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着玉石温润的触感,炎亚便有种欲罢不能之感,不知不觉间,炎亚手举着这枚玉石已经有好些时候。

  炎亚在拿着这枚玉石端详,但是无论他怎么看都好像看不够一样,炎亚总感觉石头对自己有着莫名的吸引力。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慢慢的炎亚身上的疲惫感减轻,可以不再麻木,所以现在他也是着活动自己的身子骨。就在他放松身子的时候,玉石又再次传来了一股灼热的,光芒亮起,这让正在放松的炎亚又是一惊。

  炎亚手握着玉石,灼热感从他握着玉石的手开始,一瞬间向他身体席卷而去,他感觉全身都好像跟着灼热起来一样,但灼热感没有持续,只是一下子就消失了。

  转而炎亚开始觉得脑袋好像又出了什么问题一样,他感觉周围好像有许多种声音在争鸣一样,嘈杂的声音一时间挤进他脑海里,让他反应不过来。脑袋都好像要炸开了一样。

  但是这种情形也像刚刚的灼热感一样,来的快去的也快。只不长时间,嘈杂的声音停息,一样的脑海又安静回来。

  此刻炎亚好像掉下水后刚爬起来一样,浑身湿透,感觉又要虚脱了一样。但那种感觉却是一种难以言说的畅快,炎亚先前因被打而留下的淤青此刻也消失了,让现在的炎亚又一种说不出的舒爽。

  “嘿嘿,没想到这枚玉石发热竟然有这枚奇异的效果,那这么说的话....我岂不是不用怕雷恩再来殴打我了?呸呸呸,真没出息,竟然还想着这样的事情。”炎亚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自己都否定了自己。

  不过他现在这样,确实有点像被雷恩打怕的样子了,可惜的是,一直想看到这个画面的那人却没有看见。

  浑身舒爽的炎亚此刻有恢复了他意气风发的样子,独特的气质散发出来,相当有味道。

  “现在感觉自己思绪空灵,我觉得应该还能再试着感悟一下,可不要浪费了自己现在美妙的感觉啊。”炎亚经过了先前那一阵闹腾之后,感觉非常良好,所以现在他也想着是否能趁现在这样再试着感悟一阵。

  说干就干,炎亚当即盘腿坐下,开始感受来自自然的律动。

  这一次,他依旧很快入定,融入了他所在的那片环境之中,跟往常一样,炎亚试着激活脑海中的那几缕念力,想要继续孕育出新的念力。

  七缕念力在炎亚脑海中快速运动,轨迹依旧繁杂,但是这一次他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念力凝注,形成环状去孕育新的念力。这令得炎亚心情开始有了波动。

  炎亚心想道,这一次的难度怎么就真么大呢,他已经很努力去尝试凝结念力环了,可依旧不行。难道自己真如雷恩所说的那样,不是驭兽师的材料吗,炎亚怅然,因为这一次即便是他思绪空灵,却依旧不能有所突破....

  其实这样的现象是非常正常的,只是炎亚有点高估了自己能力了而已,一般念力越凝练到后面就会越加困难。现在是低级的念力还好些,等到了后面凝结念力时,那种难度更加不是现在这种小儿科般的感悟、凝练了。

  酷I9匠网aQ永~久1e免#费(看W小(说¤

  炎亚不甘心放弃,依旧在做着艰难的尝试,即使一直失败念力凝了又散,他也在尽力让念力散了又凝。而这样的坚持他一沉进去就在难以自拔了,反反复复枯燥的重复着这件事。

  渐渐的,虽然炎亚没有将念力凝结成环状,但是他好像有了另一种发现,这是他在凝练了一段时间后隐约感受出来的事情。

  炎亚发现,每当他念力将要凝结成环状的时候,自己胸前的那枚玉石便会发出微微光芒以及热量。这个发现,他也是在试了很多次才确定下来的,他觉得自己的念力应该跟石头会有一种莫名的联系。

  但是由于炎亚一直没能更进一步将念力凝结成环状,所以他也没敢太果断地下死论,毕竟现在这样的事情太出乎意料了,要不是炎亚自己能亲身感受得到,没准他还真的不会相信呢。

  “怎么会这样,真奇怪。难道我的念力....我的念力.....”炎亚较劲脑汁的想,想自己的念力是否有什么问题,但是因为他也没知道其他人的念力是怎样的一种形式存在,所以现在无论他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诶,既然我的念力可以引起玉石变化,那我何不试着直接用念力沟通它,或许,这样也可以有什么变化也说不定呢。”炎亚思无所思,竟然想到用这种后果方法去弄明白玉石变化的原因。

  说干就干,炎亚再次将念力激活,将它们分成一缕一缕,然后试着去沟通玉石。却不料令炎亚吃惊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只见炎亚分散的念力一靠近玉石,他的念力就直接进去了玉石石体当中去!但是当炎亚的念力进入了玉石之中后,他就隐隐能感受外界更细微的变化,这令得炎亚是相当惊奇。

  为了弄清这怪异的事情,炎亚又毫不犹豫的将剩下的念力注入到玉石当中去。这下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先前他只能轻微感受得到外界的变化,但现在随着更多念力的注入,他能看到、感受到的东西就更多了!

  隐约中,炎亚好像还能感受到来自地面上小草的念力波动,这下,炎亚嘴巴都张得合不上了。现在这什么情况.....合着现在自己还能跟小草发生互动了?如果再逆天一点,那岂不是我跟它沟通都没问题了?

  炎亚相当夸张的想到,现在这情况,摆明着是不可思议的嘛。他没想到自己自己居然遇上了一枚成精的石头,说出去那是都没人相信。

  这下,更加可定了他不能将这枚玉石公之于众的念头了。

  如此奇异的石头,炎亚又不傻,如果它暴露的话,那这枚石头肯定将不再属于自己,甚至很可能自已也会因它的价值而招来杀身之祸。炎亚想想都觉得脖子生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