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大叔,你家马好帅呀

  等到那些气流归隐到了庚岩体内,然后庚岩的身躯震抖了几下似乎十分的爽快。此时庚岩才算是完成了突破。至于之前的气流,此时正在缓缓的为庚岩进行洗髓,等到洗髓完毕之后才会被排出体外。

  突破完毕的庚岩冲着自己的上方兴奋的喊了几嗓子。不料却是使天上飞翔的鸟集体受到了惊吓。不过这些鸟也是够奇葩的了,一个个全都排泄物脱离了它们本身,全都从天而降把庚岩淋了个透儿。甚至还有一小部分掉进了庚岩的嘴里。啊呀,那感觉,那滋味。庚岩俯下身子就是一阵狂吐。有种不把昨天的饭不吐完都不罢休的感觉。这也使他更加相信了,佛像的脑袋做不得。

  吐完了,庚岩抹了抹嘴角,眼睛一亮。冲着左边高喊到:“呦吼,这不是王大叔吗?”“岩小子,你咋在这儿呀,今晚去我家住一晚吧!明天下午镇中心展开一年一次的大事啊!至于是啥,现在先不告你,明天了再对你说。走,也不知道你个臭小子干什么了整了一身鸟屎。唉,赶紧跟大叔走到了大叔家换套衣服,好好洗个澡。瞧你脏的。”

  庚岩跟着王大叔回了王大叔的家,等到水烧好以后庚岩三两下脱光了衣服,一头扎进了浴桶里,被热气闷了一会儿以后用手一搓,那泥卷子厚厚的一大层,等洗完以后,那就是一桶泥浆,纵使庚岩的脸皮够厚也是满脸通红,说话也是支支吾吾的。

  洗完了澡干什么呢?当然是吃饭了。王大叔做了一大桌子菜呀。什么糖醋里脊、红烧排骨、松鼠鱼、宫保鸡丁、红焖羊肉、和各式各样的烤肉。至于在庚岩至今能够记起的日子里。那过的可叫艰苦啊,一顿顿不是生肉就是野果,不是野果就是野菜的。还时不时的有上顿没下顿的。看到这么多好吃的庚岩那口水流的跟瀑布似的。哗啦啦啦啦的。王大叔刚告诉他可以吃了,就在眨眼间被这小子干掉了一盘子的烤肉。不一会儿,一桌子菜就没了,几乎全是庚岩一个人解决的人家王大叔几乎就没下过筷子。望着庚岩这小子,王大叔心里满是苦笑道:“不行呀,看来我得教教这位‘大圣主’做饭什么的要不然被那位知道了没准会挨罚哩。这家伙当年是多么的叱咤风雨,以为了自己的弟弟妹妹们受了多少苦啊,希望他从此以后能够用自己不加掩饰的最真实去生活吧。”

  此时的庚岩并不知道王大叔心里的感想,只是满足的摸着肚皮打着饱嗝。晚上在和王大叔的闲聊中缓缓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庚岩被王大叔老早就叫起来了。揉着惺忪的睡眼,庚岩一边打折哈欠一边问王大叔为什么起这么早,今天到底有什么重大活动。王大叔非常严肃的说:“今天是万诸圣堂测试小孩有没有当魂者潜质的日子。”如果想要成为魂者,前提是至少拥有一个相对强大的魂,大部分人只有一个魂,只有少数人拥有两个。魂是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分为“器武魂”“兽武魂”“植物武魂”“自然武魂”“特殊武魂”五种。其中“自然武魂”最为稀少,每一种都有着修炼魂者的潜质。“特殊武魂”基本都有修炼魂者的潜质,就连其他的都可以在战斗中起到很大的辅助作用。剩下的三种有修炼魂者的潜质的就少了很多。其实,庚岩已经有一个特殊武魂属于半觉醒状态,也就是这个武魂,才是庚岩有了修炼不死不伤神功的资本。其实大多数人的武魂是不会觉醒的,所以才有了今天这种以测试为由,使人们觉醒武魂的活动,毕竟不觉醒怎么看有没有潜质呢?

  等到庚岩洗涑好了,换了一身干净利索的衣服,感觉他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王大叔从后院牵了一头驴。嗯,这头驴可不简单啊!在驴里面绝对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那种的了。

  只不过庚岩这个二货上了就是一句:“叔,你这匹马可真够帅的。”“额,小子我这是驴。”“知道了,叔。你这马为啥是灰红色的呀。”“小子,我这是驴,妖兽火云驴。”“哦,知道了,叔,你家马咋这大个儿呀。”伴随着火云驴对庚岩强烈的鄙视和看白痴的目光中王大叔再次重申“小子,我这是驴妖兽火云驴,妖兽的个儿当然大了。你小子别再说是马了行不。大叔我是有强迫症的人,听你这么叫我心里别扭的不行不行的。”“知道了叔,我再也不说你家马是驴了。”庚岩再次二逼的说道。要知道妖兽的性格随主人,因为王大叔有强迫症所以这匹火云驴也有强迫症。唉,所以,此时火云驴和王大叔心里是非常崩溃的,这位“大圣主”怎么这么二逼呀,他是智障吗?也是醉了。为此,火云驴有了教训庚岩一下的念头。

