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铁山

  炎亚没想到,出来的这个大个子竟然有如此能量,硬生生将这个跋扈的公子哥给逼退了。 

  现在危机也解了,压抑的气氛顿时瓦解。

  “谢谢这位兄弟出手相助,炎亚来日必有厚报!” 

  一码归一码,炎亚绝不拖欠,欠人的就要还,这是他做人的准则。 

  铁山摆手,“诶,炎亚兄弟此言差矣。我看兄弟胆识过人,不卑不亢,便心生敬仰之情。至于出手向助,那也只是顺手而为之罢了,炎亚兄弟不必挂在心上。” 

  接着他又说道。“我这人就是这样,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或许与不符合炎亚兄弟口味的地方,但还请勿怪。”

  “铁山兄弟过谦了。”炎亚拱手。“铁山兄性情刚烈,不矫揉造作,我也是钦佩不已!” 

  “哈哈哈,咱俩就别再这客气了,我们不是那种油嘴滑舌的人,现在要互相吹捧,我说着还真是不习惯呢,啊哈哈”

  “呃,那就在此再谢过铁山兄了。”

  “诶,谢就不必了。如果真要谢的话,那就请我喝酒吧,我铁山什么都可以唯有,唯独不可以没有兄弟和酒。现在遇上了炎亚兄弟你,怎能没没有酒呢!”

  “那我就请铁山兄喝酒,不过事先声明,我的酒量可是有点尴尬的.....” 

  “对了铁山兄,我给你介绍一下。”炎亚将姐姐安琪儿稍微拉近身旁,对大个子铁山介绍到。

  “这是我姐姐安琪儿。”

  铁山系眼一看,被安琪儿的身段容颜深深震撼,不过很快,他的心情便平复下来。 

  对于他们而言,妻子女友什么的都是奢望,刀里来血里去的日子,让他们分不出心思。想要有一段爱情,那是他们绝对不敢想的事情。 

  虽然安琪儿长得相当惊艳,但是他也就只是在心上一件艺术品一样,只是看看罢了。再说了既然是兄弟的姐姐,他也汉子道分寸。 

  “呵呵,我这个人对一些称谓什么没什么概念。既然炎亚叫你姐姐了,我是他的兄弟,那我也叫你姐姐吧。反正我家那个,也没给我什么姐姐妹妹的,今后,您就是我的姐姐了!” 

  安琪儿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热情,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处理才好,毕竟涉世未深。但是对于铁山的耿直,不管怎样,她都不好意思拒绝。 

  “恩,那我便厚着脸皮当你们的姐姐了!铁山弟弟,刚刚多谢你了。”安琪儿出言再次感激道。 

  铁山当场就不乐意了。“姐姐这是什么话,太见外了不是。弟弟保护姐姐,那不是应该的事情吗,再说了炎亚兄弟做是天经地义,难道我做了就是图您的一声谢谢吗?” 

  见惯血与火的人,总是不会绞肉造作,性格刚烈,有什么说什么吗。就想现在的铁山一样,是真性情,与那些相互猜忌相互奉承的所谓公子哥的确实不同。 

  这也是平常被人为什么整天叫武夫武夫的原因了,因为在一般人看来,他们这样的表现着实显得有些鲁莽。

  安琪儿脸红,铁山如此反应,没想到自己真心的感谢竟引来了对方的不高兴,她也尴尬了。 

  “好了好了,我们就不再这里矫情了。铁山兄弟,姐姐我们喝酒去吧!” 

  为了缓解尴尬氛围,炎亚出言。 

  “额,刚刚语气甚是有点重,姐姐别跟我一般见识哈,哈哈哈哈,走,我们喝酒去吧。

  一行人离开喧嚷的大街,最后找了一间酒馆坐下。 

  酒桌上聊人生,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喝酒,狗启事喜欢跟朋友们喝酒的的原因了。因为在这里,喝了酒之后就可以放开,什么都能聊。对于增进朋友兄弟之间的情感来说,无疑是一个好去处。 

  “对了炎亚兄弟,看你的衣着不像城里本地人啊。难道....你是来城中进入驭兽师学校学习的新学员吗。” 

  “实不相瞒,确实是这样的。我跟我姐姐来自附近的一个村落,得到了录取的资格,所以便前来城中报道了。” 

  “哈哈,这么巧啊。我老爹他今年也不再让我出去玩了,非得逼着我去那什么破学校学习,说什么有机会走出这里的话,听着都烦。” 

  “没想到炎亚兄弟竟然也将是里面的学院,哦还有姐姐,这下我便无用怕一个人在里面呆着无聊了。哈哈哈哈” 

  炎亚看着炎亚这个耿直的大个子,突然间他对自己先前的想法有了新的认识。

  原来贵公子中也不尽是一些蛀虫啊,眼前的铁山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对了炎亚兄弟,如果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到我的地方,就直接找我就行了。” 

  说罢,他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黝黑的令牌,将他递给炎亚。

  “这块令牌虽然不起眼,但是他还是有一点用处的。我不可能时时都在,所以说如果你还遇上了隆克他们一行人的话,可以试着用一下它。” 

  炎亚疑惑,这枚令牌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啊,难道凭它就能打退隆克一行人?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铁山也看出了他的疑惑,便再次解释到。 

  “兄弟有所不知,这枚令牌是相当于信物一般的存在。虽然它本身没什么用,但是只要你一亮出它来,属于我工会的势力便会主动出现,听你的。” 

  这枚令牌可不是一般的信物,那可是工会中重要人物才能拥有的,也就像铁山这种宝贝疙瘩级的才能拥有。可以说,就相当于少会长的专用信物一般了。 

  炎亚也听出来其中的意思了,合着,这枚令牌竟然能代表一个人的绝对意志,强行召集人口来保护自己啊。 

  “如此贵重,不知如何报答。话不多说了,他日铁山兄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在下必定全力以赴帮助,在所不辞!”炎亚眼神坚毅,火热的目光注视着铁山。 

  锦上添花虽好,患难之交更可贵! 

  铁山心想,他没有看错人。因为自己一时意气,没想到竟然结实到如此一位重情重义的少年。在这个勾心斗角人人算计的年代,实在是难能可贵。

  “好好好!不说那么多了。喝!姐姐,你也喝!”铁山情到真处,便自顾自的劝起酒来。 

  安琪儿尴尬,自己....喝什么酒啊。 

  “两位弟弟喝就可以了,姐姐不会喝酒.....”

  f&酷wm匠网…唯一~i正版:,*Q其Q‘他Th都是盗版

  铁山听罢,也不强求什么,毕竟不会喝酒那是强迫不来的。

  “嗯,既然姐姐不会喝酒,那我也不强求了。炎亚兄弟我们喝!”

  铁山举起酒碗,重重向炎亚举过去。

  炎亚见此情形,也心生豪气。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这样开怀跟自己推杯,心中着实高兴。

  所以他也不犹豫,虽然自己酒量不太行,但是也尽自己所能陪铁山喝酒去了。 

  “喝!”

  酒碗相撞,两颗炽热滚烫的心也在相互撞击着。 

  就这样,炎亚结实了他人生中第一个朋友,真正意义上的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