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呀。”

  我惊叫一声,看了一眼身后,又看了一眼不知是何物的前方,心说这怎么倒霉都倒霉到了一天了,现在这还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进退两难啊。

  当时我还是太小了,才十六岁。

  我大脑快速翻动爷爷以前和我说的一切,脑袋灵光一闪,狠了狠心,直接把指尖咬破,因为爷爷以前和我说过,只要遇见这种东西,他们最害怕的就是指尖上的血了,那一会只要看到有小鬼,二话不说,干脆就一指头戳上去。

  唉,现在要是爷爷在这里就好了,以他的本事,别说是收拾一个小鬼,就算是把上面的蟐蟒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也不是难事啊。

  爷爷还是比较厉害的,我记得爷爷以前说过,他是解殃人,也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老阴阳先生。

  解殃人的精要之处,就是一个“殃”字。

  殃,是人死后七天吐出来的浊气,在民间都通常会称之为殃子,或是出殃。而殃气无论落在哪里,只要人碰到就必然会倒霉。轻者,重病几天;重者,甚至还有可能丧命。而爷爷的任务,就是指出殃气的位置,然后清除掉,不过现在生活这么不景气,爷爷也开始干起了阴阳先生的工作。

  而爷爷也是个道家之人,因为在以前我还是听爷爷说过的,不过只可惜他现在不在这里,要不然的话什么蟐蟒啊,早就被打趴下了。

  我心里叹了口气,但是为了不落入蟒腹,并且逃出生天也只好挪动步子向前走去。

  四步……三步……两步……

  我深吸了一口冷气,在寂静的空间内,我似乎是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而那拐角近在眼前,我心里给自己默默的数着:“1、2、3……”

  说到最后三的时候,我几乎是给自己的喊了出来,而且立刻跳到拐角处,伸出手指就点了出去,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竟然什么都没有戳到,不过脖子上却感觉一凉,紧接着,又是“啪”的一声,那幽幽的绿光再次亮起,而映入我眼帘的,竟然是一张惨白的女人脸!

  那女人长得还很好看,就只可惜脸色太苍白了,而且嘴角还流着血,一双美丽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我“啊”的惊叫一声,手指立刻就向那女人的脸戳了过去,不过那女人看也不看,抬手就把我手打了出去,我痛叫一声,那女人的手臂就如通钢筋一般,打得我手又麻又疼。不过我也看清楚了,就在他抬起手的时候,手上竟然拿着一个手电筒,而那幽幽的绿光也是从她手中的手电筒发出来的。

  “别动,在动姑奶奶我就宰了你。”那女人突然恶狠狠地对我说道,随即,拿起手电照我脸。

  我被吓了一跳,刚想挣扎一下,却感觉脖子上还是凉哇哇的,我微微侧头看了一眼就发现了,那女人竟然拿着一把匕首架在我的脖子上!

  我的妈呀,今天这一天真是太精彩了,先是蟐蟒,然后掉进这个“地窖”里面,现在还碰见一个拿刀的要杀我,这也太骂了隔壁了吧?

  “大姐,额,不对,女侠,我错了,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你……”

  “额,三弟,怎么是你?”

  我被吓得连连求饶,可是还没等我话说完,那女人就放下了手电筒,奇怪的看着我。

  “什么三弟啊,女侠我真错了,你放了我吧。”

  我还是求饶,那女人却放下匕首,脸上勾出一抹笑意,我刚想说点感激的话,却没想到那女人竟然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三弟,你真是太胡闹了,爸爸都说不让你下斗了,你怎么还是跟来了?哼。”

  我被那女人打得后脑勺火辣辣的,我揉了一会,心说这女人该不会是个疯子吧,怎么说起话来东一句西一句的?

  “女侠……”

  “算了,既然来了那就正好帮我出去,唉,咱们这次带来这些兄弟都挂了,就连我现在都受伤了。”那女人突然说道,我心中一沉,坏了,这女人八成是脑子有问题,怎么感觉她是从古代穿越来的,还带来了兄弟?

  我打量了她一眼,见她穿了一身的劲装,而且打扮的我们村里的王寡妇还时髦。

  见她这个样子,我突然想起爷爷以前说的,遇见这种精神不正常的就得顺着他们说,所以我也像模像样的拱了拱手说道:“这位女侠,你肯定是认错人了,在下根本就没见过你……”

  “少扯淡,看回家爸爸不打烂你屁股,我要累死了,快背我出去。”那女人也不知道是真傻假傻,也不等我同意,拍了拍我后背,让我蹲下,而我也不知道怎么,竟然还真的蹲了下去!至于那女人,就更不客气了,直接跳上我的后背。

  不过就在她趴在我后背的那一瞬间,我立即就感觉到后背湿润润的,我顿时一愣,不由自主的问道:“大姐,你受伤了?”

