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山上就只剩下满身伤痕的炎亚,以及匆匆赶来的安琪儿,沉重的氛围消散。

  “炎亚,你还好吗?”安琪儿眉头微皱,美眸中忧伤不经意流露,看得炎亚一时间呆滞起来。

  炎亚看安琪儿的眼神不是市侩火热的目光,而是一种源于心底,深受感动的炽热。

  因为在炎亚自从有记忆以来,这个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就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着自己,在这个人人都讨厌自己的村庄中,只有姐姐安琪儿是例外。安琪儿只比炎亚大一岁左右,是她亦姐亦母陪伴着炎亚长大至今。因为安琪儿天赋惊人,在驭兽的悟性上超越同龄人,是村中少年一辈最拔尖的存在,所以在她的保护下,炎亚受到的打击少了许多。

  炎亚声音哽咽,眼角闪动着泪光,嘴唇噏动。“姐姐,炎亚没什么大碍。况且这么多年我都挨过来了,这样的伤又算得了什么呢。”炎亚自嘲一笑,摇头。

  因为这一句话,安琪儿本来紧皱的眉头更紧了,更加心疼。她伸手掌,用雪白修长的手轻轻抚摸着炎亚满脸的伤痕,她鼻子一酸,竟然有想哭的冲动。

  “是姐姐不好,没有照顾好炎亚....”安琪儿陷入深深的懊悔,本能将责任归咎于自己身上。

  “不关姐姐的事,都是炎亚的错,非得跟他们较真,让姐姐操心了。”从小懂事的炎亚,此刻完全是一个小大人模样,见姐姐竟然这样自责,心里更不是滋味,出言安慰道。

  “姐姐我没事了,咱们回家吧。”炎亚扯开话题,将姐姐从自责之中拉出。满脸伤痕挡不住他阳光的笑,此刻他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笑得有多难看,他没心没肺的笑了气来。

  安琪儿气恼,自己这个弟弟就是太懂事了,什么都想一个人担着。看到他没心没肺的大笑,自己都不好意思再纠结他的伤了。“恩好吧,我们这就回去,保你处理一下伤口。”

  炎亚艰难起身,想要走回去。却不料先前伤的实在不轻,再加上死命的逃跑,现在竟然没有力气再走回去,只见炎亚双腿一软,便要跌倒。

  好在安琪儿在旁扶住,才避免了炎亚跌倒的窘况。安琪儿调笑道“哟还逞能,就你现在这样,倒是走给我看看啊。”安琪儿嘴角微扬,大大向炎亚翻了一个白眼。

  炎亚尴尬,右手抓头,傻呵呵地在姐姐面前笑着,以缓解自己的尴尬。

  安琪儿没好气,转身底下身子,做背的动作。“上来吧,要是你这样走回去,怕是走到半路上就要挂了。”

  其实炎亚还是有自己的想法,如今两人都长那么大了,不再像孩童以前那样无拘无束,所谓男女有别,炎亚正是考虑到这层上,所以才坚持这要自己走回去的。如今姐姐安琪儿这样,还真是让炎亚感到不自然。

  “炎亚你在干嘛呢,怎么还不上来,真想自己走回去啊?”而安琪儿显然没有在意所谓的男女有别,毕竟这么多年来,背着伤重难行的炎亚回家也不是稀罕的事了。

  但是她却忽略了这么多年以来,炎亚虽然依旧被打,但是没有想今天这样受伤那么重,安琪儿已经有些年头不再背过炎亚了。

  见姐姐盛情难却,炎亚也压下心中的顾虑,弯腰伏在了安琪儿的背上。

  刚开始没什么,但随着下山路上的颠簸,此刻炎亚的心中竟然生出了别样的感觉,与少年时的那种单纯不同,随着颠簸的的进行,两人的身体有了更频繁的接触,此刻炎亚的身体竟然有一种灼热之感升腾。这令得被背着的炎亚相当尴尬,炎亚不得已只能极力压下这种异样的情形。

