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手机阅读
  • 酷匠App
  • 酷匠Wap站
  • 酷匠微信

岁月的变迁,时间的流逝。一转眼变到了十八岁的成人礼,为什么别人的十八岁可以安安静静的度过,而她的十八岁却是那么的独特,是上帝故意爱戴我,还是上辈子的欲孽做多了?什么姐妹情深,什么友情,总就是抵不过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痴心妄想。 “池小溪,你好贱啊。” “池小溪,你怎么不去死啊。” “小溪,我求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永远都不要在回来了好么?” “池小溪,我恨你。” 离开的人默默的走了,原地的人还在默默的收拾这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