎可以分成两个,就像那个金发金眸的男子一样,但是变成刀甲巨兵可能需要一个契机。至于最后的那个体武魂,本来就是他的身体还需要他再去熟悉吗?当然不用,他只需要开发就好了。

  等他熟悉好了,对王大叔说:“大叔可以了,咱们走吧。”说罢还对几个老头挥了挥手。王大叔什么也没有说领着庚岩走出了人群,到了一个没有什么人的地方。手一挥,庚岩和王大叔便在这个地方消失了。下一秒,直接出现在王大叔家的庭院中,那头火云驴在旁边吃着饲料。

  那头火云驴感到他们回来了,继续用一种鄙视的目光看了看庚岩。气的庚岩嘴角抽了抽,不经破口大骂了起来。嗯骂的内容我就不发了,大家脑补一下吧。毕竟说脏话不好,咱是文明人儿,不能说脏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