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恩一行人刚赶到不久,还没跟炎亚对上呢,炎亚就走了。先前自己气势十足的开场竟然直接被无视,现在的情况,无疑让雷恩尴尬异常。毕竟再他眼中,有一堆小弟跟随,在他们面前尴尬可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为了缓解尴尬以及自己的怒气,雷恩二话不说气冲冲的跑到炎亚逃离的方向放恶言。“炎亚你哥小野种,就知道跑。你不是对小野种这个词非常敏感的吗,我现在就喊你了怎么的,来报复我啊,来啊!!”到最后,雷恩的话近乎于咆哮。

  只是炎亚认定了要逃之后,又怎会这么容易被激回去呢。他深知雷恩这个人肚量小,睚眦必报,所以在他将雷恩晾在一旁的时候就已经做好打算。逃跑的时候自己捂上耳朵,理都不理他,让他一个人在那里乱叫。

  没想到这样都不能激回炎亚,这下一脸暴怒的雷恩更加尴尬了。他双脸通红,青筋暴露,显然是被气的不轻。“哼,敢无视我!等我成为真正的驭兽师,与魔兽签订契约之后,看我不打废你。也就看在安琪儿的份上,我也才不打残你而已,等我也成了驭兽师之后就你残废的日子也就不远了!”雷恩双拳紧握,怒气滔滔的说道。

  其实说来,为什么雷恩会一直抓着炎亚不放还是有他真正原因的。因为安琪儿从小就是村中人讨论的焦点,无论天赋还是容颜,都是逆天的存在。而作为村长亲孙的雷恩,从小就被骄纵惯了,所以也就养成了他霸道的性格。

  雷恩从小就喜欢安琪儿,他想着自己可以跟安琪儿成为一对。只是这种见竟然出了个炎亚,这就让他不能忍受了,所以从小到达,他就一直不喜欢炎亚。从小时候的排斥,到长大后的殴打,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所致。

  因为每一次当雷恩排挤殴打炎亚的时候,自己喜欢的女孩竟然极力去保护着炎亚,这更加激化了雷恩的嫉妒心理,所以排挤殴打炎亚的程度也就越来越严重。至于说炎亚是外来人,该受到他们的排挤,那也只是雷恩美其名的借口而已。

  而安琪儿天赋逆天,雷恩相较于她也是逊色不少,但是雷恩知道,炎亚的天赋跟自己相差不大,所以这更近期了他的仇恨之心。雷恩见不得安琪儿与炎亚走的如此之近,便想方设法阻碍炎亚的修炼,他以为这样,就可以将两人之间的隔阂形成,从而达到相互疏远的目的。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从小就缺乏父爱母爱的两人,炎亚与安琪儿之间的感情却不是仅仅依靠雷恩这样的把戏就能产生裂痕的。

  因为炎亚与安琪儿的命运大致相同,从小就是孤儿,所以他们之间更多了一种相互怜惜之情,大致说来就是那种抱团取暖。所以两人从小就没有隔阂,联系起来的亲情之上,还有许多复杂的情愫在其中,而这是雷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

  无形之中,雷恩这样的做的其实是适得其反而已。他极力打击作为外来人的炎亚,只会让两人之间的感情更加深厚,作为外力,雷恩也在无形之中成为炎亚安琪儿讨厌的对象,雷恩只会离他喜欢的女孩越来越远。

  ——————————分割线

  炎亚回到家,之间家里还是空空如也,爷爷跟姐姐都不在,这令得满心欢喜跑回来传递喜讯的炎亚热情顿时没了。本以为可以马上跟姐姐分享自己的进步,却不料是这个结果,炎亚有些失落,独自在小屋子里楞坐着。

  没事可干的炎亚,思绪渐渐飘远,脑海中又出现了一直疑惑着自己的问题。这些年来他极力让自己变得忙碌,经常去修炼,为的只是想让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向别的地方,不让自己去想,去想自己的身世。

  可是现在突然间的平静,却又激起了这个一直被他压抑着的念头,正所谓压制的越厉害,反弹的那刻便越难以收拾,现在也许就是这个情况吧。

  更\;新e最M快上K/酷6匠网A

  炎亚轻轻将脖子上佩戴的那刻火红色的牙型石头解了下,默默的看着它出神。因为炎亚听过爷爷说,这颗石头是自己的随身物品,从他被捡到以来,就一直在自己的身上。这么多年以来,不曾离身。

  听爷爷说,自己被发现的时候应该还不到一岁,身上除了一件裹身的衣服外,就剩他现在戴着的这颗石头了。而炎亚自己姓名的由来也是源于这可石头。石头颜色通红如焚烧的烈焰,形状又像一枚牙齿的形状,爷爷便是因为这个因素来为他取的谐音,所以便有了现在的炎亚之名。

  爷爷说过这块石头既然是随炎亚而来,应该是属于信物一类的东西,应该是遗弃之人所为。这枚石头应该会与炎亚的身世有关,凭借着枚石头应该有机会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但是这块石头除了火红的太过耀眼之外,也就再也看不出石头有什么特别之处。如果想要凭借这块石头去寻找自己的身世之谜的话,能找到的几率还是非常渺茫的。

  然而这终归是一个希望,即使再渺茫,自小便立志要解开自己身世之谜的炎亚一直都没有对此失去过信心。抓着它,如抓着最强的信念一样,不解开身世之谜决不罢休。

  当然,这也只是他心底的一个念想,谁也不会相信单凭着这个有相当于没有的所谓信物可以在广阔大陆的茫茫人海中找到自己的真正亲人,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

  炎亚用手轻轻摩挲着这颗火红却冰凉透骨的石头,感受着石体上传来的凉意。似在发问,似在寻找,总之此刻的炎亚真想从石头中知道自己的生身之谜。石头传来的凉意,什么刺激到炎亚,这时候,他心底也蔓延出一股凄凉之感。

  “父亲母亲,难道我真的是被你们遗弃的吗。这么多年过去,我总避免着去想,但是越不想便越想。石头,你说我有没有机会找到我的父母,解开我的身世之谜呢,问清楚他们遗弃我的原因究竟是什么......”炎亚怅然若失,凝视着牙石,自言自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