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毫不知情的炎亚这么一说,此刻安琪儿的脸色更红了,红到了耳根之下。

  安琪儿羞怒。“小孩子别乱说话,脸红是热的。”说罢她稍微用力向炎亚手臂上淤青乱按下去。

  “啊......疼疼疼,我说姐姐你干嘛啊。不帮我处理伤口还戳我!本来就疼,现在就更疼了。”炎亚吃痛,鬼哭狼嚎的叫起来。

  看正i}版章T^节)T上U酷匠√网/4

  因为现在就只有他们两人,此情此景让他们两个不约而同的回想起童年如现在这样的时光。

  “叫你乱说话。就戳你了!”

  可怜不明所以的炎亚就这样被一阵乱戳,痛上加痛。

  “好了不闹了。”安琪儿下定决心,伸手就去解炎亚的衣服,在几次犹豫之后终于将炎亚的上衣褪去。

  当外衣褪去,炎亚身体暴露在安琪儿眼前。只是一瞬间,安琪儿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哭声都没有眼泪就唰唰掉落。因为在炎亚壮硕的身上,除了脖子上佩戴的那一枚火红的牙型石头之外,他身上满是淤青,同时身还布满了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伤痕,它们狰狞的陈列在炎亚的身上,似诉说、似沉默。

  安琪儿梨花带雨,此刻她已经说不出话,只伸出双手,用她冰凉的手指一一拂过那些旧伤疤,似在体会着炎亚受到这些伤痕时的疼痛。

  多年以来无论伤得怎样,只要炎亚还能自己动手,炎亚就都是一个人默默抚平着创伤。所以以至于现在安琪儿突然的发现,会如此震惊。姐姐柔情似水的眼眸在炎亚的眼眸里是多么刺眼,因为他最不想见到的事情便是看到这个最在意自己的姐姐流泪了!

  炎亚抬起双手,将衣服重新提起,想自己穿上。却不料竟被安琪儿一掌拍下。安琪儿轻擦眼泪,双眸似水凝视着炎亚惊讶的眼睛。“炎亚,答应姐姐,不要再让自己独自承受,你的伤痕累累,让姐姐心好疼。”

  炎亚眼睛注视着安琪儿泪痕清晰的双眼,唇角轻抿,似有话要说。炎亚硬生生压下了他想要诉说这些日子以来的苦楚,因为他不想安琪儿再为他伤心。酝酿了很久之后,他最终只是轻轻点头,嘴唇噏动的“嗯”了一声。

  “姐姐没事的,我已经习惯。再说了挨打也能锻炼体魄,你看我现在是不是很强壮啊。嘻嘻。”为缓解气氛,他故作轻松说道。

  “.......”安琪儿无语,经炎亚这么一说,她才注意到炎亚的体格,确实炎亚那看起来并不壮硕的外表之下,却有着非常明显的肌肉,凸显的胸肌与腹肌看得安琪儿一阵眼晕,不一会儿她的脸色又开始绯红起来,清晰了脸上残留的点点泪痕。

  就算是对于男女之事还非常懵懂的炎亚,此刻也不禁看呆在那里。“姐姐,你好美。”出于真心的赞美,没有夹杂其他情绪,炎亚情不自禁说道。

  只见安琪儿的脸色更加绯红,双手轻推炎亚双肩。“竟然调笑姐姐,没想到你小子也是一个小色胚。”说是这么说,可是安琪儿的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反而觉得这个弟弟非常可爱。

  安琪儿忍着心中的激荡,开始帮炎亚上药,涂抹伤口。经过不短时间的擦拭,处理工作终于接近了尾声。虽然处理伤口这样的事情还是挺简单的,但是却非常考验细致的程度,同时也因为炎亚伤的确实不轻,几次涂抹下来,工作量还是非常大的。

  此刻脸色已经没有先前那样绯红,但因为出汗却引起了微微的潮红,安琪儿光洁的脸上布满细密的汗珠,额前随意零落这两缕细发,微微飘动。

  炎亚心生摇曳,提起一只不太灵活的手,向着安琪儿的脸庞伸了过去。还在专注于处理伤口的安琪儿显然没有注意到炎亚的这个动作,当炎亚的手终于触碰到她脸庞的时候,她恍如触电,惊讶地停下手上的擦拭。

  安琪儿身体微动,眼睛怔怔看着炎亚坚毅的脸庞,以及他神情中的流露的温柔。以至于她感觉一阵脑子一阵空白。

  炎亚用手轻轻拨开安琪儿脸上的那缕飘动的头发,将那缕头发环在向安琪儿的耳朵一侧,眼神中闪动他不自知的温柔,随后他又抚去了安琪儿额前晶莹的汗珠。

  感受到炎亚双手灼热的温度之后,安琪儿的脑子才又开始思考起来,但是此刻她却没有选择乱动。任凭炎亚温柔的双手为她抹去汗珠,她双眼轻闭,安琪儿感受到自己的心跳正在急剧上升。

  一系列事情做完之后,炎亚才恍然惊醒,看到姐姐双眼微闭,细长的睫毛轻轻颤动,他顿时不知所措起来,双手木木的举在安琪儿的额前。相当尴尬。

  “咳咳,那个....姐,我.....那个....”一时间炎亚竟然也脑子短路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有点冒犯到姐姐了。

  安琪儿双眸张开,看着满脸窘态的炎亚,不禁扑哧的笑出声来。因为此刻炎亚那不知所措的神情跟做错事的小孩子,正等待着大人的责骂一样。这令得先前无比紧张的安琪儿顿时轻松起来。

  安琪儿忍住笑意,装出严肃的神情说道。“你什么你我什么我,扭扭捏捏的。”

  为了缓解炎亚的尴尬,她接着用一种挪揄的口吻说道。“怎样,我帮你全身上药那么长时间都没说什么,你才帮我擦一下汗都不肯么,姐姐心好痛啊。”

  炎亚用他举起的那只手连连摆动,用以示意他此刻的想法。同时嘴中又说这“没有没有。”

  “怎么会,姐姐都那么辛苦为我处理伤口了,我怎么会不肯帮姐姐擦一下汗呢。只是我怕姐姐会不乐意而已。”炎亚如实说道。

  “好啦好啦,姐姐怎会不乐意呢,你别想多了。”

  “现在刚帮你上好药,不宜乱动,衣服也就不要穿着先,等要充分吸收了之后再穿吧。相信这么一会你也饿了,我这就去准备吃的,帮你补一补。”说罢,安琪儿便转身离开了,只留下炎亚一人怔怔看着安琪儿离去的背影出神。

  想着做些营养品给炎亚补补的安琪儿此刻却犯难了,因为现在她找不来所需要的食材,正在安琪儿一一筹莫展的时候,爷爷却外面提着一头死去的魔兽进来,这是头一阶魔兽锦鸡,不强大但是营养非常丰富,正适合要进补的炎亚使用。

  爷爷对炎亚的关爱同样是无微不至的,他在安琪儿帮炎亚处理伤口的时候,便自己出去打猎了,为的便是让炎亚身体能快速恢复过来。

  现在进步的食材也有了,安琪儿可以着手处理它,不一会儿有得她忙碌。经过了不短时间的蒸煮,安琪儿中于做成鸡汤,带去给炎亚进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