  那女人二十岁左右,比我大了不少。

  那女人点了点头,在我背后笑道:“没事,都是小伤,就是被这里的机关把肚子打了一个小窟窿,不过三弟不用担心,没伤及到内脏,而我也已经紧急处理过了。”

  我艰难的咽了口吐沫,突然感觉这女人说的不是假话,不过我也突然明白了,怪不得这女人脸色惨白,原来是失血过多而导致的啊。

  “额,那什么,大姐……”

  “大姐什么大姐,你小子少给我耍浑充愣,别装作不认识你二姐我,不过你私自赶过来,看你回去怎么和爸爸交代。”

  妈呀,这女人又犯病了,我一阵头疼,总感觉这女人说得好像都是真事,但是唯独这个叫我三弟的事情太扯淡了,我们老张家我可是三代独苗啊,从来都没听说过还有什么二姐大姐的。

  唯独有几个远房表亲,是我大哥,可是每次来我家,我家就肯定丢点东西……

  看这女人长得这么好看,身上还有伤,我叹了口气,八成是因为什么事情出不去了,所以想和自己套几乎让自己带她出去吧?

  我见她这么可怜,也不好意思太过计较了,张了张嘴问道:“那、那个什么,二姐是吧?”

  那女人没说话,我继续说道:“二姐,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总这么背着也挺累的,真的,我没骗人。”

  “呸,你现在就嫌姐姐重了?信不信我打死你?”那女人说着就伸手去抓我耳朵,不过另一只手却对我身后一指,“那边,从那边走,刚才那帮人就是在那边打的洞下来的,我们从那边出去。”

  “额。”我顿时一愣,连忙把身后的情况解释了一下,说是后面有蟐蟒。

  那女人在我身后沉吟了一下,但马上就说道:“好吧,姐姐我就信你一次,不过回去的路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就封死了,除非是去前面,和那几个土包子碰头,看看他们怎么出去。”

  那女人说话似乎是有些不情愿,不过为了逃出生天那女人迟疑了一下,也只好叹口气说道:“罢了,去吧,反正东西在我手里,大不了给他们就是了。”

  虽然我不敢相信这女人,但是我心里的直觉告诉我,这女人对这里绝对熟悉,听他的绝对没问题。

  在那女人的指点下,我背着她在这地下世界里面走了起来,不过她的手电光一闪,我才发现,原来不是她的手电筒是绿色,而是这里的墙壁就完全是一种青色的石头。

  那女人趴在我背上,虽然和我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但是从她时不时的哼哼唧唧可以听出,她现在也不好受,我放缓了步子,尽量不要太颠簸,不过她却突然说道:“三弟,你想不想知道我这次来这里的进展?”

  我点了点头,心说我太想知道了,只是一直没敢问罢了,而那女人也开始缓缓的说出一切……

  一路之上,经过那女人的述说,我大约也都知道了一点,原来这里是一个古墓,而他们是下来找一件东西的,不过很可惜,他们的人有点倒霉,刚一进来就遇见一些不干净东西,直接被搞死了,而就在此时,另一伙人也进来了,只是那些人走的不是正路,而是盗洞,也就是我刚才跌落的地方,正好避开了这些东西。

  这女人说的很含糊,没有说具体是来找什么东西,也没说那些人是怎么到了前面的,更没说这是谁的古墓,不过倒是有一点让我很蛋疼,这娘们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一个劲的喊我三弟,我甚至都要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精神错乱了?

  我心里还是比较震撼的,不过更多的是激动!

  以前我总是听爷爷说什么摸金倒斗的,这对于我来说就是神话故事一般,而现在神话故事里面的一切都走出来了,这怎么能不让我兴奋?

  那女人说完了,拍了拍我后背说道:“三弟,你二姐我这次是折了,咱们钟离家的脸我也是丢光了,不过这次为了咱们的命,东西我也保不住了,回去了,少不了要被咱家老爷子骂了。”

  我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在说什么,不过我也不敢反对,连忙唯唯诺诺的答应着,只是我话说一半,那女人突然捏了一把我肩膀,疼我立刻痛叫了一声。

  “嘘,你这个窝囊废小点声,前面有动静。”那女人捂住了我的嘴,关掉了手电筒,看着漆黑的前面,低声说道。

  这女人手劲还真是一般的大,感觉比起我老爸还要厉害,捏的我到现在还都是一阵酸麻,哪里有时间管她,但也不敢反抗,只好听她的屏气凝神听着前面的动静。

  前面似乎是有脚步的声音,但是很快,就传来了一个人的说话声:“我说钟离大小姐,来都来了,你还偷偷摸摸的干啥?现身一见吧,别让你哥哥我亲自动手。”

  (酷V匠K网A2正版Wj首b发

  我背后的女人气的捶了我一下,不满的嘟囔道:“你现在真是越来越废物了,一点默契都没有,现在好了吧?被发现了。”

  我听她说完好悬没气晕过去,心说我废物?我没有默契感?开什么玩笑,背着你背的手都酸了。

  她见我发愣,就推了我一把,让我往前走了,而没走几步,眼前就出现一个拐角,不过很快,立刻就有四五束手电光就都照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