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

  他声音威严,因为是站在城楼上的,所以此刻因为他的一句话,广场上的人顿时安静起来了,谁都不敢造次。

  “规矩不同往年,相信从这一年你们提前到来这一件事上便可以看看出来了。没错,今年我们在往年直接录取的形式下,增添了一项考验,为了提高教学质量,我们将会以这一次考验的成绩,对你们入学后进行阶梯教学。”

  “再有,为了增加历练效果度,我们允许学员之间合理的竞争。所以,现在问题便来了,如何评判一个人的实力强弱呢?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评判的准则了。”

  说罢,那个负责人便从怀中取出一个手环状的东西出来。

  “这是学校特制、专为此时试炼而设计的手环。它没有什么特殊功能,只是每一个手环都有其特定的编号,不可更改。到时候你们每人将会被配发一个,作为自己身份的标示。试炼之时,就以抢夺这枚手环为最终目标,谁在三天之后获得手环越多,谁的排名就越靠前,相信大家也知道排名靠前的意义了,我就不多说什么了。”

  广场上终究还是有了小声的议论,毕竟他们也惊讶,没想到自己竟然撞上了学校这么一出,有的感慨际遇,有的感慨是鸿沟,总之一时间声音在各处响起。

  “好了,你么你也不用议论。接下来时为期三天的野外试炼,所以这大包小包的也就没有必要了,因为试炼不允许带这么多东西。所以,现在我给你们半个时辰的时间,将东西放好。”

  “半个时辰之后,再在广场上集合,由我身后的几名老师带队分散进入试炼地。解散!”

  严肃的氛围消失,广场上又顿时喧闹起来。少年们大包小包的无处可放,最终还是得驮回旅店寄存。

  因为其中有不少人退房了,所以此刻他们都争先恐后的又一溜烟的跑开,去附近比较近的地方租房去了,毕竟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迟到了那颗就惨了。

  场面是相当混乱,五六百人的广场上剩下的人寥寥无几。

  而这其中便有炎亚他们的身影,因为他一点也不着急,自己租的旅店靠近学校不说,关键是自己还没有退房,完全不需要像现在其他人一样,争着抢着再去租房存放行李。

  随着人群的退散,广场变得空旷起来,而剩下的人,便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了。隆克一行人毫无疑问在其中,他手底下小弟多的是,说道要放行李,哪用得着他这个少爷啊。

  所以此刻隆克在广厂上,惬意起来。一时间,他也看见了就站在不远处的炎亚,以及让他这些天彻夜难眠的少女安琪儿。

  一看到她,隆克就动了。像他这种少爷,最害怕的就是无聊,现在有一个好好的机会让自己去调戏少女,他又怎么能放过呢,更何况,少女是如此对他口味。

  “对了,那边的美女,之前一别唐突,还未知道您的芳名呢。还有你旁边的那个小子,看着真欠揍,给我滚远点。”

  隆克带领着一帮小弟,大摇大摆的就像安琪儿的方向走去。神情傲慢,非常无理的说着话。

  炎亚郁闷,心想刚刚怎么就没有随着人群的移动而走开呢。

  但是当他看到城楼上还有人站着的时候,他也就无所畏了。先前也看到了,这里必定不会起争端。

  现在别人都明面欺人了,对姐姐无礼还不说,对自己更是傲慢无礼的辱骂,这让他难以忍耐,所以一直沉稳如他,现在也不禁想出言讽刺。

  “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哪天灰溜溜逃走的隆克少爷啊。怎么,几日不见,竟然这么想我们啊。呵呵,叫我滚是不太可能了,要不,你给我滚吧?正巧我看着你也不爽。”

  他像是诉说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一样,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道。

  “噗呲...”

   这么一说,让旁边的安琪儿顿时忍不住,娇笑出生声来。平时见炎亚诚诚恳恳、温和近人的,但是现在真当他看人不爽,要出言回击时,没想到他的亚此竟然如此犀利。看起来还是那样的温和,但是说出去的话却如此令人抓狂。

  “没想要你这么坏,骂起人来竟然如此犀利。好你个炎亚,还真看不出来啊,说你是跟谁学的...”

  一旁的安琪儿出言调笑道,无视隆克现在那怒气横生表情。

  看到安琪儿的娇笑,一时间隆克竟然看呆了。缓过神来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是被嘲讽着的,顿时他暴戾的神情便显然回脸上。

  “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叫我滚?信不信我一巴掌抽死你,小子,您还真当有铁山罩着就可对我大呼小叫了吗?”

