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了,今天注定让人热血沸腾。

  因为在无数天的等待之后,学校的准备工作终于做好,开始了正式的新生入校仪式!

  这一天,各个客栈旅店的房子退订的非常多,他们都收拾好行李,准备入住正式的学生宿舍。所以在街上可以随意看到包袱满满的少年,跟前段时间他们刚刚进城的情形差不多。

  炎亚早早起身,凝练了一晚上他也不觉得困倦,因为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却不料一旁的安琪儿起的更早,在炎亚起身洗漱,收拾东西的时候她就已经背好东西进到炎亚的房间里了。

  “炎亚快快快,我们争取早点进行报道,不然等人多了,就会很麻烦了。这么多东西扛着,累人啊。”

  “知道了姐姐,我就来!”

  两人打点完毕,相携出门而去。他们没有选择当即退房,想到反正今天的房钱也是要付的,那就索性再留一天吧,大不了再出来退房便是了。

  不巧的是,在他们刚下楼的时候,却也遇上了同住一个旅社的雷恩他们。

  因为雷恩的家世有点好,不需要像炎亚他们一样省吃俭用,所以他们住的都是比较高档的房间,住在另一块区域,所以平时他们相见的机会非常少。

  可能是因为他们一行人也想早点去学校报到吧,所以才再这个情况下相遇了。

  “哟,这不是炎亚嘛,还有安琪儿啊,怎么你们也这么早去啊。小两口的就直说了嘛,还姐弟呢,听着你们不觉得二心我都替你们二心了。”

  雷恩见不得他们亲昵的样子,心生嫉妒,语气刻薄的说出这些气话。

  确实,因为那天他看到炎亚大醉,由安琪儿背回来,猜忌小心眼如他,便往其他方向想去了。

  炎亚听罢气不打一处来,显然他也听出了其中刻薄的讽刺。

  “炎亚,无视他。让他在这里乱叫....”安琪立马抓住炎亚的手,轻声对他说道,因为现在不该跟他起摩擦。

  只见他的怒意慢慢平息下来,姐姐说的对,对于这种无谓的话,选择无视就行了。

  所以最后他也就像没看到一样,安然自若的走出了旅店的大门,让他们一行人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离开。

  雷恩又一次被赤果果的无视。

  “哼!敢无视我!有你好看的!”他双拳紧握,脸色通红的发泄到。“我们走!”

  临山城初级驭兽师学校坐落在临山城西北方向,占地非常广,将近有整个临山城的五分之一大小。在学校的外围,也就是城的外围,有一片起伏的丘陵,丘陵树木高耸,延伸到城里面来,而驭兽师学校,便建在这些丘陵之上。

  临山城驭兽师学校作为人才的培养基地,历来受到重视,所以整个学校建设的非常气派。单是学校的大门,便非常雄伟。虽然比不上临山城正规的城门,但是它雄伟的程度也不差多少。

  炎亚住的地方本来就距离学校不远,所以现在他很快就走到学校的校址。校门一块块大石头拼接堆砌起,看着学校如此庄严肃穆,他的心便忍不住澎湃起来。

  只见“临山”两个字清晰、沉寂的被刻在门楼,石头透出冰凉的气息,字迹似散发出着强大魔兽的气息一样,让人望而生畏。

  在“临山”两个字的上方,那里还刻有一副魔兽的头像。炎亚向头那头魔兽像望去,心中升起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这是一头狮子的头像,看向它时,虽然它是被刻在城楼上的,但是那头狮子好像也在看向他一样,非常诡异。

  整个学校,处处都好像透露着不寻常,吸引着前来求学之人的目光。

  本以为可以先到先报名,炎亚安琪儿早早到来。可是现在这个情况却让他们非常郁闷,因为此刻大门虽然开着,但是门卫命令禁止不让人进去。

  没办法了,兴致冲冲的他们热情顿时消退。

  随着时间的推移,学校门口的小广场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此刻他们莫不都是大包小包在身,因为门没开,来人只能硬生生的干站着。看管着行李就够了。

