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哥,这几天总有人说能看见龙,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黑子吃着东西含糊不清说道。

  我叫张雷,这是一个寻常到了不能在寻常的名字,这个名字是爷爷给我起的,爷爷说,雷这个字好,雨在上,则为天,田在下,则为地,天上地下,这是顺应天道万法,希望日后我不论遇见什么事情,都能顺其自然,不要强求。

  虽然这个名字的寓意很好,但是我却真心的不是很喜欢,总觉得这名字太不高大上,天下间不知道多少人叫这个名字。

  我敲了敲黑子的饭盒,“吃你的东西也堵不上你的嘴,要是有龙的话,我就给你写个‘服’字,在我看来,那也顶多就是个大蟒蛇罢了,再说了,咱们这里虽然不是什么深山老林,但是长出个大蟒蛇什么的还是正常事。”

  黑子是我的发小,我们打小就在一起光屁股玩泥巴,关系是没的说,可以说是我的死党。

  “雷哥,咱们今天晚上去看看好不好?我这几天太闲了。”黑子还是不罢休。

  ^☆酷cI匠网h正版首发q、

  我摇了摇头,果断的说道:“不去。”

  “为啥啊?”黑子大呼不解。

  我吃的差不多了,起身收拾餐盒,同时也解释道:“你小子傻了?都说那大蟒蛇是在那条大河里面了?而且咱们这里最近天天都在下雨,大河都涨水了,你要是去了也不怕被冲走?”

  “我去,雷哥你才傻了,咱们又不是下水,就是去看看。”

  我还是摇了摇头:“不去就不去,咱们村晚上不让出门,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靠,雷哥你这么说我就真的瞧不起你了,你还真相信这些老人说的?什么鬼啊神啊的,我就没见到过一个。”黑子递给我一个鄙夷的眼神。

  我是东北吉林人,而我们这里是一个乡下,苇塘村。

  我们村子距离市里还是很远的,不过也算是一片世外桃源了,毕竟这里很少会有汽车尾气的污染,额,大家可以想象一下我们这里到底有多么的偏远了。

  而我们这里虽然是一片“乐土”,但是却也正因为如此,村民们的思想还是比较落后和封建的。一直都是不让人半夜出门,说是村子里面不太平,闹妖精,晚上出门容易被抓走。

  我对于这个说法一直都是嗤之以鼻的,毕竟我长这么大了,什么东西都没看到过。而我说晚上不出去,就是不想浪费我的时间,大晚上的,多睡会觉不比啥都好?不过我被黑子这么一挤兑,我也来脾气了,当即就骂道:“尼玛的,你还真把老子当成胆小的了?那就说好了,晚上我等着你,谁不去谁以后娶媳妇帽子变色。”

  晚上,我回家之后写完作业就和老爸老妈说一声,说是去黑子家玩。

  而时间还早,爸妈也不觉得什么,就只是叮嘱一下我快去快回,然后就放我走了。

  我们村子不是很大,大约也就是一百多户人,而且大多数还都是些老幼孺妇,因为年轻一点的小伙子都去城里打工了。

  从我们家到村子里面的大河也就是一两里地,我二话没说,就直奔那里。

  天还早,但是怕天黑之后老爸不放我出来,所以也只好出来早一点。

  村子里面的大河没有名字,不过老人们说,这条大河,上通着松江市,下通着松花江,不过这不知道多少年以来,村子里面一直都有老人说,这条大河里面有着一条黑色大龙,但却不是什么好东西,时常在水里戏水,弄得大河的水泛滥,总是会淹了这附近的农田。不过我长了这么大了,反正是没见过一次。

  有句话说得好,年轻就是好,大哥我今年才十六岁,不用跑,十分钟就轻轻松松到了大河边上了。

  我们这里最近天天都在下雨,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干净的地方,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我心中一动,三下五除二就爬了上去,心说等黑子那王八蛋来了,看我不吓他一跳。

  不过我刚上树,还没到三分钟,天竟然暗了下来,我透过树叶向上看去,就只见上面黑压压的,空气也是闷得很,貌似马上就要下雨了。

  我看了一眼家里的方向,心说这货能不能不来了?

  我越看老天心里就越是没底啊,这老天阴的都快拧出水了啊。

  我靠,这货要是真不来,那老子今天还不得真的变成落汤鸡了?我心里暗骂一声,不过本持着日后肯定不戴绿帽子的原则,我决定再等一会!毕竟那小子要是真不来,明天我就敢直接大骂他一顿!

