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亚受到的刺激相当不小,他离开人群之后,就一路狂奔,漫无目的的跑着。

  期间炎亚一直没有停下,因为只有身体的劳累才能让他感觉到一丝感觉。不知不觉,他最终还是跑到了后山,那个让他有着高兴也有失落的地方。

  看着山岗上唯一枯树,浑身湿透的炎亚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树下,劳累的感觉瞬间侵袭全身,与他此时心底的疼痛碰撞,一瞬间他的泪水再也止不住,顺着汗水的痕迹流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怎么可以这样...”他喃喃的说道。

  本意为再坚持完剩下的日子,他就能成为驭兽师,这样也可以不辜负自己这些日子以来拼命的成果了。可是现在这个情况,炎亚最后的希望无疑相当于破灭,这如何不然他痛苦呢。

  现在这个情况,就意味着自己只能落后于同龄少年,再加上如果让雷恩先自己一步,那他要打败雷恩的目标也意味着要延迟、甚至没有实现的机会。

  不知不觉中他还想到了姐姐安琪儿,想到自己如果这一年不能被学校录取,那他就要跟姐姐分隔两地,那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想看到的。不知不觉之中,姐姐安琪儿的身影已经深深烙印在炎亚的心中,让他无时无刻不想着与她一直亲近。

  一听到着则消息的安琪儿后,她便顾不得继续凝练念力,反正她这个状态那是必定呗录取无疑。现在他她最担心的就只有弟弟炎亚了,所以便急匆匆的去寻找他,因为她知道倔强的炎亚此刻必定受到不小打击。若是自己不及时给他疏导,怕他会走上什么极端也说不准。

  安琪儿到处寻找,最终还是去到了炎亚最有可能去的地方,现在,炎亚九成可能就一个人在那里偷偷伤心呢。

  炎亚疯狂折磨着自己,双手握拳拼命向枯树打去,鲜血淋淋之下他都似感觉不到痛苦一般,一边捶打着还一边嘶吼大喊,可以看出他非常痛苦。

  匆匆赶上来的安琪儿见到炎亚这么折磨自己,她也是一阵揪心,不忍心看到他这样自甘堕落。

  “炎亚住手!你疯了吗!”

  炎亚似没听到一般,依旧折磨着自己,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安琪儿见叫喊制止不了炎亚,她也急了,便快速走上前去,拍掉炎亚出的拳头可。

  可是炎亚还是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手背拍掉之后,他就继续抬起,想要再次捶打。

  “炎亚你疯了吗!赶快停下来啊!答应过我不要再受伤害的话呢!你听到了没有,停下来!”安琪儿大急,从后面伸手抱住炎亚,将他甩倒在地,两人一起滚落在地。

  六神无主的炎亚感受到自己在急速滚动后才清醒过来,双手颤抖,血流不止,嘴里还喃喃的说道,“我真没用...真没用...”

  无论安琪儿怎么说话,炎亚还是那个样,情急之下,她将炎亚拉起,面对着炎亚在他脸上狠狠的甩了一巴掌。“炎亚你在干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打来,炎亚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后,他才清醒过来。看到眼前一脸心疼的少女,他竟再也忍不住心底的痛苦,将安琪儿抱住,用嘶哑的声音疯狂诉说。

  “我没用..我没用,成为不了驭兽师...我真没用.....姐姐我真没用!啊.....”他极力忍住泪水,此刻说话的声音可怕异常。

  安琪儿心疼,低声安慰。“炎亚你说什么呢,要知道现在你已经很了不起了,你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呢,不就是驭兽师嘛,不就是不能被学校录取吗,这有什么,大不了来年再去就是了。”

  “可是...可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努力了这么久,因为时间的提前,在现在看来我的坚持竟是那么可笑,可笑我竟然追逐不上雷恩的脚步,可笑竟然追不上姐姐的脚步...啊啊啊...”炎亚嘶哑的声音发出,刺耳异常,听着却让人揪心...

  安琪儿知道炎亚心中竟然还有这样的包袱放不下,为了让他不再这样堕落,虽然她很在意此次招生,但她为了炎亚能放下、或者说减轻一下自己的包袱,便毅然决然说起倒。

  =A最.新◇章☆节上^i酷*匠eM网

  “不就是一个破学校吗,炎亚上不了,姐姐也不去了!”

  “姐姐你.....你怎么能不去呢!我是赶不上了,却不能耽误了姐姐的前途,姐姐...”

  “说什么呢,不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在哪不是修炼啊。再说了炎亚,姐姐一个人去到那里你以为我就能安心进修啊,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还在这里,叫我如何放心的下。”

  安琪儿安慰炎亚,此刻不论是真的假的,只要她能下到的安慰的话都说了个遍,为的就是想让炎亚走出现在这个状态,毕竟炎亚这样安琪儿心里真的很不好受。

  炎亚心酸,姐姐对自己这么好,而自己却总不能做到令她满意的事情来。面对姐姐尽心的开导,即使他觉得再不好受也不再好意思自暴自弃下去。

  “姐姐我知道了,是我还放不开所以才导致了现在这样的,让你见笑了。”

  “什么话呢,要笑你的话我还是你姐姐吗?呵呵,我有什么资格啸如此努力如此上进的你。就别多想了吧。”

  安琪儿伸手将炎亚破损不开的双手拿起,轻轻呼气吹向那血淋淋的拳头,心疼的看着。

  炎亚也没有将手抽出,看着姐姐认真的样子,他心里的阴影慢慢消去。这么多年她都一直在自己身旁鼓励着自己,现在也可以为了他而放弃了上学进修的机会,有这样一个姐姐,他还有什么可自怨自艾的呢。

  安琪儿认真细致的帮炎亚清理伤口的异物,清理完之后,只见她起身,提起雪白的裙子,“唰、唰、唰”地将裙子撕出几条来,之后她又蹲下,帮炎亚包扎双手,丝毫不在意自己因为这样而暴露出来的双腿。

  炎亚见此情形,感动的无以复加,嘴唇噏动,看着姐姐一丝不苟的样子,他好像瞬间又充满自信一样,眼神中闪烁回自信的光芒。

  “姐姐,我想我不应该就此放弃。现在还不是最后的时刻,一切都还有回转的余地。我想将这最后的一点时间也用上,这样解释我还是失败了我也能无愧于这些天来的努力。”

  正埋头于包扎工作的安琪儿听到炎亚说话,手不自觉的停下,心中燃起一种莫名的快乐。她抬头,看向炎亚此刻闪动的眼神,一时间竟没他以上的眸光所吸引住。

  她琼鼻微动,轻轻“嗯”了一声后,便又继续替炎亚包扎伤口了,此刻她心中满是炎亚自信却又不张扬的面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