  “怎么没还不开门啊,都等了这么久了,学校这是搞什么啊。”有人出言抱怨道。

  “嘘....小声点”其中又有人打断了那人的抱怨。“学校这样做必定油田的道理,小心你因一时语失而被取消资格。”

  m%最c*新R3章u节l?上酷J匠网(

  那人听罢,再也不敢出言抱怨了,想自己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上个学,因为自己一句话而被取消了资格的话,那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让让了啊,都让让了啊!”一个粗鲁的声音从人群后方响起。

  众人的不喜,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

  只见一个满身横肉的大个子出现在众人的实现之内。他身高不低,有一米八的个头,但是因为赘肉横生,看起来也就那样,活生生的一个肉球。

  “凭什么,广场那么大,为啥你就非得在这里进去呢。”

  众人因为他粗鲁的语气而不爽,直接出言反驳。别以为你个子大就可以无法无天了,现在这里的都是驭兽师,真正打起来,你大那个子顶不顶事还另说呢。

  “凭什么?你跟我说凭什么?哈哈哈...”胖子像遇上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之后他将身子侧过,给后方留出一个道来。然后,一个衣着非常花哨、表情傲慢无礼的少年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随着那个少年的出场,刚刚那个出言反驳的少年脸色顿时萎了。因为这个少年不是其他,正是临山三少之一的第三少隆克!

  “那那那....那个...是三少啊....,是小的有眼无珠,不知先前的胖子,不不不...是胖爷,他...他是你的手下。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您您..您就大人有大量,把我当...当成一个屁,给给给...给放了吧。”

  隆克没有正眼瞧他,随意说道。“要我放过你那也不是问题,很简单的事情吗,好了我放过你了。”然后他眼神戏谑,又接着说道。“但是,我眼前的这个兄弟肯不肯放过你,那就另说了!”

  废话,他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让这个小喽啰给拂了面子,说放过他又怎么可能。但是为了装13,不适合自己出手,它只能这样说话了,有他的小弟在,又怎么会让他出手呢。

  况且这个小弟是他特意求自己老爹帮他找来充当打手的,以便让他可以在学校里更加肆无忌惮。现在遇上了一个不长眼的,正好可以试试这个大个子的威力。

  大个子听罢,也知道该怎么做,他伸一根粗大的手指,指着那个少年。

  “你,过来!”

  少年战战兢兢,虽然内心非常抗拒,但是为了他以后的或许能好过一点,也只能从了。所以他便要向对方走去,显然,他也在考虑着该有的后果。

  炎亚也被场外变得动静给吸引了,因为自己带的东西不多,所以他很快便绕过人群,走到那个标志性的胖墩附近,看着就境会发生什么。

  显然他也看到了胖子后边的那人,这一想之下,他也就明白了。原来是这个跋扈少爷在立威啊。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源自,他静静的看着事情的发展,因为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自己不明所以的出去,怕只会引火上身。虽然自己很同情那个少年,但他也只能暗叹那人倒霉了。

  少年走近大胖子,胖子二话不说便将他拎了起来。“怎么说话呢你,是不是不想在学校里待了啊!”

  被拎起的少年哪还能有什么反抗的心思啊,整个人都被吓傻了一样,摇头,口齿不清的说。“没没没..没有,是我不小心得罪了胖爷,我向你道....道歉...”

  这年头装比的人多了去了,但是没有实力的话,那装比的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就如现在这样,他装比不成,一个道歉就像将事情唔过去,那想法也太天真了点,大胖子当然不买账。

  “一句话就想让我气消,你当我这么好糊弄啊!我告诉你,今天你不受点皮肉之苦,胖爷我还真的不能消气。”

  说罢他二话不说,便将另一只手抬起,握拳便要打去。

  少年两眼一抹黑,绝望不已。“完了.....这顿打是免不了了....”

  这时候,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后方响起,没夹杂有太多的情感。

  “住手。广场上禁止打斗,违令者终身不得录取进学校。”

  胖子一阵激灵,听到声音之后,他也不敢私自动手了。虽然说这是自己老大的意思,但他也不想因为他的一时意气而白白葬送了入学的机会啊。

  少年被胖子扔下地面,他如释重负,心想老天开眼,自己终于可以免去一顿打了。

  出来的那人身穿蓝色制服,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都是四五十岁模样,毫无疑问他是驭兽师学校出来的主事人。

  喝止了胖子的行为之后,他们也不再看向那边,而是径自走向城楼,站在了城楼的中央,俯视着广场上的众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