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每每醒来总会听到的是树枝上知了清脆的叫声,走出房门看到的是雨后湿湿的庭院,花坛旁边几棵小草,呵,上面还遗留着昨晚未干的雨滴,含苞欲放的蓓蕾上,晶莹明亮的露珠闪烁着,显得生气勃勃。。。。。。。。。。。。。。。。。。。。。。。。。。。。。。。。。。。。。。。。。。。。。

  “池小溪,你他妈的敢动我一下,叶哥哥不会放过你的。”角落中,女生的眸子中充满了水雾,显然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实在是不能和她刚才的话语联系起来。

  “啧啧啧,叶大小姐,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跟大街上的泼妇没什么两样,那又有平时在学院中温柔可怜、弱不禁风的样子存在?”三个女生围着一个女生,其中一个一边讽刺着,一边打量着面前的女生。

  池小溪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没掉了手中的烟头,一头如墨玉色的头发被她染成深蓝色,眸子里哪还有平日的温柔待人,现在的她彻底变成了冷漠无情的人。

  “夕颜,跟她说那么多干什么,表面上装纯洁,骨子里却不知道有多他妈的恶心。”说完,宋惠用严恶的眼睛看着叶晴。

  叶晴睁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这三个女生,双眼依旧像受伤了的小白兔一般,想要博取同情,但这招却对池小溪她们异常的反感。

  夕颜看着叶晴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似乎下一秒便会落下来。“叶晴,叶大小姐,怎么?不用刚才的泼妇形象了?不过,就算是你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楚楚可怜的弱女子的话,你还是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这可不是你叶大小姐撒娇的地方,你若真想撒娇,可惜啊,你家的叶哥哥似乎不在这里哎。。。。。。。。。。。。。。”

  “池小溪,你到底想怎样?”见自己的眼泪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叶晴干脆还不如不装下去,直接把话挑明的问道。

  见叶晴这么没耐心,池小溪嘴角的弧度更大了一些。“叶晴,你还记得我来这所学校的时候,开学的时候,你是怎么跟我说的么?”

  叶晴死死的咬住嘴唇,她怎么会不记得,当她看见池小溪刚入这个学校,于是就想去警告她一些东西,后来她她看见池小溪和叶枫走得那么近,叶枫眼中的溺爱是从没在她的眼中出现的,心中的妒忌油然而生,她记得她曾打了池小溪,而池小溪说的一句话总是在她的耳畔回响:“你要是今天选择了打我的这个个决定,那么,记住你别后悔,否则,今后我定要你血债血偿。。。。。。。。。。。。

  那个时候的她还在笑着,讽刺着池小溪,现在,她确实是后悔了。

  “怎么?叶小姐不记得了么?”池小溪看着叶晴的表情,嘲讽地说着,曾经的叶晴,不就是经常拿着这种眼光看着她么。

  “池小溪,既然我叶晴敢打你,我就不会怕任何的后果。”她怕么?表面上看上去没两样,又有谁知道自己心中有多么害怕站在自己面前的女生。池氏家族的大小姐、曾被多所名校挣着录取的人、又有着不可小看的特殊报复的手段、这种种,全是一个看上去不满十八岁的女生创造出来的。

  池小溪蹲下身来,抬起叶晴那精致的下巴,细细的打量起来。一张清秀可爱的脸,脸上还残留着泪痕,如星辰一般耀眼的眸子此时却哭的如同个兔子一般,樱桃的嘴唇约却咬出了血,看起来格外的刺眼。

  “池小溪,如果你是要我离开叶枫哥的话,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许久,叶晴抬起头,严重的倔强清晰可见。

  听到这句话,池小溪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松开叶晴的下巴,说着:“叶枫?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上他?”

  “难道不是。。。。。。。。。。。。。。。。”叶晴还想说什么时,却被池小溪没有温度的声音打断。

  “叶晴,我不是你,你以为他叶枫是完美到极点的一个人么?他只不过是我用来报复你们叶家的工具罢了,倒是你,如果让别人知道,叶枫的亲妹妹居然喜欢了他十几年时,到时候,你叶晴可就成为

  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奇人物了。”池小溪看着满脸惊讶的叶晴,心中更是嘲讽起来。

  其实池小溪说什么,叶晴根本就没听清楚,但她却捕捉到了报复二字。“报复?我们叶家和你们池家有什么瓜葛?为什么你会那么恨我们?”

  “哈哈,恨?你还记得那个曾经傻到为了你失去他最宝贵的生命的男生么?”