  I(酷4M匠☆网}A正W版E/首发r

  火云驴摆出了一副非常风骚的姿势蹄子上的蹄铁一闪一闪的,老帅了。那家伙,看的庚岩一愣一愣的。这马真帅,他要是能整到一匹那该有多威风呀。其实庚岩认为这匹火云驴帅在蹄子上的蹄铁。但是他不知道这叫啥,于是……这货转着头问王大叔“大叔,你家马爪子上套的是啥啊?挺帅的。”唉王大叔和火云驴在那微微的凉风中凌乱了起来。驴有爪子吗?那叫蹄子。不过知道了庚岩这小子的特性,王大叔就不去纠正他了。直接说到“这叫蹄铁。”庚岩不解的问到:“明明是套在爪子上的,为啥叫蹄铁。”一边问着,一边充满好奇的去摸蹄铁。火云驴早就想整这小子了,还不等庚岩摸到火云驴一蹄子就踢他肚子上了。让后就扯开它那驴嗓子哈哈大笑。你得意的表情,就像勾到了几百个漂亮的驴妹子一样。要是有几个人看到了它的正脸,没准会喊到:“要屎啦,这驴成精了啊!”

  庚岩被火云驴踹的倒飞了出去,落地了之后还滑行了两三米,幸亏这小子修炼的事不死不伤神功,否则还真可能被这一驴蹄子整的伤筋动骨。但是,因为功法的缘故,庚岩不但没有受伤,反而还使得境界更加稳定了。只是显得非常狼狈罢了。

  到底是小孩子的原因,虽然这一蹄子使他稳固了境界,但还是和这匹火云驴卵上劲儿了。努着嘴,瞪着火云驴。眼珠子随着驴尾巴的摆动而随之转来转去的。这家伙在等,等着火云驴放松的时刻。就是那一刹那,庚岩弹了出去。那架势就跟一群饿狗抢肉骨头似的。

  一眨眼,庚岩便到了火云驴的屁股后面。火云驴此时最是放松,只是刚感觉到一丝凉意,还没来的急反应,庚岩一把就拽住了火云驴的尾巴。

  那是火云驴的一个弱点,那个位置,腿踢不到,嘴咬不着,甚至还会着凉。此时,我们可怜的火云驴,被庚岩狠狠地拽着尾巴。火云驴觉着,被一个疑似智障的小屁孩拽到了尾巴是一件非常不好的。那会成为它驴生的一大污点。所以,它拼命的蹦着,蹄子不断地向后踢。想要把庚岩甩下来。显然,不久他就知道了这些都是无用功。于是,他便开始不断的四处乱甩。甚至还做出了许多高难度的动作。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庚岩依旧像狗皮膏药一样粘在后面。不论火云驴怎么甩都不下来。

  “嘿,小子。行了,要不我的火云驴会着凉的。”王大叔心疼的说。但是,庚岩这小子根本就不理他,依旧我行我素。和火云驴打着持久战。

  就在庚岩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火云驴“轰”的一声躺在了地上。庚岩松开了手,露出了胜利的笑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在庚岩吸气的同时。火云驴尾巴一翘,一团黄色的气体从他的后面冒了出来。恰巧被庚岩全部吸进了鼻子里。那家伙臭的不要不要的,庚岩两眼一翻被熏晕了。

  “唉,臭小子。你说你咋这调皮哩。都和你说了拽它尾巴它会着凉的。一着凉就难免会放屁吗。你还恰巧给全吸进了鼻子里,你说你衰不衰。”王大叔满脸无奈的说到。“还有你,和一个小屁孩呕什么气,他小,你还小吗?咱俩可都是那个时代的人,没有什么值得你这么去不要脸吧,老伙计。”王大叔又对火云驴说到。“哦,真滴吗?这‘大圣主’不知为何会让我产生把自己压到和他同意境界的欲望。真是怪了。”这火云驴居然口吐人语,表情复杂的对王大叔说到。“算了吧,老伙计,你自己一边玩去吧,我自己送他去觉醒武魂。”王大叔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说到。

  说罢,王大叔背起庚岩,也不管火云驴,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就飞了起来。不一会就只能看见一个小黑点。不得不说,王大叔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不一会便飞到了小镇外面。到了一个小湖边,一把就把庚岩扔到了小湖里边。庚岩腾的一下就行了。王大叔让他自己洗洗。要不然,那味儿还真是……反正很难闻就是了。

  等到庚岩洗完了。嗯,庚岩是带着衣服洗的所以不用等他穿衣服。只是王大叔一挥手,一抹淡淡的红色光线组成的光圈从庚岩的头部移动到了脚部。然后庚岩和他的衣服就干了。只是衣服好像有点缩水,变得有点小了。

  王大叔再一挥手,庚岩只觉得周围景物模糊然后就换了一个地方。而他们之前的地方出现了俩人,他俩站在那里,摸摸头,不晓得是咋回事。一脸大写的蒙圈。

  不要问我为什么王大叔不飞回去了。进城是要受检查的,太费时间。出城时飞行也只是警告那些妖兽与魂兽不要阻挡自己的脚步。要不然,他才懒得飞呢。

  庚岩和王大叔站在觉醒广场的人群里面,庚岩像一个土包子一样东张西望的。好吧,他不是像土包子,他就是土包子。觉醒广场上竖着好多根疑似水晶做成的通天大柱子。仔细一数,你会发现它们有三百六十五根,摆成八卦图的样子,每个柱子内又含有一百零八个阵文。每两个阵文形成一个太极阴阳鱼的图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