  我等了一会,还是不见那小子来,不过我却听在我脚下却起了一阵水花的声音……

  那声音十分的震耳,根本就不像是普通的水浪,而是如同有个人再拿着什么东西搅和着水缸里的水一般!

  我心中一震,心说该不会是真的有什么龙吧?定睛观瞧,但只是就这一眼,我差点就被吓的直接从树上掉下来了。

  就只见水中有一个见头不见尾,但是却头上长角,肋下生鳞的巨大物体!那东西非寻常的巨大,真就如通大蟒蛇一般,不过浑身上下一身的黑色鳞片,粗如水缸。

  “我的妈妈的妈妈啊,这不是大蟒蛇,也不是龙,而是蟐蟒啊!”我一时害怕,大骂了一声出口,不过刚一喊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我正好看到一个拳头大小的眼睛,正在打量着我!

  我以前在爷爷的《解殃术》上面看过这东西,这东西名叫蟐蟒,是一种剧毒之蛇修炼而成,不过一旦长成蟒身就不再是蛇类,不过也不是龙类,而是一种名叫蟐蟒的东西。

  这东西喜欢戏水,并且力大无比,在水中就完全是它的地盘啊。而且这家伙还是两栖动物,可以上岸,上了岸速度也是奇快。但是!最主要一点……这家伙喜欢吃人!

  那东西还在打量着我,我慌忙之中也顾不了多少了,连忙就往树下一跳,也不知道黑子那货来没来,我大喊了一声:“黑子,去你妹的吧,绿帽子就绿帽子吧,老子我带了,你特么也快点跑,这家伙不简单啊。”

  我喊了一嗓子,希望黑子要是来了能听到,不过蟐蟒也看到我了,身子一动,就在水中缓缓地浮了上来,不过我说的缓缓是针对于蟐蟒,但如果是在我看来,就绝对是一级潜水员啊。

  我跑了几步,听着后面悉悉索索的声音,我头也不敢回,心里这个骂啊,村子里面这么多人见过它,可这东西怎么就非喜欢追自己玩啊?以前也没听说过这东西追过人吧?

  我越跑天越黑,一看就知道要因为阴天的原因天快黑了,不过跑了一会,我就忍不住向周围看了一眼,然而就这一眼就气得我差点骂爹啊,刚才一着急竟然跑歪了……

  “咝咝咝……”

  人这种东西还真是点背喝凉水都塞牙啊,刚发现自己跑错路了,身后却立刻就传来了那家伙吐信子的声音,而且凭感觉,貌似马上就能追上我了!

  “我日,张一虚你快来救人啊,你再不来你孙子就要被人吃了……啊!”我急得大喊,这种时候也只有爷爷出马了,可这话还没说完,我脚下一空,惊叫一声,就直接向下摔了下去。

  “砰。”

  “哎呦我的妈啊。”我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屁股差点摔成三瓣,疼得我忍不住大叫了起来,不过我看向头顶,正好看到那蟐蟒在上面吐着信子,而他的信子竟然都有一米多长!

  我也管不了自己掉到什么地方,怕这家伙再下来,撒开丫子就向一边跑去,直到那东西吐信子的声音渐渐远去我这才放缓了步子,不过心里却是非常的奇怪,自己刚才一直都是沿着河堤跑,可是河堤之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一个窟窿?

  想起刚才自己掉下来的高度,少说也有三四米吧?

  刚才不觉得什么,现在反应了过来,我这才感觉肚子里面有点难受,七荤八素的,还有点恶心,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给我摔坏了。

  在我的周围,都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不过我也够奇怪的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在我们村子的河堤之下怎么会有这种地方?难道这是谁家的地窖?我靠,那这是哪家干的?把地窖都挖的这么大?我跑了这么半天也不见头。

  伸手不见五指,而我现在也不敢往回走,怕那东西在下来,然而我刚想在继续向前走去,就只见前方似乎是有个拐角,而在那拐角之处,竟然有着幽幽的绿光,如同以前和爷爷一起到老林子里面见到的……鬼火!

  我见那鬼火顿时一愣,不过还没等我出声,就只听“啪”的一轻响,在这无边无尽的黑暗之中,那幽幽的鬼火竟然立刻就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