  叶晴的表情瞬间僵硬下来,接着便是从来没在这个女生身上出现的伤心。。。。。。。。。。。。。。。。。。。。。。。。。。。。。。

  “少泽,少泽。。。。。。。。。。。。。。。。。。。。。。。。。。。。。。。。。。。”叶晴像记起什么一般,把头深深的埋进膝盖中,叫着一个陌生的名字。

  “怎么?痛心了?觉得对不起他了?那为什么当初你还要他去偷家族的机密文件?如果他说出幕后指是人是你,他就不会去坐牢,如果你不跟他说出分手的话,他也就不会有轻生的念头,他就不会因服用过多的安眠药而死。”

  池小溪看着叶晴痛苦的样子,那时候的她,看见弟弟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身体好冷,那时候的她恐惧,她害怕失去这个陪伴了她几十年的弟弟,她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但她还是哭着趴在他的床前请求他醒过来,男那双墨玉色的眸子再也没有睁开过,依据是紧紧的闭着。

  “少泽,不是我害死他的,不是我,是他自己一意孤行,对,就是他自己一意孤行,不是我害死少泽的,是你们逼我的啊!”叶晴哭着吼道。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叶晴摸着左边的脸颊,睁大眼睛的望着池小溪,从小到大的她,哪有受过这等侮辱。

  夕颜和宋惠也被吓到了,在她们的眼中,池小溪从来没有动手过,就算有什么事,她也会试着去原谅别人,很少亲眼看见池小溪亲自动手。

  “一意孤行?叶晴,你凭什么这么说少泽?你一面和少泽交往一面又暗念着叶枫,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你真的以为少泽他就像一个傻瓜被你耍得团团转么?少泽他什么都知道,但他还是喜欢着你、爱着你,为了你的一句短信,他下着雨去给你买你最喜欢吃的甜点,哄你开心,可你呢?你又是怎样做的?你开心你就会去找你的叶枫哥,伤心的你只会哭着找少泽发泄,你叶晴除了会找别人诉苦,你还会干什么?”

  “若你不存在,少泽就不会死,若你不存在,就没有人跟我抢叶枫哥,若你不存在,我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池小溪,你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你为什么不去死,你若不存在这个世界上,少则就不会死,我也不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叶枫哥他还是我叶晴一个人的!”叶晴此时已经是哭着说出来的,或者说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再说了。

  “叶晴,你有什么资格去说小溪,看来今天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会闭上你那张贱嘴的。”说着夕颜举起手准备再给叶晴一巴掌。

  叶晴也似乎任命似的闭上了眼睛,准备等待着那一巴掌的到来,却没有人看见这个女生嘴角浮现出诡异的而笑容。。。。。。。。。。。。。。。。。。。。。。。。。。。。。。。

  “你们在干什么?”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

  随着声音的主人望去,说话的是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男生,带着笑意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他似是充满缺点,偏又让人感到他是完美无瑕,这不单指他挺秀高颀的体格、从晶莹通透的大理石精雕出来的轮廓,更指他似是与生俱来的洒脱气质。

  “叶枫哥!”叶晴惊喜的叫道。

  池小溪望着不远处的叶枫,眼中有异光闪过,却又很快被眼中的冷漠代替,同时惊讶的还有夕颜,她还保持这装备打叶晴的那个动作。

  叶枫快步走到叶晴的身边,用高大的身子挡住了叶晴,紧紧的把叶晴护在身后,像怕丢失了什么宝贵的东西一般,而叶晴则杨起一牟胜利的微笑看着池小溪,那表情似乎在说:“你又输给我了,池小溪,叶枫他还是在乎我的。”

  “呵。”池小溪讽刺的笑了一声,她那个时候就在想为什么高傲的叶晴在接受了那一巴掌后没任何的举动。原来她早就预料到了叶枫会经过这里,刚才只不过是叶晴演的一场戏罢了。

  “小溪,小晴是我的妹妹,我希望你不要来找小晴的麻烦。”对于面前站在他面前的女生,他是一点也不敢放松警惕,从他第一眼看见池小溪起,便觉得这个女生并不平凡,果然,他的预料是对的,往日池小溪所展现的惊人的学习能力让稳坐年级第一的他不得不让位,他记得这个女生开学第一次见到他时,她看着他,那双眼睛似乎能把一切都看透,她就这么看着他,她说:“我一定会超越你,代替你成为这个学院的骄傲,我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眼中的天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搞得好像是我们的错一样,你也不看。。。。。。”宋惠刚想说什么,却被池小溪冷冷的声音打断。

  “宋惠,不用说了,我们走。”池小溪冷冷的望着叶晴,眼中的冰冷似乎让空气都凝结了下来,就连叶枫也被池小溪吓到了,他从没见过这样的她。

  夕颜狠狠的望了叶晴一眼,最好率先走过叶晴的身旁,走的时候还不忘给叶晴一个眼光,如果眼神能杀死人,那么叶晴估计死了好几次了。

  宋惠则是默不作声的跟上夕颜,只留下池小溪一人在身后。

  “叶晴,你会后悔的,游戏才刚刚开始。”经过叶晴的身边,池小溪故意压低了声音,对着叶晴的耳边说着,嘴角勾起意思别有深意的笑容。

  “哈哈。”说完,池小溪便笑着离开了叶晴和叶枫。

  看;N正版hI章N节上;酷ww匠_网N

  她,池小溪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