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此景,疯狂如雷恩也冷静下来了,看到满头是血,倒地不起的炎亚之后,雷恩暴戾的眼神才消退,转而一股恐惧弥漫在他的心头。

  毕竟雷恩再如何殴打过炎亚,也没像这一次打的如此严重。平时凶狠如他,现在一见到这样的场面也是惊慌不已,再怎么说,他们也是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现在这样,雷恩不恐惧才不正常呢。

  意识到自己闯大祸的雷恩,此刻像丢了魂一样,傻傻的站着。而他身后一众少年也是还怕不已。但因为不是他们造成的,所以现在这个情况对他们来说,能不牵扯进来就不牵扯进来。

  其他少年们不管不顾,撒腿就跑下山去。留下雷恩在那里,而雷恩见状,因为还怕,他也逃了,只留下重伤在地炎亚在那里。

  炎亚额头的血渐渐变小,不再如先前那样溢出来。只见鲜血顺着炎亚的脸慢慢往下流,一只流到他的脖子处。

  因为炎亚被打,所以他佩戴的那枚牙型石头也被打了出来,现在牙石就挂在他的脖子处。正好牙石卡在血液流动的地方,所以炎亚的血流过石头,转而往地面流去。

  只不过,流经了石头的血液,再往下流时明显少了许多,原来石头竟然在吸收着从炎亚眉心流下的血!烈焰般火红的石头,在吸收了炎亚鲜血的之后,本来就鲜红的石头更显得妖艳。

  这一刻石头好像一团燃烧着的火焰一般,闪动着烈焰一般的光芒。随着光芒向外处散发,竟然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情!炎亚额上的血竟然就这样止住了,不再往外流,一时间就凝结。

  许久,一直昏迷的炎亚双手微微抖动,之后,他的眼皮也开始有轻微的跳动。炎亚的知觉恢复,慢慢睁开双眼。感受着外界熟悉的一切,他恍然如梦。“难道...怎么可能...我竟然没死!”

  炎亚惊讶不已,他在昏迷之前可以清晰感受到自己头部血流不止,本以为就此死去了。没想到现在竟然重新“活”过来了!

  当炎亚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的时候,他脖子却传来了一股灼热之感将他烫疼之,感受到疼痛之后炎亚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自己真的没死!

  炎亚艰难移动身子,想看一下自己的墨子究竟是怎么回事。随着他的移动,那枚闪动着的石头便活络的掉下了地面,光芒依旧,热气袭人。

  怎是怎么回事!这颗石头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的灼热之感难道是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不会吧,这也太扯了点吧。十几年来它一直都冰冰凉的,现在这个情况,怎么回事嘛!

  炎亚是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那灼热的感觉却是如此清晰,现实与感觉的巨大反差,让刚醒来的炎亚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炎亚仰天望去,感慨着生命的神奇,感慨自己大难不死,感慨要珍惜当下,以及往后的每一天。

  许久之后,石头光芒散去,灼热感消失,变回原来的样子。

  在炎亚的估计看来,这一次他应该也是被打得动不了的。只是当他真想动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身体虽然没有一处不疼的,但是却没有达到他想象的地步!

  炎亚试着活动双手,虽然带着相当重的伤但是此刻双手竟然可以动,奇迹啊!

  接着他又继续试着活动脚部,头部,现实让他更加震惊。因为现在的他满身的淤青依旧,可事实上他真正的伤却并不如表面显现的那般重。虽然身体疼痛不已,但那感觉也就像是劳累过度一样,跟炎亚先前被揍后的体验完全不同。

  炎亚疑惑不已,却苦于找不出原因,所以他也便放下不想,毕竟现在这样,无论怎么想,相信炎亚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MA最*新章节u上●h酷匠☆(网

  他满身疲惫,艰难的坐起来,靠在身后的枯树下。这时候炎亚便想起了他胸前的那枚石头来。炎亚匆忙将石头解下,想搞清楚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

  石头被炎亚握在手里,但这一次石头带给炎亚的感觉却完全不一样,十四年来,炎亚每一次握住石头的时候,石头给他的感觉都是冰冰凉的。那种冰凉的感觉,甚至是在炎热的夏天,也依旧明显,可以带给炎亚清凉的触摸感。

  可现在,石头的冰凉感竟然消失,石头在手给炎亚的感觉就像是握着一枚煮熟有一段时间的鸡蛋一样,不烫手却有着暖暖的感觉。

  炎亚将石头扯出,放到眼前仔细端详。而这一次给他的惊讶之感更是无以复加。这哪是石头嘛,分明就是一枚玉石好吗!

  这枚玉石的颜色跟先前的石头模样没有太大出入,粗看来颜色依旧艳烈如火,担当炎亚细细观看时却发现,玉石里面闪耀着许多晶莹的小东西,好像蕴含一条星河一样,光华闪烁,夺人眼球。

  “没想到这颗石头,不这颗玉石竟然这么漂亮。可怜我戴了这么多年还真以为他只是一枚红得出奇一点的普通石头呢。现在这个情况,我该怎样处理呢?是将这枚玉石的变化公之于众呢还是只让自己一个人知道好呢?”

  炎亚现在不得不纠结起来,以炎亚的直觉来说他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好好额一块石头,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般绚丽呢。先不说经过这样的变化时候会有什么巨大的改变,单是以玉石现在漂亮的程度来说,便不见得不会引起他人的觊觎。

  “不管了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但至于姐姐,我看至少还是要告诉她的。”炎亚就这样决定。甚至他还想到既然石头这么漂亮,到时候如果姐姐喜欢,干脆就将它送给姐姐了。

  但是当炎亚一想到这枚玉石可能跟自己身世之谜有关时,他的心情就一阵苦涩。“哎....”

  炎亚现在依旧感觉到疲惫,所以他也没着急着起身回家。他再拿着玉石仔细端详,看着里面闪耀着如星河一般的光彩,怔怔出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