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五队人的分开,他们在各自领队的带领下步行进入森林,去到各自该去的大地方集合。集合之后,便可以各自散开了。

  毕竟如果不散开的话,待在人这么多的地方,一不小心被人逮住那可就惨了,只能被人围攻,然后就这样白白失败。

   现在每个大队的情况都差不多,刚开始进来谁也不想起出现失误被人抓住,所以他们都是散开,有队伍的就组队,没队伍的马上逃遁,找个地方躲起来没准就能坚持到三天之后。

  不过说来他们之中多数是队伍的形式存在的,毕竟来自不同的村落,初来乍到同村落的几个少年总得抱紧团来共同过了这个坎吧,单干的话只会成为别人的猎物。

  当然这其中也是有特例的。炎亚他们这个村落的小队就有着非常大的矛盾了。先不说无法联合起来,就是他们内部也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是敌对的关系,他们又怎么可能会组成一个队伍呢。

  现在他们七人,雷恩五人抱成团,形成小队,只剩下炎亚跟安琪儿两人在一块了。他们分别进入两个大的队伍当中,去到不同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雷恩他们是怎么想的,既然想针对炎亚,他们为什么就不直接跟在他们的大队伍中,伺机发动攻势,将他们打败。但是炎亚两人的目标却非常明确,那就是尽量避开这些有过过节的人,自己安然待在森林中,不去主动招惹。

  毕竟他们的队伍只有两个人,战斗力非常有限,再加上自己的其余魔兽没什么用,那就相当于只有安琪儿有一战之力了。遇上了两三个人的小队伍还好,他们打不过还能跑,但是遇上那些五六个,六七个的队伍时,只要他们事先将自己包围起来,那就插翅也难逃了。

  所以他们在分组的时候就已经明确了,所以他们去到的那个大组中,非常低调,不声不响的就进入到里面历练去了。

  现在人员分散,正是他们浑水摸鱼,找到安全的地方保护自己的好机会。安琪儿的野外生活经验丰富,现在带着炎亚进入到森林当中,想要灵活的活动那还是相当轻松的。

  但是因为他们没有武器在身,所以也就没干尝试太进入到森林深处,毕竟现在以他们两三星初级驭兽师的水平,对上一头一阶中位魔兽已经顶天了,要是遇上一头一阶上位魔兽或是巅峰魔兽那可就相当麻烦,到时候他们只有拼命逃跑的份了。

  现在不单是他们这样想,在场的所有少年也差不多是这个心态。或许其中有些厚积薄发的,隐忍了一两年才选择报考学校的无良存在,他们才不用思考这些问题。

  别说这种显现还是挺常见的,因为单单是炎亚他们这一个大队伍当中,他就看到了不少那些比他们成熟得多的存在。

  不管他们是不是长得快显得成熟还是真的是那个年纪,反正这样的人确实不少。毕竟二十岁是一个门槛,只要他们不达到这个极限,而且是驭兽师就行了,管他们是几星的初级驭兽师。哪怕没有这个历练,他们也应该会是打算这样一进学校就成为那种校霸级别的存在而准备着的吧。

  因为他们人少,只有两个,所以在森林这个大环境里的优势就特别明显了。既然不选择冲突,他们找好位置之后也索性落了个清闲。便安然休息了起来。

  炎亚心中细细盘算,他们是中午午后开始的历练,按三天时间来算的话,那三天之后他们也应该是这个时候便可以结束试炼了。这样算来,他们要在这里度过三个晚上四个白天的时间。

  这个时间说短不短,相信现在他们躲避的地方也不见得能隐藏多久,人那么多,总会有那么一个两个人会有相同的想法,寻到这里。等它们藏身的地方暴露,到时候争端就在所难免了。不是他害怕争端,只是现实的情况实在不容得他们与其他人起争端,要人员没人员,要战力没战力,他们拿什么来争。

  “姐姐,我细想了一下,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靠这样无谓的躲藏为好...”

  安琪儿不解。“为啥?这样躲着那道不好吗?等我们躲够三天就行了,以逸待劳为什么不呢?”

  “不是这样的,姐姐你想过没有,既然我们能章到这里,那想必也还是会有人能长到这里的,其实躲着也不见得能安全到哪里...”

  “那....你想怎么样。”

  “我在想,与其坐以待毙等着被人发现,不如我们采取走动游击的方式主动去避开有心之人的寻找。我们只有两个人,而他们也不至于像我么你这样这么少人,所以我们胜在队伍的灵活性上。”

  这样一说,安琪儿也明白过来了。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他们胜在人员的精简上,灵活性非常强,未尝不值得一试。

  “好,听你的。我们就采取游击的方式在森林里穿行,避开其他人的耳目,坚持到三天之后。”

  “嗯,现在还是能在这里呆一会的,虽然说我们要以游击的方式去避免冲突,但是不至于一直都跑,一直跑的话别说三天了,就是一天我们也坚持不下去。”

  安琪儿尴尬,自从进到城里来,他好像一直在炎亚面前表现的不淡定了。一直以来她都是作为姐姐,无论在哪个方面都起到了带头做用,淡定按时更加不再话下了。

  可现在炎亚好像突然便了一个人似的,坐实思考有理有据,想法有相当深度,去先前判若两人。他这个弟弟当得也太成功了,现在简直就像是哥哥一样,处处在指导着她。

  最新}●章k节上/;酷H匠网

  这种改变一时间让她适应不过来,心中想法滋生,一时间她想了很多。只不过她本能的却是非常依赖这种感觉,很喜欢现在这样,什么都不用想,有时还何以稍微犯二一下。

  有个人为她指引方向,告诉她该做什么,尤其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弟弟,那种感觉她一直在自己的心底滋长着,甚至不知不觉间还在悄然改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