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开快痛饮,喝的酩酊大醉。

  一直以为自己酒量不行的炎亚,此刻竟真能跟铁山拼到最后。

  这场酒一直喝到两人说话都迷糊的地步才终止,两人酒后,话语尤其的多。像两个多年未见的故友,嘘寒问暖,畅谈人生。

  最终,他们都抵不住酒意,双双醉倒在桌子上。

  酒桌上就剩安琪儿一人,因为她从头到尾都没喝,所以此刻善后的工作便由她来做。

  付了酒钱,他们也就散了。

  安琪儿背着大醉的炎亚,离开酒馆,回旅店去了。

  至于铁山,他是什么人,随行总有那么一个两个的,见他大醉,便也背着离开了。

  一路上,因为他是第一次大醉,所以他酒话一直不停,请不清晰的就一直在安琪儿耳边说着。

  灼热的气浪吹过安琪儿的耳根,一度让她的升起异样的感觉,身体都开始有点无力的迹象。

  她轻轻摇头,将这种状态扫脱,更加快速将炎亚背回去了。再这样的话,不是她先没有力气背炎亚了,而是就算她有力气,也背不动他了。

  安顿好炎亚之后,安琪儿一直守在旁边,等待着他醒来。

  期间她想了很多很多。

  炎亚自小就没能想今天一样,跟一个人开怀大饮,痛快说话,然而就在今天,他结识了第一个朋友。对于安琪儿,她真的为炎亚感到高兴。

  铁山的强势,正是炎亚现在所需要的。虽然他们直接有老师收为学生,但是老师也总不能时刻在他们身边吧。

  她先前还在为这件事情担心呢,没想到现在被炎亚这么轻松的解决。她不得不感叹道上苍开眼。

  安琪儿想到,有了铁山的庇护,不,是有了铁山的照顾,因为他本命契约魔兽的缘故,炎亚在驭兽师上的道路或许走不了太远,但是他也必定不会真的生活艰难。有铁山在,不出意外他的一生足可安乐无虞。

  炎亚侧身,换个姿势继续他的休息。

  因为炎亚与铁山喝酒的缘故,先前他没有将银镯送给安琪儿,只是将银镯随意放到了自己的怀中。

  却不料,因为他的侧身,银镯掉了出来。

  安琪儿拿起,发现这竟然是炎亚之前买的银镯,自己非常喜欢的那个。

  拿起银镯,一想到因它而起的争端她就揪心不已,千钧一发之际,他们差不多就要被打。还好有人出来帮解围,不然后果真的不能想象。

  但是一想到炎亚当时竟然如此坚持,面对对方来势汹汹的索要不为所动时,想到这里,安琪儿不禁心生甜蜜之感。

  不知不觉之间,安琪儿对炎亚的看法渐渐改变..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如此感觉?炎亚是我弟弟,可是我现在.....”

  虽然她有所觉察,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种种表现,已经超出了姐弟的范畴。只是她还一直固执的认为而已。

  如此想过,她便不敢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将银镯轻轻放回到炎亚的怀中,看一下他正熟睡的脸,双脸微红,害羞的跑了开了。

  在安琪儿背着炎亚回来的时候,正巧也被回来的雷恩一行人撞上。

  看到炎亚显然不是被打,满身酒气他可以清晰闻到。他双眼暴戾,欲喷出火来。

  期间他本想着要为难安琪儿,但是一想到城中不准发生争斗,他也就忍了。因为就炎亚现在这样,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出手。如果真出手了的话,那可就有大问题了。

  学校录取新生的日子近了,如果现在他犯了什么事的话,自己入学的资格将会被取消。他可不敢冒这个险,为了一时间的意气,白白失去了入学的机会可不值得。

  反正时日多的是,等真正进入到学校中,他报复的机会多的是。思前想后之下他还是忍住了。

  这些天街上想突然间安静下来了一样,相信其他少年的想法也跟雷恩差不多吧。他们也不想轻易惹事,让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就这样没了。

  驭兽师学校是他们的目标,目标越近他们的心思便越沉重。就算此前真有过摩擦,那也得硬生生的憋住,等到入学了之后在一并解决。

  因为学校里并不反对学员间的打斗,只要不弄出人命,学校高层是默许的。

  这样不禁可以锻炼少年的血性,同时也能增加他们之间对于实战经验的积累。优胜劣汰,学校只会从他们当中选择出优秀的少年,加以培养。

  至于那些经常失败被人欺负的,他们也相当于放弃了一样,只保住他们的性命,其他便不再管了。

  毕竟整个学校的资源就那么多,总不能平均到每一个人身上吧。拔尖的少年得到重视,加以培养,他们的资源哪来,便是来自这些被他们放弃了的少年身上。

  现实是残酷的,学校就像一个巨型的人才筛选器。优秀的被筛选出来得到更好培养,然后走得更远;不优秀的人只能成为他们的踏脚石,在帮助了优秀少年走向成功之后,他们也就被遗弃了。

  学校以三年为限,三年之内如果达不到高级驭兽师的话,他们就只能被另谋出路了。

  一个初级驭兽师学校每年都招收五六百名新学员,等到他们真正能达到高级驭兽师,离开学校时,怕是只有十分之一学校就算是及格了。

  这十分之一的学员有机会更进一步,他们被学校保送,保送到更高一级的尼克尔区高级驭兽师学校进修。

  尼克尔区作为一个大区,那里的高级驭兽师学校比这里的初级驭兽师学校来说,那更是天与地的区别,在那里他们有可以获得更好的培养。

  至于那剩下的十分之九,他们莫不是在学校中被人折磨被迫离开,就是在规定学年中达不到规定的程度,直接被淘汰。

  谁也不想成为那十分之九,哪个少年不是傲气张扬,相信自己可以做到最好。

  酷QF匠Ae网正1版.首ou发

  此时他们信心满满的,打算沉寂完这最后的几天,到时候一展头角,受到学校的重视。这样他们的前途可就不用担忧了。

  现在,他们就等学校正式招生的那一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