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夜尽情的欢乐,次日清晨,看着桌子、地上散乱的物品,最早醒来的安琪儿便开始收拾起来。

  回想昨晚的欢乐,她都知道自己如何睡着的。只知道爷爷高兴异常,一坛酒他差不多喝完,甚至到后面他都拿不稳酒坛,猛的叫安琪儿帮他倒酒。爷爷一边喝酒还一边说着迷糊不清的话,什么“对不起啊,炎亚、琪儿”之类的,一边说还泪眼纵横。

  i最新",章kj节vp上/酷Of匠网Ov

  让现在清醒过来的安琪儿,非常感叹,感叹爷爷抚养自己跟炎亚是在是太不容易。

  安琪儿继续收拾,不时看向正趴在桌子上酣然入睡的炎亚。她停下手中的工作,偷偷绕到炎亚脸侧过去的那方,仔细端详着炎亚此刻熟睡的脸。

  不知不觉间他们已经相互叫了十几年的姐弟,从小时候没有任何隔阂的嬉闹中走来,也有些年头了。那时候的无拘无束,在现在看来已然成为回忆,只能成为彼此默默的珍藏。

  想来安琪儿也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如此仔细的看炎亚了,现在炎亚的面容就静静的出现在安琪儿的面前。正所谓哪个少女不怀春,青梅竹马如他们两个,此刻安琪儿正细细端详着炎亚的容颜。

  星眉剑目,高挺的鼻梁,炎亚俊朗的面容给人如沐春风感觉。但是细看来,却不难发现,在他脸上却总有着一抹忧愁的感觉,眉间总有那么一丝忧郁,显然安琪儿也感受到了。不过正是这一抹忧郁的气质,衬托这他俊朗容颜,对少女的杀伤力显然不小。

  安琪儿越看越入神,甚至还随着炎亚脸上微变的神情自己的感觉也随之改变起来。炎亚双眉紧锁,安琪儿就有揪心之感;炎亚嘴角微扬,安琪儿也随之开心起来。到最后连她自己都笑了。

  这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事情究竟有多羞人,不过还好,现在就只有她一人醒了。

  虽然安琪儿继续在轻声收拾着物品,但她的眼神还是时不时看向炎亚伏台的地方。看着炎亚丰富的表情,以及很安琪儿很喜欢却很难见到的笑,她的心跳就莫名加快,有一种莫名的波动在心中涌起。

  正巧此时安琪儿收拾到昨晚爷爷喝的那坛酒,当安琪儿想要将酒坛放好时却发现,酒坛中还有剩下的酒,不多但倒出来应该也是有一小碗。

  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思使然,此刻安琪儿竟将酒坛里面的酒倒了出来,将酒装在碗上,细细端详着,又看了看正在熟睡的炎亚。端详许久之后,她脸上流露出一幅小女儿心态的神情,将盛着酒的碗放到嘴边,要作喝酒的动作,显然她是想体会一下喝酒的感觉。

  安琪儿犹豫再三,终于将碗中一小碗酒举高,一饮而尽。只是此时,还没喝过酒的安琪儿突然被酒的辛辣刺激到,喉咙中传来的灼热让她十分不适应。她只得马上放下碗以腾出双手,然后伸出丁香小舌,双手用力扇着,以降低喉咙的灼热感。此情此景,好不可爱。

  作为少女的安琪儿不知道村中的习俗,而安琪儿也没听到过爷爷的嘱托,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喝下了一小碗酒。殊不知这碗酒对于安琪儿却意义非凡。

  两脸绯红的安琪儿相当不好受,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但是因为安琪儿刚刚放碗的声音有些响,将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炎亚给弄醒了。

  睡眼朦胧的炎亚睁眼就看到,在自己梦中出现着的女孩,不由得让他以为现在依旧在梦中。炎亚嘴角微扬,看着眼前朦胧的身影。随着眸光渐渐清晰,炎亚可以清晰看到正在煽动着双手的安琪儿。因为昨晚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喝多了酒,现在醒来脑子还是有点不清醒的,看着双脸绯红的安琪儿,他不由自主的笑了,因为此时的安琪儿实在是...你们懂的。

  显然,一旁的安琪儿也感觉到炎亚醒来,她看向炎亚,正巧遇上炎亚投来朦胧的的目光,脸上还带着笑意。突然间,她感觉自己偷喝酒的事情莫不会是被发现了吧。一时间惊讶的安琪儿说话竟然结巴起来。

  “那个那个...额..炎炎炎亚,你醒了啊。你没没看到什么吧。”安琪儿做贼心虚,小心翼翼的问炎亚。

  炎亚不明所以,他看到了什么?“哦,我看到。”脑子还不是很清醒的他只本能说了一句。

  “什么!”安琪儿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样,好听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好几倍,不可置信的看着炎亚。心想这下糟了,自己刚刚的窘态,竟然被炎亚一览无余,心里是刺激又是小激动的。

  却不料炎亚在这之后又补充了一句。“我是看到了姐姐你的脸色有点红而已,其他的倒没有发现,难道还有什么事情吗?炎亚迟钝没有发现。”

  欧买嘎得,这是存心气人的有没有,安琪儿被炎亚这朦胧的眼神,理所当然的语气给彻底打败了,一点都淡定不起来。不过没办法,谁叫自己做贼心虚呢。

  而这一叫,把一旁正在熟睡的爷爷也给弄醒了。满身酒气的他睁眼睛,看到自己两个孙儿好好在这里,心想也没有什么,说了一句“早上好”便一头栽在桌子上,继续睡了起来。

  安琪儿心里暗松一口气,还好自己刚刚状态没有被炎亚看到,不过这样一想自己也有一点失落,为什么炎亚就没有看到呢。如此小事,竟然会让安琪儿纠结不已,连安琪儿自己都羞涩不已。

  炎亚清醒,看着地面上有过收拾的痕迹,心中一想知道了个大概,姐姐先前应该是自己收拾东西,然后累的出汗脸红的吧,这样一想他自己也就释然了。

  如果让安琪儿知道炎亚此时的想法,怕是安琪儿会被严阿姨的天真给硬生生的笑出内伤来。堂堂一星初级驭兽师,干这么一点事就会出汗脸红,谁信啊。不过这样也好,炎亚不说,要不然安琪儿真的笑疼了,还不知道她会不会亮出她的契约魔兽来遛一遛呢。

  总之安琪儿喝下的那一碗酒,就成为了只有她自己知道的事情,或许多年以后当她回想时,会有一种不同的体会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