  炎亚如此,而背着他的安琪儿有何尝不是么呢?此时她也心跳加速,背上传来炎亚阳刚的气息,身子也不禁灼热起来。安琪儿的脸色酡红,完全没有了先前出尘的样子,少女的心思完全被激活起来。

  可惜两人虽然都感觉到了不自然,但是他们都以为只是自己才有,所以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一路上支支吾吾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阳光照耀着他们的背影,他们的身影在小路上一路蜿蜒,就这样,两姐弟在不自然中向家里走去。

  家里只有老猎户在家,碰巧今天他没有出猎。看到自己这两个孙子回来,心里还是非常高兴的。自己的儿子跟儿媳都在对抗魔兽入侵是死去,这一家子只有他们祖孙两人,老人耐不住家里的冷清,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炎亚。

  “回来啦。”老人慈祥的说道,当老人看到安琪儿背上伤重的炎亚时,心底却闪过一丝黯然。“炎亚啊,怎么又伤这样了。我看你还是听爷爷的话吧,不要再出去感受念力了,好好在家呆着吧,爷爷能抚养你长大,还有你姐姐,等她成为厉害的驭兽师以后也能照顾你的”

  其实老人的心有何尝不痛呢。当时是他将这个炎亚捡回来救活的,现在却让他硬生生受了十几年的苦,老人也于心不忍。

  。酷{匠网永3久Z免g%费`看MC小`说

  其实炎亚的心里对这个爷爷的感激一点也不少,要不是爷爷当年的不经意的举动,也就没有了现在的他。感受到来自爷爷的关心,炎亚双眼一红鼻子一酸情不自禁说道。“多谢爷爷的关心,我没事的扛得住。再说了,我大男人一个,总不能靠爷爷您跟姐姐来养活吧。”炎亚不知道是自嘲还是怎样,语气相当感慨。

  但是对于爷爷后面的劝告,炎亚选择性没有听见。因为在炎亚的心中一直有着一个梦,那就是成为驭兽师,成为一个强大无比的存在!这样他就可以去寻找他的身世,因为他要证明,自己并不是野种!

  “嗯,不提那些了,以后再说吧。你伤得那么重,当务之急还是让琪儿帮你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势吧。”

  “嗯爷爷,知道了。我现在就带炎亚去。”说罢,安琪儿便背着炎亚进去找处理伤口的胶布药草去了。

  平复了莫名的情绪之后,安琪儿便要开始帮炎亚处理伤口了。这些事平时都是炎亚自己一个人处理的,不过这次因为炎亚伤重,自己难以处理。所以姐姐出手帮助处理。

  不过之后场面就尴尬起来了。因为如果只是处理一下脸上以及四肢上的伤还好,但是现在的炎亚身体上也是伤痕累累的,说以这就令得安琪儿无所适从。

  虽然说小的时候经常身无寸缕相见,但那终究还是小时候。现在如果真要安琪儿面对炎亚阳刚的身体时,她多少还是放不开的。

  炎亚也看出了姐姐的尴尬,毕竟现在这情况确实不是他所能预料到的。“咳咳那个....姐姐还是我自己来吧,你看我现在能动的。”炎亚边说边试着举起右手以证明自己可以处理,但是他却忽略了手臂的灵活性问题,此刻炎亚手是举起来了,但却不能进行下一步动作。

  “说什么呢,总想着自己来,手放下!我来。”安琪儿气恼,自己这个弟弟就是犟,所以现在她不得不以责备的口吻对炎亚说话。不过说完之后,她就觉得一阵脸热,暗自气恼刚刚自己说的都是些什么话啊。

  真要让安琪儿下手的时候,她还是有不小纠结的,几次想要解开炎亚外衣的手都缩回来,脸色绯红。

  一直耿直的炎亚完全不知道自己姐姐安琪儿的心态,他以为姐姐现在的情况是因为劳累所致的,炎亚心疼,便出言制止道。“姐姐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啊,毕竟姐姐背我回来已经非常辛苦了。我看还是我自己来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