  炎亚不愠不火,再次说话。“叫你滚怎么了,你若是真滚的话,那我还无话可说。可是你现在还在这里乱叫,那我不得不说上几句了。先别说铁山兄弟在这里你不敢出手打我,就算他不在,我也不见得你敢打。不是想扇我吗,来吧,我就站在这里。”

  说罢他还特意走出了两步,将脸提高,摆出的想要隆克抽的样子。

  隆克是真的怒了,他何时受过这样的轻视?铁山、奎等人轻视他他也就忍了,可现在竟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轻视自己,而且旁边还活生生站着一个美女,这样他如何能忍。

  “妈的,你当你是谁啊。如此欠打的神情,看着真特么不爽!”

  只是让他更愤怒的是,自己出手打人者事,竟然让自己的小弟给拦了下来,说什么也不让他去。

  “没帮我打这小子也就算了,还挡住我是什么意思?你们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给我滚,滚一边去。”

  本来那个胖子想出言提示他的,但是他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隆克一阵臭骂个硬生生憋回去了。没办法,既然自己的老大都真的要打了,也只能由着他来吧,反正自己不动手就是了。

  '酷匠网Te永:@久免◇费l看小J说@

  隆克双手成掌状,真向炎亚脸上招呼。

  炎亚见状,不惊反喜,心想隆克这没头脑的少爷,果然之懂得发泄一时的不爽,而丝毫没再以自己的算计。当然他自己也不会真的给他扇脸,随着隆克的手掌向自己靠近,他也出手防护,怎么可能让他打脸啊!

  他双手护头,呈被动防御状。因为他相信,就现在场上的这寥寥数人,城楼上的几个老师或是其他性质的学校负责人肯定能看的清楚。到时候自己被动防御的名头坐实,还不够他喝一壶吗。

  隆克怒气当头,看见炎亚双手护头,手掌已出了他怎能甘心停下来呢。既然不能打脸,那打其他地方也是一样的。他化掌为拳,直击炎亚腹部。

  拳头快速打炎亚身上,即使他有所防备,也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拳头打的生疼。虽然不至于被打倒,但是此刻为了将戏演足,他还是随着这一拳“倒地”了。

  这一倒,可吓坏了一旁的安琪儿,她放下身上的一小袋行李,快速跑向“倒地不起”的炎亚。

  “炎亚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傻不躲呢!”安琪儿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哭腔,看来她真的以为自己受重伤了呢。

  没想到炎亚却突然睁开眼,对着一脸焦虑的安琪儿抖了抖眉,嘴角微微上扬。

  “你....”安琪儿惊讶。

  “嘘!....”炎亚抬手示意道,然后有用手指了指城楼的方向。

  安琪儿想炎亚所致的方向看去,顿时明白了他的想法。一时间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没想到这个在自己严眼中一直耿直不已的弟弟,耍起心计来竟然一套套的。害自己白白担心一场。

  隆克得意,心想自己终于出了一口气,心中乐得不行。

  还没等他乐了多久,便有人从校门走出,走到了他的身前。

  一个蓝衣服的中年人神情肃穆,对着正非常快乐的隆克便说道。

  “你,被取消本次试炼的资格了!马上离开此处!”

  隆克顿时傻眼了,这...这什么情况?我被开除了?开什么玩笑啊!

  “你们这群傻货,当时怎么就没制止我。属白眼狼的吧,吃里扒外!”他怎么能受得了这气,没地方发泄的他只能往自己小弟身上撒了。

  一众小弟也是憋屈,敢怒不敢言,这特么的什么情况啊。自己在你出手之前制止了,但是却被大骂一通说吃里扒外,所以也就没有制止了;但是真当你被处罚了心里憋屈,这是后却来埋怨当时没有制止,又是吃里扒外。

  我勒个去,能不能有点做大佬的觉悟啊。张口闭口的就是吃里扒外,也不想想自己当时的样子。有这样的老大,他们真是悲哀。

  炎亚大爽,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对着又是灰溜溜离去的隆克又是一顿气。

  “先前叫你滚你不滚,现在好了,非得让人来叫你滚,三少果然是个有个性的少爷啊。走好不送!”

  隆克一个踉跄,他着实憋屈。又羞又怒,妈的没想到竟然被这小子给阴了。

  “小样你给我等着,敢阴我,迟早我会还回来的。”他回身,放下狠话。

  “别以为就这能把我给弄出去,我告诉你,等真正试炼的时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残忍,你就给我等着瞧吧,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