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样的日子一过便是几天,爷爷依旧每天外出帮炎亚猎取锦鸡回来让他补身子,现在炎亚的身体已经基本回复回来。

  这些天炎亚一个人在家安定虽然是安定了,但这着实不符合他的,留在家里让他感觉很不舒服。这不禁让安琪儿嘲笑炎亚说就是一个欠揍的人。不过也没办法,为了能感悟念力,尽早成为一名驭兽师,炎亚也是豁出去了。

  最初感受出的念力,一定得是跟外界,跟自然沟通的结果。无论是对树林,对天空也好,都是需要融入外界环境去感受的,等到了一定境界之后,正所谓登堂入室了,这时候就可以没有了环境的限制,任意地方都可以。但是现在的炎亚只是刚刚接触驭兽师的念力修行,必须在外界感受念力,所以这让一直憋再家里的炎亚无所适从。

  本来炎亚是非常频繁外出去感受念力的,他的悟性虽然不如姐姐安琪儿那般逆天,但是由于他勤奋,勤能补拙,炎亚相信也自己终有一天可以成为驭兽师的,所以这些年来他只要能动,便每天坚持外出修炼。

  但是因为他老是受到排挤,无论去到哪里静心修炼,不一会儿便会招来村中的同龄少年,然后他们就出言嘲讽炎亚,让他无法安秀修炼,所以这令得他的进境非常慢。这么多年来,他换了无数地方,换了无数时间段以避开干扰,如可修炼他也只是达到了五星准驭兽师的水准。

  而在跟炎亚同龄的少年里,平均水平都已经是七星准驭兽师了,至于比较拔尖的几个,如雷恩等已经是八星准驭兽师的存在,距离开辟第一个结界已经非常近了。

  还有逆天如安琪儿,先前她就已经亮出了结界之门,这显然最低也是九星准驭兽师巅峰的存在。因为她当时没有将门打开,没人知道里面是否已经有契约魔兽在里面,如果有的话那就以为着她不是准驭兽师了,而是真真正正的驭兽师,哪怕只是一星初级御兽师,但是跟没有缔结过契约的所谓准驭兽师,就是天与地的区别。

  炎亚虽然对自己的坚持很有信心,但是心中不免有着许多苦涩。自己现在的情况,怎么能跟众人相比,怎么能跟姐姐安琪儿相比呢。所以恢复得差不多的他又打起了外出的心思。

  趁着只有炎亚自己一人在家,所以他也就无所顾忌了,光明正大的再次离家而去,感受念力,还有准备好被揍的事情。

  这一次,他偷偷摸摸的爬上村中的后山,上一次被打的地方。躲在上面的枯树之下,开始静心修炼。他双目紧闭,很快进入了入定的状态,因为这么多年的游击修炼的经验堆积,除了抗打击能力变强之外,迅速入定也成为了他能获得的另一个好处。

  古井无波的心境,慢慢的让他开始融入了身处的静谧幻境之中。炎亚开始尝试着用精神去感受来自天空的律动,一呼一吸之间,慢慢开始交融,他脑海中那五缕飘逸的气体正在急速旋转、升腾,渐渐的它们运动的速度开始变慢、变慢,最后形成一个环状静止不动。

  炎亚的心情顿时激动起来,因为以先前的经验来说,这是眼凝练新念力的征兆啊!炎亚压制住心底的激动,继续着感受念力。只见静止的念力环的中心处,又出现了一缕白丝,经过了念力环的蕴养,初生的那缕念力渐渐壮大,不多时,便长成了跟其他念力一样大小。

  随后环状念力逸散,重新形成丝状,与新孕育的那缕念力一样,又开始运动起来。它们的运动看起来相当混乱,但当细心观看时并不难发现,没一缕念力都有着自己特定的轨迹在变换着,现在炎亚成功孕育出第六缕念力,它们运行的轨迹更加繁杂了。

  看着自己念力的变化,炎亚非常满足,期间整整经历了两个时辰,在这个得天独厚的山岗上,他面对这整片天空,中途没有受到外界其他干扰,终于成功达到了六星准驭兽师了!

  “也许是这些天我都呆在家里没有出去的缘故吧,这次偷偷出来竟然没被他们发现,看来这是个好方法,以后值得尝试!突然出来一次收获巨大终归好过天天出来收效甚微。”炎亚相当开心,没有受到人为干扰,成功孕育出第六缕念力。

  此时他俊朗的脸庞,正绽放着灿烂的笑意。对于经常受到排挤的炎亚来说,他就是非常容易满足。很少获得快乐的他,只要感受到了一点快乐,他就会将这个快乐无限放大,然后去温暖自己,拂去自己所受过的伤痛。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他还能坚持下去的原因。

  “嘿嘿,既然今天这么顺利孕育出第六缕念力,那我干脆趁热打铁,尝试着也将第七缕念力给孕育出来吧。”炎亚开心的想到。

  说干就干,接下来他又开始沉浸在这宁静的山岗上,背靠那一棵枯树,细细感悟起来。很快炎亚有进入了状态,开始感受大自然感受天空的律动。他脑海中的念力又开始飞速运动起来。

  只是这个时候,终究还是有人赶到了炎亚修炼的地方。因为先前有少年无意之中见到炎亚正在修炼,那时候他便下山去找雷恩他们,想要找够人再欺负炎亚。

  雷恩带头,一行十几个少年有说有笑的向炎亚静坐的地方走来。雷恩最见不得炎亚认真的样子,因为这个时候的炎亚无论哪个方面都优于自己,无论是面容还是气质,都是他所不能企及的,这也是为甚他要打击炎亚的原因之一。

  酷#}匠网*永6久》~免ZG费rm看小p\说

  雷恩出言嘲讽“哟,几天不见还以为你被打得不敢出来了呢。怎么的,是不是久了不被打,怪怀念那种滋味了啊,哈哈哈哈。既然如此,那我也就成全你吧,废柴一个还修炼来干嘛。有我在,你就别想成为驭兽师了,就死了这条心吧。”

  氛围被破,炎亚被硬生生的从感悟状态中逼了出,现在的他满头满头大汗,显然是有了轻微的反噬。不用想炎亚也知道是雷恩带头来找自己麻烦了。

  只是这一次尝到了甜头的炎亚不再如先前那般木木的站的,等待着雷恩一伙人的嘲讽殴打。现在炎亚看到类人一群人到来,他二话不说,擦去脸上的汗,趁着他们还没有将自己包围,炎亚就快速向后方跑去,主动摆脱他们的纠缠,让雷恩无法找到再对自己进行殴打。

  躲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经历过有史以来最重的伤之后,答应过阶级要好好保护自己不受到伤害,所以炎亚也开始精明起来,想想以前那些一时意气的举动是在是太不明智了,自己明明可以选择退走,只要能事先离开,眼不见、耳不听,这也是对自己最大的保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